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105|冬眠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2:20:25
        

熊野帶回來的那些給巨虎部落做了許久奴隸的人,最終都加入了大熊部落。

        

然后, 他當初從巨虎部落抓到的那些個戰士, 就全部被殺死了。

        

虎天帶來攻打大熊部落的那三百人, 都是巨虎部落最強大的戰士, 而這些戰士, 毫無疑問是侵略過其他部落的, 在部落里的時候, 也有資格使用奴隸,也就是說,他們基本上都被奴隸仇視著。

        

現在巨虎部落的奴隸全都來了大熊部落,他們自然就被尋仇了。

        

這事兒沒人攔著,最后,曾經在莽荒森林縱橫數十年, 非常強大的巨虎部落, 竟然就這么煙消云散, 徹底消失了。

        

這些奴隸加入大熊部落之后, 就開始忙起來了。

        

陶器能改善部落里的人的生活, 但其實并不要緊,燒制陶器的事情, 也就先緩了緩, 大家主要忙的, 還是儲存食物和收集柴火。

        

大熊部落所在的地方,冬天足足有一百多天,而其中差不多有七八十天, 是非常非常寒冷,找不到多少食物的,那段時間,部落也不會組織集體狩獵。

        

既如此,為了能更好地度過冬天,就需要準備很多食物了,不僅如此,大家還會在冬天來臨前努力吃東西,把自己養胖。

        

熊野就有點控制不住自己。

        

他最近吃的特別多,別說獸形變胖了,就連人形也胖了一點,變得更好看了。 一秒記住http://m.1dxw.com

        

熊野蹲在自己家門口的池塘邊看水里的倒映,覺得自己變帥氣了。

        

而今天,是帥氣的他接任族長的日子。

        

今天部落里不需要集體狩獵,此外,收集柴火之類的工作也暫停了,所有人都聚集在山坳里,參加熊野繼任族長的儀式。

        

大熊部落以前一直掙扎在溫飽邊緣,這樣的儀式是一點都不重視的,就說熊河那會兒……熊野的父親去世之后,他就趕鴨子上架,直接成為族長了。

        

但這次不一樣。

        

祭司和熊河商量過之后,決定這次的儀式要好好搞,讓那些剛加入大熊部落的人,知道大熊部落是有底蘊的。

        

新加入大熊部落的那些人,雖然對大熊部落印象很好,但畢竟來的時間不長,又時常和他們原本的部落的人待在一起,對大熊部落的歸屬感不強。

        

祭司就想通過這場儀式,讓這些人意識到大熊部落很強,以及他們現在已經是大熊部落的人了。

        

于是,他們特地準備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儀式,為了不出錯,還找熊野去排練過。

        

“周寂,等下的儀式,你一定要去參加。”在水里看過自己的模樣之后,熊野一邊用手捧水洗臉,一邊對周寂道。

        

“好。”周寂應了,又有些無奈:“你怎么不用熱水?”

        

周寂對他們的新房子,是非常非常滿意的,自從有了這房子,他做飯燒水,就都方便了。

        

而他每天早上起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燒水。

        

但熊野總是不用熱水。

        

“我用不著,你用就好了。”熊野道,燒水也挺麻煩的,周寂不僅要用熱水洗臉,還要喝熱水,用熱水洗澡……熱水還是留給周寂用吧。

        

這么想著,熊野當即決定等儀式結束,就再去外面弄點木頭回來——他要多準備一些柴火放在家里。

        

要不然,這個冬天周寂可要怎么過?

        

熊野很快就洗干凈了臉,然后又用梳子梳頭發,還把周寂給他做的衣服找出來穿上了。

        

“還有鞋子。”周寂拿了一雙鞋子給熊野,這鞋子是他這幾天按著熊野的腳做的,鞋底是層層疊疊的獸皮,鞋面則是植物纖維。

        

“這是給我的?”熊野一看到那鞋子,就有點猶豫。腳上穿這么個東西,應該不太舒服?

        

他前幾天就看到周寂在做鞋子了,沒想到竟然是給他的。

        

“穿上試試。”周寂道。

        

熊野舍不得拒絕周寂,當即穿上了。

        

就算這鞋子穿著不舒服,他也已經打定主意要穿一天了,畢竟這鞋子做起來很麻煩,這些日子周寂都不出門,應該就是待在家里做鞋子了。

        

熊野并不知道周寂做這鞋子其實沒花多少工夫,待在家里純粹是為了睡覺,他這會兒挺感動的。

        

而等穿上鞋子……他驚訝地看著自己的腳。

        

他還以為被東西包裹著,他的腳會很不舒服,沒想到恰恰相反。

        

穿上這么一雙鞋子,他的腳特別舒服。

        

熊野動了動自己的腳指頭,走了幾步,覺得自己的腳都暖和起來了,這暖意還從腳底往上涌,最終布滿全身。

        

“我還給你做了個腰帶。”周寂拿出一條用黑色獸皮和陶瓷扣子做成的皮帶,系在熊野腰間,接著,又拿出一串項鏈掛在熊野的脖子上。

        

這項鏈,是用一些帶顏色的石頭串起來的,這些石頭花花綠綠的,很好看,而周寂也不打磨,直接就把它們穿在一起,穿成很長一串項鏈,還挺有粗獷美的,跟熊野的氣質很撘。

        

周寂覺得熊野應該會喜歡這條項鏈,熊野也確實很喜歡。

        

他從小就喜歡收集各種漂亮的石頭,曾收集了一堆,后來要跟獅厲結為伴侶覺得放著占地方才送了人,但其實挺不舍的,現在周寂給他做了這么一條項鏈……

        

熊野抱著周寂親了一口:“周寂,你真好。”

        

周寂:“……”他給熊野的項鏈上穿著的石頭,上面的比較小,下面的卻很大,最大的都跟雞蛋差不多大小了,還是沒有經過打磨的。

        

熊野抱他的時候,那石頭扎的他有點疼。

        

“走吧。”周寂道,和熊野一起往外走去。

        

走出沒多遠,就有寒風迎面而來。

        

熊野當即走到周寂前面,幫周寂擋風。

        

但他的個子,其實沒比周寂高,壓根擋不住……周寂輕笑了一聲,用精神力和能量攔住了一些風。

        

兩人一起往前走,沒過多久,就來到了大熊部落居住的山坳里。

        

這會兒,山坳里已經有很多人在了,這里還彌漫著一股大麥茶的味道——部落中間點了一個大火堆,上面放著一口石鍋,而石鍋里煮著的,正是大麥茶。

        

還有人站在石鍋旁邊,給每個來的人舀大麥茶。

        

他舀大麥茶的時候,會連著大麥一起舀,在這樣一個天氣已經冷下來的日子里,喝一碗熱乎乎的大麥茶,再把碗底的大麥嚼碎吃掉,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周寂,我弄出了一種非常好吃的大麥茶!”看到周寂和熊野一起過來,祭司捧著一個陶杯過來了:“你想吃嗎?”

        

周寂已經聞到味道了,這時候毫不猶豫地表示:“不想。”

        

祭司失望極了,還在推銷:“真的很好吃!我放了一點油,又放了一點鹽,這樣煮出來的大麥茶特別香。”

        

周寂:“……”這應該已經不是大麥茶,而是大麥湯了。

        

周寂和祭司說話的時候,那些剛加入大熊部落的人,卻都在看周寂。

        

熊野帶人回到部落已經十來天了,在這十來天里,這些人已經熟悉了祭司和熊河,還有大熊部落其他的一些人,但周寂這個獸神的使者,他們甚至沒有見過。

        

現在終于見到了,他們自然是好奇的。

        

“這人真好看。”

        

“他穿的衣服也好看。”

        

“他就是周寂?”

        

……

        

大家議論紛紛,還有人道:“聽說周寂是獸神的使者,所以什么都會……你們說他會不會生孩子?”

        

精神力很好用以至于聽了個一清二楚的周寂:“……”

        

等大麥茶喝完,部落里所有的人,就都到齊了。

        

而這個時候,祭司走到了山坳中間的空地上:“今天,是熊野繼任大熊部落的族長的日子,我將在這里祈禱,請獸神保佑我的部落……”

        

祭司說了一長串的話,而他說完之后,又開始跳舞。

        

周寂覺得祭司的舞蹈一如既往地辣眼睛。

        

要是熊野來跳,一定能跳得很好看……等等,熊野還是別跳這些了,要跳也要單獨在他的房間里,跳給他看。

        

跳過舞,祭司又開始說話,還讓人端上了一碗肉,一條魚,一碗煮大麥和一碗土蛋:“偉大的獸神,我將美味的食物贈送給您,愿您保佑我們部落……”

        

祭司弄了很多事情出來,挺能折騰的。

        

這一切對在現代的時候,參加過不少儀式的周寂來說非常簡陋,但在周圍觀看的普通獸人,卻覺得非常隆重。

        

那些新加入大熊部落的人,看到這一幕更是敬佩不已——大熊部落果然是不一樣的!

        

他們都不知道,原來繼任族長還要做這樣的事情,要用食物來供奉獸神……大熊部落的人懂的真多!

        

這些人羨慕地看著那些土生土長的大熊部落的人,覺得他們從小的生活一定過得特別好,卻不知道那些土生土長的大熊部落的人,這會兒其實也有點懵。

        

之前熊河繼任族長,好像沒那么麻煩啊!是當時他們太窮了,所以祭司省略了步驟?

        

唱過歌,跳過舞,祭司又讓部落里的人跟他一起跳,甚至讓熊野和熊河跟他一起跳。

        

所有人都跳了起來,也就只有周寂和少數跳不了的人沒有跳,后者的話,指的是還不會走路的孩子什么的。

        

周寂覺得自己跟周圍的環境有點格格不入,但他真的做不到去跳舞。

        

周寂早就聽熊野說過,這個繼任儀式會辦得復雜一點,沒想到竟然辦成了這樣……不過還真的挺熱鬧的。

        

雖然他理解不了,但明顯其他人都很高興,熊野就特別開心。

        

最后,熊野還從熊河的手上,接過了一根陶棍。

        

這跟棍子應該是最近剛燒制出來的陶器之一,但很顯然,現在他成了權利的象征……周寂看到熊野將棍子高舉過頭,道:“大熊部落!大熊部落!”

        

所有人都跟著喊了起來:“大熊部落!大熊部落!”

        

氣氛一時間非常熱烈,之后,大家還聚在一起吃東西。

        

所有人都很高興,也就只有熊河不太高興。

        

而他不高興,并不是因為把族長的位置交了出去,而是因為……正在他開開心心地準備吃東西的時候,祭司對他道:“熊河啊,我今天在儀式上說的話,跳的舞,你都要背下來,都要學會,以后大熊部落的族長繼任儀式,就這么辦!祭司繼任儀式也可以這么辦!”

        

熊河:“……”早知道他就讓祭司少說幾句了!所以之前祭司到底說了點什么?

        

他真的一點都不想背!

        

等等,他還是先不去想背不背的事情了,先想辦法找個合適的學生給祭司吧!

        

他年紀大了,真的背不了了!

        

熊河郁悶的時候,熊野卻意氣風發的。

        

他笑著跟部落里的每個人說話,最后還來到周寂身邊,拉了周寂的手:“周寂,我們去跳舞。”

        

周寂一點都不想跳舞,但大概是熊野的眼神太熾熱,他竟然站了起來,當真跟著去跳舞了……

        

儀式結束了,但舞蹈還沒結束,只是這會兒,大家都是在圍著火堆隨意地跳。

        

雖然這舞是大家隨便跳的,但這么跳一跳,好像能讓人很開心?

        

周寂的想法沒錯,這么熱鬧地鬧騰了一場之后,大熊部落的人就開心起來了。

        

那些當過許久暗無天日的奴隸的人,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大。

        

大家甚至更有干勁了,在熊野的帶領下,他們趁著寒冬還沒到來,儲存了非常多的木柴和糧食。

        

周寂和熊野住的地方,是有個空房間的,周寂一個沒注意,這里就被熊野塞滿各種東西了,光柴火就裝了半屋子。

        

這還不是全部的柴火……那些很粗很大的木頭,熊野都放屋外了。

        

大家正忙個不停,冬天悄然而至。

        

某一天早上起來,周寂突然發現外面下雪了。

        

各種準備已經做的差不多了,時間也到了……祭司當即表示冬天開始了,以后大家不用再進行集體狩獵,同時,熊野和熊河一起把儲存的食物拿出來,分給了部落里的每人。

        

熊野分到的肉非常多,他帶著那些肉回家的時候,就看到周寂站在屋檐下,看著那些雪花。

        

“周寂,外面冷,你怎么不待在屋子里?”熊野問。

        

“我在看下雪。”周寂道,這樣的雪景,他都多少年沒看到了?

        

不,這樣的雪景,他從沒看到過。

        

這里的風景太美,這里的人也太好看。

        

周寂和熊野一起把那些肉拿到空屋子和廚房里掛上,等做完這一切,周寂問:“熊野,你會冬眠嗎?”

        

熊是一種會冬眠的動物,在冬天缺乏食物的時候,它們會自己挖洞,或者找個山洞睡過去,等著春天的到來。

        

“今年食物多,我就不冬眠了!”熊野毫不猶豫地說道。

        

熊會冬眠,但它們的冬眠,其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冬眠,更像是在睡覺,至少,只要有危險,它們就會馬上醒來。

        

如果有食物,它們還會起來吃一頓。

        

熊野去年冬眠了,因為食物不夠,但今年……他想每天和周寂一起待在家里,吃吃喝喝親親抱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