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一點文學 > 其他 > 寵寵欲動 > 第106章

寵寵欲動 第106章

作者:今婳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19-06-15 20:09:18 來源:一點文學

晚上下過雨的緣故, 早晨的氣溫涼爽宜人,溫酒從醫院出來, 將米藍色風衣擱在副駕駛座上, 然后驅車行駛了快二十分鐘, 到一家手工制作的糖果店里。

金發的店員已經將糖果打包成精美的盒子,遞給這位漂亮的東方女子,提示道“店里最近新推出了抹茶焦糖口味的熊熊軟糖, 要來一份嗎”

她知道這位溫小姐家里有小孩,很愛收集店里的糖果, 每周都會過來光顧一次。

溫酒拿過盒子, 搖搖頭, 不能給她家小孩吃太多。

拿到了預訂好的糖果后, 溫酒離開店鋪,踩著腳下的細高跟走到了停駛在路旁的車前, 彎腰上車,這時,手機震動一下, 順手便拿出來,見屏幕上顯示一條語音消息。

白皙的指尖一點開, 奶聲奶氣的咿呀聲清晰響起, 吐字慢慢吞吞的“媽媽你的小豆芽嗷嗷待哺, 記得買棉花糖巧克力蛋,謝謝媽媽。”

溫酒微低著頭,繼續點開了語音消息, 聽了一遍又一遍。

她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

可是有了這個小孩后,連身上的氣質都柔和了不少,沒了以前盛氣凌人了。

溫酒聽了快十遍,才將手機收回口袋,她剛啟動車子,這時,又是一聲震動聲,她突然想早知道把店里新推出的熊熊軟糖也一塊打包,以免這小孩催個沒完。

手機重新拿出來,溫酒唇角的弧度還沒彎起,就已經消失。

她低著纖長的眼睫,盯著屏幕上主治醫生的來電,有種很不祥的預感,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側頭,看向了玻璃窗外。

明明還是晨光的早上,卻毫無預兆地下起了暴雨。

那雨聲簌簌地不停,像是打在她心口上。

上午十點半,殷蔚箐就已經陷入了休克的狀態,她面容枯槁,雙目緊閉,被醫生和護士推入搶救室了半個小時,可能是回光返照,在溫酒趕到后,終于緩慢地清醒了片刻。

她慘白的嘴唇含糊不清地說什么,力氣卻無,緊緊抓住了女兒的手。

溫酒站在床沿前,微微俯身,耳邊聽著她說“我死后,別帶我回溫家”

在臨死的時候,也不知是不是懷著一絲悔恨的苦味,殷蔚箐緊緊盯著溫酒的容貌,嗓音費力的擠出來“酒酒,媽媽再也不能陪你了我一手養大的女兒啊。”

溫酒低著頭,看著殷蔚箐的雙眼慢慢地失去平日里唯一的光彩。

似乎在逝去的生命面前,所有的事情和怨恨都顯得那么的蒼白無力,不值得一提。

溫酒恍恍惚惚的,忘了是怎么看著殷蔚箐在自己面前咽氣,只知道母親眼睛瞪的很大,她伸手,連續三次都沒辦法讓殷蔚箐閉上眼。

昨晚與主治醫生聊完,她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也通知沈紀山從國內過來。

卻不曾想到,這一幕會來的這么快。

溫酒從不去設想殷蔚箐臨走時是怎么樣的場面,她現在知道了,在空蕩蕩的病房內,只有她一個人僵硬著坐在床沿前,手腕還被殷蔚箐死死的握著沒有松開,溫度是冰冷的。

護士來了兩回,見溫酒沒有反應,又出去了。

在安靜的氛圍下,她睫毛動了動,只覺得意識恍惚的厲害,連基本上的說話言辭,都已經組織不起來,看著平靜躺在病床上的殷蔚箐,聲音竟已經沙啞一片“你死了,我就當跟你母女緣分走完,以后我沒有母親,再也沒有母親了”

以前覺得殷蔚箐給她的感受,是壓抑而窒息,用母女情道德綁架著她。

可是,現在溫酒的心,卻是空落落的厲害。

她沒有流一滴眼淚,呼吸卻越發急促,松開了殷蔚箐的手。

三天后,溫酒等沈紀山買最近的航班來到美國,才舉辦了葬禮。

殷蔚箐沒有親人,溫酒也沒有通知任何人,墓園在半年前就已經選好,葬禮當天舉行的很低調,連續了幾日都在下雨的緣故,溫酒一早就起床,窗外還濕漉漉的,她走去衛生間,平靜地洗漱完,穿著這條墨綠色的長裙,滿頭秀發沒有怎么修剪過,已經快垂到腰部。

她化了淡妝,下樓時,看見沈紀山已經站在門口處,臉龐戴著半框眼鏡,西裝革履,將一把黑色雨傘放在一旁滴水,看樣子剛來不久。

在昨晚,溫酒已經親自幫殷蔚箐的遺體清洗過,換了一身衣服,看起來很安詳,就像是閉上眼睛睡著了,事后,溫酒獨自在房間內待了許久,靜下心時想起過往,她母親悲痛的一生就這么結束了也好,這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和沈紀山簡單聊了幾句,到了早上八點十分,溫酒與他坐上車,先去教堂與牧師回合舉行追思會。

路上,沈紀山問起“怎么不見小小姐”

溫酒靜靜看著窗外的秋日雨水,說道“昨晚帶她到我媽面前磕頭,小孩膽子小,半夜有些發低燒,我讓賀梨陪她在家里。”

沈紀山心情沉重,有一句沒一句聊到“經常聽老太太提起九小姐小時候膽子很大,連晚上被罰跪溫家列祖列宗的祠堂都不怕,小小姐倒是不像你。”

溫酒彎唇“不像我就不像我吧,我只愿她這一生平安喜樂就好。”

車內的氣氛靜了半路,就快到教堂時,沈紀山才出聲說“你這一生太過執念她在孤兒院那段回憶,前半生為了一個負心漢和夭折的女兒活,后半生把你活成她的生命,只有死后,她可能才真正解脫了。”

溫酒沒有回話,失神看著教堂之上。

一上午時間,先在教堂舉行追思會,溫酒又親眼在墓園看著殷蔚箐的棺材被下葬,遞上鮮花后,在封土的那一瞬,她清晰地意識到,這世上,真的再也沒有這個人了。

殷蔚箐的一生,她的執念于怨恨,平生做過的事,都被埋在了地底下。

下午,雨聲漸小,葬禮結束后,溫酒有雨傘還是被淋濕了,衣服淺薄的布料貼在身上很不好受,她用紙巾隨意拭擦了一下,然后送沈紀山去機場。

等回到別墅,外面天色已經漸漸黑暗下。

溫酒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免得把滿身冷氣帶給家里的小孩,她上樓,扔掉了參加葬禮的長裙,轉身去衛生間。

水聲細細傳來,過了十五分鐘,溫酒換了一身清爽干凈的毛衣走出來,黑色系,襯得她的肌膚過于白皙,烏黑長發披在身后,半干不濕的狀態。

她剛坐下沒一會,主臥的門被輕輕敲響,溫酒抬頭看,只見賀梨端著杯紅糖姜水走進來。

“秋雨帶涼,聽保姆說你淋濕了衣服,喝幾口暖身體。”

賀梨在這方面總是很體貼周到,這也是溫酒這半年里,在殷蔚箐時日不多了越發離不開自己后,會放心把家里的小孩放心交給她照顧的原因。

她縮在沙發上,捧起杯子喝了口。

賀梨沒有坐下,她問了葬禮。

畢竟溫酒這幾天沒有太過于悲痛,卻也跟沒了情緒一樣,做什么事都平靜的讓人擔心。

“國外的葬禮也沒什么新意。”溫酒眼睫掩著什么,似有一絲水光劃過。

賀梨也知道,縱使殷蔚箐萬般錯,在母女永遠別離面前,溫酒身為被她一手精心喂養長大的女兒,又怎么能做到無動于衷。

只不過那份悲痛已經被殷蔚箐的執念耗盡,剩下的,只是說不清的酸澀情緒。

她話頓幾秒,問道“他在等你,你呢什么時候帶小豆芽回國”

溫酒慢慢放下杯子,眼中的情緒很復雜,最終笑了笑說“出國前,徐卿寒怕我在國外變心了,或者會對這段婚姻堅持不下去,提前將巨額財產和離婚協議書都準備好給我,他卻沒有想過,我母親的病,就已經把我折騰得心神俱疲,又怎么有心思去想情情愛愛”

這兩年多,賀梨也見過溫酒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哪怕是帶著病重的母親在國外求醫,也抵擋不住那些追求者,不過她都是笑著拒絕說“你想跟我談,恐怕要先跟我先生談一番。”

她身邊沒有異性的陪伴,偶爾會有幾個難纏的質疑“美麗的東方小姐,你先生呢”

溫酒只是笑笑不解釋,也沒有結交異性的想法。

賀梨思緒慢慢來回,竟不知該如何說好。

溫酒接下來的話,又讓她一愣“我準備一周后回國,邵大哥可能會過來。”

半響,都沒有見賀梨在說話。

溫酒也沒資格插手別人的感情,她又端起冷卻的杯子抿了一口姜水,有些刺喉嚨,帶著苦味,喝下去是暖的。

一周的時間,有時轉眼間就過去了。

晏城,國際飛機場。

t3航站樓里,此刻燈火通明,寬敞明亮,不少旅客下了飛機都拉著行李箱直奔出口,廣播的溫柔女聲還在一遍遍提示著某班登機時間。

在一處長椅上,夜晚沒有幾人,溫酒剛下飛機不久,將行李箱擱放在旁邊,走到不遠處接了點溫水。

過了會,又走回來,看著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兒,她穿著可愛荷葉領口的背帶褲,半天都沒鬧騰,那臉蛋兒上,腮幫子嘟嘟的,漆黑的眼睛特別大,巴巴的看著路過的人群。

溫酒在一旁坐下,手指碰了碰她嫩嫩軟軟的臉“找到你爸爸了嗎”

小豆芽注意力被吸引過來,眨巴著漆黑大眼睛,用很奶氣的娃娃音說“沒有噢”

雖然是美國出生,卻說這一口標準的中文腔,特別是爸爸這兩個字,咬字很清晰“我爸爸,我認識他的”

溫酒只是笑,落在小豆芽眼里怕她不信,將小書包的拉鏈打開,里面裝滿了糖果不說,還有一本厚厚的相冊,她肉嘟嘟的小手指,有模有樣點著從雜志和報紙等地方剪下的紙,上面的背景環境不一,男人穿著西裝款式也時而變化,唯獨面容是一如既往的英俊養眼。

“這是爸爸”

“小豆芽,認識他,是爸爸。”

“我的爸爸叫徐卿寒噢,我看見爸爸了。”

女孩兒漆黑眼睛彎彎出笑,小手拽著溫酒的衣袖,指向了機場出口的方向,一行西裝革履的精英范男子正緩緩走出,為首的,身影極為英俊,離得又遠,在人海中,只能隱約看見他的側顏。

溫酒怔怔然的看著那一道熟悉的男人身影,沒有移開過,半響了,才找到自己的聲音“接下來呢”

小豆芽將相冊抱在懷里,歡快地晃動著小腿,歪著腦袋兒,童聲清脆的說“找爸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