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重生之再嫁廢人上將1 第一百二十章

作者:六安一盞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4-04 14:45:29

小可耐們刷新一下 “我是,您好。”凌岑執起這位夫人的手禮貌的行了吻手禮。 “您就是陸夫人吧?” 婦人挑了一下眉梢沒想到他會從這么鎮定, 笑道:“我不是陸夫人啦, 以后別人都會叫我陸老夫人, 你是帝星陸家唯一的夫人啦。來,咱們進去吧。” 凌岑笑著跟在婦人身后,他的小行李箱被女仆提走大約是放到樓上去了。 陸老夫人其實剛剛一百多歲, 現在人的平均壽命是五百歲, 一百多歲真的算是正當年, 陸老夫人是Omega女性華裔, 能看得出來是非常溫婉漂亮的那個類型,一點都不顯老。凌岑在她身后, 兩人看起來像是姐弟一樣。 今夜晚會將從四點一直持續到八點,是一個小型宴會,只請了一些親友和親近的一些家族, 謝絕所有媒體。 陸宅有三棟主樓, 中間的是四層,左右兩棟都是三層。還有其余大大小小十幾棟小別墅分布在二十多畝的陸宅里。 晚宴就在中間的主樓一二兩層舉辦。凌岑跟在陸夫人身后沉默的走著, 陸老夫人轉頭向他詢問:“我們為你準備了衣服, 你要去換一下么?還是就穿這件呢?” 凌岑立刻側過身來面對著陸老夫人禮貌恭謹的答道:“都聽您的安排。” 陸老夫人笑著挽著凌岑的手臂, 高跟鞋噠噠的敲擊著實木地板繼續向晚宴走去:“那就不換了, 你這一身很漂亮了, 是特意為今天準備的么?” 這一段對話前世從未發生過, 因為他腫著碩大的紅眼睛見到陸老夫人時眼睛里已經寫滿了不情愿。 身上穿的雖然也是他在飛船上時陸家侍衛給他的名牌衣服。但他光顧著要嫁給陸驍這個Alpha這件事, 衣服幾天沒有換, 皺的像是抹布。 陸老夫人當然不用再問,帶著他就去換了陸家為他準備好的禮服。 陸老夫人猶豫了一下還是直接開口問道:“你是為了備忘錄里告訴你的晚宴,還是今晚要見到陸驍?” 凌岑沒有回答,他沒有想到會這么快就從陸老夫人口中聽到陸驍,以為會像前世一樣,陸老夫人會找好切入點,先從陸驍以前的英俊瀟灑追求者頗多和與蟲族的許多勝利戰役講起,爭取先引起他的好感。 但陸老夫人一直觀察著凌岑,看他不說話心驀然一沉,心道:“果然么?別說他長的這么漂亮,就是平凡一點的Omega也不會為嫁給陸驍開心。”陸老夫人失望的暗暗搖頭,眼角卻撇見凌岑慢慢紅了的耳背。 心念一動,不會吧?卻聽見凌岑支支吾吾的小聲說:“我一直都佷崇拜陸上將,能基因匹配到他…我很榮幸……” 陸老夫人也是帝星中頂級權貴家族中的嫡出,分辨真假的功夫爐火純青,被她緊緊盯著的凌岑說的連她都聽不出來一絲假。 要不就是因為他是一個演員,演技實在是太好了,竟然能把她也騙過去。 要不,就是他是真心的。陸老夫人仔細分辨著,判斷他說的是真話,但心底還是有八成不信。 人總是單純的用第一視線來判斷喜惡,極少有人愿意深入了解。 陸老夫人呵呵笑著,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好孩子,你真是一個好孩子,陸家不會虧待你的,陸驍也不會。” 親熱的挽著他的手臂,把他帶到晚宴中心。穿著華麗的男男女女有一些挽著穿著軍裝的Alpha伴侶笑著與他認識。 陸老夫人一直陪在凌岑身邊,為他介紹這些親戚。 凌岑還沒有吃飯,胃里空蕩蕩的舉著一杯香檳,禮貌的向陸老夫人為他介紹的那些親密的家族家主和他們的夫人說話聊天。 陸老夫人注意到了他的情況,不多時就笑著對面前瓦倫汀家族家主和他的夫人道:“好了,讓這個孩子吃晚飯吧,他已經很累了。親愛的你也一起過來吃一些好么?今夜有非常新鮮的舞江蝦,我記得你很喜歡吃這個。” 瓦倫汀夫人笑著點點頭:“是么,這可不錯。”又轉頭笑著對自己沉默的丈夫道:“你也過來陪我們吃一些好么?” 瓦倫汀家主點點頭,于是他們換到了旁邊的餐廳一邊吃一邊聊,這里也有許多在舞池跳累了的貴族夫人在休息,他們的丈夫有一些安靜的陪在他們身邊,有一些則端著酒杯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在角落說話、聊天。 凌岑察覺到他出現的時候餐廳靜了一瞬,他的抑制劑還有幾個小時就會失效了,這么多Alpha在場讓他有一些不安。 但他還是盡量平靜的坐下去,吃了一些東西,今天的晚餐非常美味,是他從來沒吃過的精美絕倫,每一道都鮮美到讓人幾乎要咬掉自己的舌頭,今夜會是他的新婚之夜,他不希望陸驍見到他時他餓的臉色發白。 晚宴在八點鐘準時結束了,陸老夫人挽著凌岑,站在一樓主廳微笑著送別今夜來參加晚宴的貴族們,她處理這種場合非常游刃有余,凌岑站在一邊努力的學習著。 他要陪在陸驍身邊,那以后也許會經常面對這種場合。 陸將軍只是在晚宴中途短暫的露了一面,和大家打了一個招呼說因為軍部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就離開了。 陸老夫人也沒有什么不滿,所有的賓客都走了,她依然挽著凌岑往回走輕聲囑咐道:“孩子,你不用這么緊張你還有很多機會慢慢學習。” 凌岑點點頭,陸宅非常大,陸夫人又穿著十厘米高的高跟鞋,凌岑盡量走的慢一些,放緩步子,省的陸老夫人會跟不上。 陸老夫人精明之極,這些舉動讓她已經對凌岑有了一些大致的判斷,但她還需要確定凌岑是喜歡陸家的權勢還是陸驍。 作為一個母親,她當然希望是后者,但作為一個Omega,她很清楚這是幾乎不可能的。 陸老夫人暗暗嘆了一口氣,希望凌岑能有一點點喜歡陸驍吧,陸驍以前的性格還是不錯的。 雖然受傷之后性格變的非常古怪,但凌岑要是真的喜歡陸驍,也許能找回以前那個開朗的兒子。 “老夫人。”一個端著托盤上面放著一杯暖紅色調果酒的女傭走過來,站在他們面前。 陸老夫人停在她面前,放開挽著凌岑的手,端起水晶高腳杯盛著的果酒,微笑著遞給凌岑:“好孩子,喝了這杯酒,暖一暖上去吧,今天可有一些冷。” 凌岑也笑著接過來:“謝謝您。”說著仰頭喝了下去,把水晶高腳杯輕輕的放回女傭手中的托盤上。 “那我先上去了?您也早些休息。”凌岑向陸老夫人詢問,得到她的一個同意的手勢后淡定的道了晚安才向樓上走去。 一個女傭走過來,恭敬的在前面指引他上樓:“夫人這邊請。” 凌岑隱隱覺得腿軟,可能是心理作用,前世他也喝了這杯果酒,在推開陸驍房門后就陷入了結合熱,和陸驍水到渠成。 后來他慢慢想到了陸老夫人的這杯果酒,反應過來其中放了□□一類的東西。心中更是恨陸驍,恨他們陸家,幾年來不愿意再踏足陸家一步。 明知道所有Omega都會在新婚之夜和自己的Alpha結合,但這杯酒像是給了他一個理由,讓他瘋狂的在陸驍身上宣泄他的痛苦。 總是戳陸驍痛腳,甚至還漠視他。 但是這一次,他明知道這杯果酒里放了□□,還是愉悅的喝了,陸老夫人擔心他不愿意和陸驍結合才用了手段,他之前不愛陸驍當然恨的不行。 但現在…凌岑燦爛一笑,陸老夫人多慮了,有沒有這杯酒都一樣,他會在今夜和他的丈夫,心甘情愿的結合。 他恐怕比陸驍本人還期待這一刻。 “沒有。”陸驍淡淡的道:“你收拾一下吧,下去和我父母用早餐。” 嗯嗯,凌岑答應著爬起來,披著太空被問他:“你也下來一起么?” 陸驍搖搖頭:“我不去,陳姨她們會幫我拿上來的。” 凌岑皺眉,陸驍總呆著不動可不行,總得出去透透氣。悄悄伸手牽住陸驍的手柔聲道:“陪我一起好不好,我會害怕的。” “沒什么可怕的,我父母都挺和藹的。” 凌岑繼續求道:“可你是我的丈夫啊,我們剛剛結婚你都不陪我,我會很害怕的。” 陸驍無奈的點點頭,原來Omega真的能讓人昏頭,易如反掌的就讓他輕易讓他答應走出房間,他父母反復跟他談,他都不愿意出去。 凌岑開心的笑了,陸驍躺著,覺得凌岑像是清晨的野百合充滿朝氣,可惜嫁給自己了。陸驍不禁為他難過,卻感到額頭有什么東西輕輕的碰了一下。 “這是謝禮。”凌岑笑道,看不出絲毫難過,笑吟吟的。 陸驍想起一件事,對他低聲道:“你過來。” 凌岑什么都沒有問就俯下身子停在他面前,陸驍指揮他:“把脖子露出來。” 凌岑順從的把脖子湊近了陸驍,他猜到陸驍要干什么了。 陸驍看著這段雪白的脖頸,昨天被對方送到他面前,今天又一次送到他面前,凌岑真的很漂亮,要是他沒有受傷一定把持不住。陸驍嘆了口氣,想這些又有什么用呢,側首輕輕用牙齒刺破腺體表面。 強大的Alpha氣息充斥著腺體,肆意侵占著這個純凈的Omega。 陸驍松口低聲道:“只是一個短暫標記,一個月就會消失。” 凌岑笑著點點頭,像是有點遺憾道:“我還是希望你給我一個永久標記。” “你不想。”陸驍冷靜的答道。 凌岑不理他,低下頭用指尖輕輕撫著他從未摘下,緊緊扣在他臉上金屬制的面具:“你要是愿意摘下它,我會給你一個落在其他位置的’謝禮’” 他語氣溫柔還帶著一絲引誘的意思,陸驍扒開他的手冷聲道:“你要是看到了會嚇的哭出來。” “我不會,你是我的丈夫,我會慢慢習慣的。”前世時他已經嚇哭過了,已經不是那么怕了。 陸驍幾乎沉醉,他在軍部任職多年,審訊過無數星盜,他能感覺到他的伴侶是認真的回答他的話,他心里忍不住生出一絲希望,他要是真的不害怕,愿意留下來呢? 凌岑沒有等到他的回答也不灰心,下床穿著拖鞋,走到衣柜旁邊,他的小行李箱被女仆送到了這里。凌岑打開小行李箱,從不多的物品中拿出一個玻璃盒子。 里面抽成了真空,紫堇花在里面永遠勝放著,展露著它的美麗。 凌岑把它捧到陸驍手邊,陸驍已經坐起來了,自己上了輪椅。 “這是什么?”陸驍問他。 凌岑半跪在他面前和他平視,溫柔道:“這是我家鄉特產的一種花,叫紫堇花,是我最喜歡的花。我特意從那邊星球帶來送給你的。你留著它好不好?” 陸驍看著這小小的長方體玻璃,里面封存著一朵小小的花,雛菊大小,單瓣的小花,嫩黃色的蕊心。除了花瓣是紫色的沒有什么特別的。 陸驍本來以為凌岑會喜歡玫瑰牡丹這種絢爛奪目,讓所有人喜愛的花,他這么漂亮更只有這些古地球的美麗花朵才配得上。沒想到竟然告訴他,他喜歡這樣一種小花。 陸驍隱隱察覺凌岑在努力的跟他拉進距離,告訴他自己喜歡什么。他推著輪椅想把花在書桌上放下。 凌岑沉默的把他推到書桌前:“是這里么?” 陸驍在書桌上選了一個好位置放這個玻璃盒,白天這里會有陽光照進來,而他在屋里哪里都會很容易看見它。” 凌岑沒有聽到陸驍的回答也不灰心,和陸驍分別洗漱又換上女仆敲門送上來的衣服。 兩人收拾好,凌岑推著陸驍出了房間,在樓梯口陸驍換成氣懸浮模式,凌岑跟在他身邊擔心的看著他:“有時間還是修一個坡道吧?氣懸浮太不穩定了。” 陸驍沒有說話,下了樓梯凌岑重新站在他身后,輕聲問道:“咱們在哪里吃早飯?” 站在一旁聽候吩咐的女仆要站過來帶路,凌岑站在陸驍背后輕輕的搖了搖頭,女仆會意的退回了原位。 陸驍不用回頭也對后面的事情一清二楚,他S級的精神力并沒有受傷,不使用精神力的時候他也能輕松察覺到附近幾十米內任何人的任何舉動,即使是衣角的摩擦聲。 這種感覺準確來講不是看到,是像是所有人都在一個精密儀器上,而陸驍能通過這個儀器察覺外界的一切活動。 他沒有揭穿凌岑的小動作:“前面右轉。” 他們到餐廳時,陸將軍和陸老夫人已經在沉默的吃早餐了。 兩人看到陸驍出現時陸老將軍還好,陸老夫人卻不自覺的手上一松,咖啡勺輕輕滑落在咖啡杯中。 當的一聲輕響,兩人緩過神來。 陸老夫人最先開口:“驍兒你下來了。”又對凌岑笑道:“我以為你會在樓上吃,還吩咐人一會兒送上去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