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165|番外:一起干活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0:53:02
        

周寂回到大熊部落的時候, 大熊部落的人都收拾了一下自己,站在山坳入口處迎接他。

        

他們穿著簡單的獸皮裙, 露出黝黑健美的上半身, 看著他的時候一個個目光熱切。

        

大概是他來到這個部落之后,一開始壓根沒對部落里的人上心, 后來上心了, 又為了讓部落里的人過好, 讓自己過得舒服開始裝神棍, 不曾跟他們有過深入接觸的緣故, 這會兒看到這些人用崇敬的目光看著自己, 他接受良好。

        

他最近總被這樣的目光看, 都已經習慣了, 多一些人也沒什么。

        

周寂很淡定,其他人就沒那么淡定了,就連他身后那些獸神殿的人也一樣。

        

熊河知道周寂的身份, 知道隊伍里有很多獸神殿的祭司之后, 一開始都懵了,過了一段時間,才慢慢開始接受。

        

然后, 他就自豪起來——他們大熊部落多厲害啊!獸神都降臨在他們部落了, 甚至還選了他們部落里的人做伴侶!

        

他一定不能讓別人看不起他的部落!

        

熊河這么想著,帶路的時候,就特地帶著這一隊人,去大熊部落燒制陶器和養殖恐龍的地方轉了一圈。

        

這兩個地方, 有些人來,他們是藏著掖著不讓看的,但這種時候,肯定要拿來炫耀一下。

        

一行人過去之后,先看到的,是擴大了規模的養殖場! 一秒記住http://m.1dxw.com

        

恐龍長得很快,他們去年養的恐龍,今年已經長大了。這些恐龍都是吃草的,它們從小在圍欄里長大,竟然也就不想著出去了,如今到了春天,還開始安安分分地生蛋。

        

于是,獸神殿的人就看到了大恐龍帶著小恐龍,在圍欄里悠閑吃草的畫面。

        

在獸人大陸,大家都會種地,但還真沒人想過養恐龍!

        

獸神殿的祭司原本是有點看不上大熊部落的,但這會兒卻驚呆了。

        

“恐龍也能養?”一個祭司忍不住問。

        

“當然可以!”熊河道“這是獸神教給我們的!”

        

獸神殿的人羨慕地看向熊河,又去看周寂,那眼神比之之前更狂熱了。

        

走過養殖場,他們又來到了燒制陶器的地方。

        

這里的空地面積比周寂離開前更大了,旁邊一間挨著一間的房子也更多了,還有很多人在這里忙碌著……

        

“這里是我們燒制陶器的地方!”熊河又道。

        

獸神殿也是會燒制陶器的,他們看到這里,倒是并沒有太驚訝,但少不得心情復雜,等發現大熊部落這邊堆了很多燒制好的陶器之后……

        

“你們多久能燒制出一樣陶器?”獸神殿的人問。

        

陶器難道是一樣樣燒的?熊河微微一愣,道“我們過十天會燒一次,現在一次大概能燒制出十幾樣有用的陶器來。”他們已經按照熊野說的,總結出經驗來了!

        

獸神殿的人“……”他們不想說話了!他們隔個兩三天會開一次火,每次能燒制出一兩樣,就很好了!

        

而且大熊部的這房子,看起來也很不錯啊!一間間整整齊齊的!

        

看過燒制陶器的地方,他們又來到了大熊部落種地的地方。

        

按照周寂的要求,大熊部落的人將土地分成了一塊塊的,中間弄了可以供人走路的田埂,還有人定期除草……

        

現在看過去,那一個個長了整整齊齊的農作物,碧綠一片的大格子,真的格外好看。

        

獸神殿的人都不想說話了——莽荒森林的小部落,都快比他們先進了!他們種地,可沒這么講究!

        

就因為人家有獸神!

        

他們一定要抱緊獸神的大腿,以便得到獸神的青睞,可以多學一些東西!

        

因著這一路所見,來到大熊部落的人居住的山坳門口的時候,獸神殿的人還在激動著,淡定不了。

        

當然了,更不淡定的,是大熊部落的人。

        

畢竟周寂一行,看起來太不一樣了!

        

祭司就覺得,自己之前竟然被狼沙一行嚇唬住太不應該了。跟周寂他們一比,狼沙那些人算得上什么啊!

        

那些人簡直土得不行!

        

祭司都有點鄙夷狼沙等人了。

        

至于除祭司以外的大熊部落這邊的人,這會兒雖然因為周圍太肅穆的緣故不說話,在心里卻已經驚嘆起來——這支隊伍里的人穿的衣服,真的太好看了!

        

隊伍里有些人,是從小跟他們一起長大,他們非常熟悉的,但現在這些人長了見識穿了衣服,看著就出眾起來。

        

他們當初怎么就沒有去換鹽呢?

        

本身實力就不足,去不了的人也就算了,其實有實力可以爭一爭跟著去的人,這會兒一個個捶胸頓足,后悔不已。

        

熊白就傷心地不行。

        

她原本是可以跟著去的,但因為不想看熊野和周寂親熱硬是沒去,現在懊惱極了。

        

唯一讓她高興的,是這次跟著熊野和周寂回來的人里,有不少長得不錯不說,還高大健壯的。

        

熊白覺得,自己有機會移情別戀了!

        

不過,不管怎么樣,所有人都來到了山坳里。

        

大熊部落的人以前喜歡在山坳里分肉洗東西之類,總是把山坳弄得臟兮兮的,彌漫著一股臭味不說地上還總是很泥濘,但最近他們習慣在燒制陶器的地方分肉烤肉吃了,這里就干凈起來。

        

再加上今天是個大晴天,把山坳里的泥土都曬干了,這里看起來也就更加整齊。

        

獸神殿的人進去的時候,就覺得這里還挺不錯的。

        

這時候,太陽差不多已經下山了,大熊部落的人到了每天固定的吃飯時間,獸神殿的人走了一天也餓了………

        

周寂看到祭司等人很是局促,而獸神殿的人都在看自己,就道“我們先吃飯吧,今天吃火鍋。”

        

大家一起吃個火鍋,肯定就能相互熟悉,熱熱鬧鬧的了。

        

周寂對此還是有自信的。

        

祭司的眼睛立刻就亮了,但很快又道“部落里已經沒有辣椒了。”

        

他們今年種的辣椒還沒有長出來,留著的辣椒吧……已經吃完了。

        

咳咳,他們部落里的人都很喜歡吃辣椒,絕對不是被他一個人吃完的!

        

“我這里有。”周寂讓人拿出一大包辣椒來——他路上的時候催生了一些,又串起掛在背東西的扁擔上曬干,現在有夠幾百人吃火鍋的干辣椒,畢竟大家都不怎么會吃辣。

        

“我馬上就讓人準備鍋子和食材!部落里新鮮的肉類不多,但最近有很多能吃的蔬菜!”祭司道,看到那些辣椒,他就覺得自己的口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新鮮的肉類很快就有。”周寂道。

        

“是要找人去捕獵嗎?”祭司問。

        

周寂點了點頭,看向猿獸王等人。

        

那四個獸王都不用吩咐,立刻就道“我們馬上就去捕獵!”

        

他們說完,就已經飛快地離開了,身影瞬間消失。

        

“這幾個人跑得真快……”祭司驚呆了。

        

熊野道“他們都是獸王。”這事兒還是要告訴部落里的人的,免得部落里的人不小心得罪了這些獸王。

        

雖說有周寂在,這些獸王不會光明正大傷害部落里的人,但以他們的實力,想要偷偷給人使個絆子太簡單了!

        

“那四個都是?”祭司的聲音有點顫抖。

        

“都是。”周寂道。

        

祭司“……”他以為他們部落能出個獸王,已經很厲害很厲害了,沒想到獸王原來并不值錢!

        

幸好他們有獸神!

        

大熊部落的人忙活起來,準備做火鍋,獸神殿的人則滿臉期待地等著吃火鍋。

        

他們聽大熊部落的人說過火鍋,說這是獸神發明的食物,他們終于有機會吃到了!

        

部落里如今已經有不少陶鍋了,大家吃火鍋也就準備用陶鍋,就連周寂讓人炒辣椒,都選擇用一個大陶鍋來炒。

        

在陶鍋里放入他一路上攢在陶罐里的恐龍油,倒進去辣椒大蒜和別的調料炒……

        

嗆人的氣味立刻就傳了出來,按著周寂的要求炒辣椒的是大熊部落里最喜歡做菜的人,喜歡吃辣,也有點受不住這味兒。

        

但就算受不住,他依然滿臉興奮“這味道真香!真的太香了!”

        

回來的路上,周寂是很少做辣菜的——他們弄到了很多新鮮的食材,他就一直吃原汁原味的食物。

        

而正是因為這樣,獸神殿的人聞到辣椒味兒,都有點受不住,被嗆得淚流滿面,這會兒一個個無語極了——這樣可怕的味道,也能說香?等等,聞了一會兒之后,竟然還真的覺得有點香……

        

周寂見獸神殿的人好像有點不習慣,就讓他們吃火鍋的時候先別往里放辣椒,去別人那里吃過放了辣椒的火鍋之后再確定要不要放。

        

一個個陶鍋被架在火上,大熊部落的人等自己鍋里的水開了之后,就拿勺子和碗去拿了一些辣椒油回來,放進自己的鍋里。

        

辣椒油飄在湯面上,火紅火紅的,看著就讓人有食欲——大家熱火朝天的吃了起來。

        

獸神殿的人先過來嘗了嘗,毫不例外地都被辣到了,但辣過之后,他們又很快適應了這味道,開始往他們的鍋里放辣椒油。

        

周寂覺得,這時候的人能這么快適應辣椒這種食物,怕是跟他們平常吃東西比較重口味有關。

        

生活在史前社會,哪怕是獸神殿的人,也是吃過一些味道古怪的食物的,味蕾沒少被摧殘,在這樣的情況下,辣椒對他們的刺激性,也就變小了。

        

就說在地球上,一開始人們吃辣椒,就是為了用辣味中和難吃的野菜以及為他們省鹽。

        

不管怎么樣,大家都能吃,總歸是好事……周寂和熊野兩個人占據了一個火鍋,慢慢吃著。

        

吃著吃著,熊毛過來了。

        

獸形是熊貓的熊毛敬佩地看著熊野“族長,你真厲害。”

        

他說完,又看向周寂“您更厲害。”

        

“那是。”周寂笑道,給了他兩條自己炸的小魚——炸小魚挺好吃的,他就多做了一些,拿著當零食偶爾投喂熊野。

        

熊毛吃得特別高興,周寂又道“你變出獸形來給我們看看。”他記得熊野很喜歡熊毛的獸形。

        

熊毛聽話地變成了小熊貓。

        

小熊貓已經長大了一點,但還不是成年的模樣,看起來特別可愛……周寂又給了他一些炒黃豆。

        

小熊貓拿爪子接了,一顆顆嚼著吃。炒黃豆雖然很硬,但它的牙齒連竹竿都能輕松咬斷,嚼炒黃豆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什么事兒。

        

熊野是很喜歡熊毛的獸形的,看得目不轉睛,正看著,就聽到周寂道“你這么喜歡別人的獸形,我吃醋了,等下要懲罰你。”

        

熊野“……”他有種意料之中的感覺。周寂就是故意找理由來“懲罰”他的吧?!

        

熊野忍不住道“其實你不用找理由……”他又不是不愿意!

        

周寂道“我覺得找個理由比較有情調。”

        

行吧,你喜歡怎么樣就怎么樣……熊野認命了。

        

周寂又道“其實熊毛的獸形,遠沒有你可愛。”

        

“我的獸形可愛?”熊野有些無奈,他的獸形明明這么威猛!

        

“你要是變小了,就可愛了。”周寂道,一邊說,一邊打量熊野。

        

周寂這說的是真心話。

        

他是大象,變小了都很可愛,熊野的獸形就更不用說了!

        

胖乎乎的小熊要是能抱在懷里……

        

“你一定要跟著我好好修煉,早日變得跟我一樣強。”周寂道,那樣的話,熊野就能變大變小了!

        

熊野有些不自信“獸王的實力想要提升很難,我……”

        

“你一定行的,你要是不行,我犯病的時候沒人制止我,我就要受傷難受了。”周寂看向熊野,

        

他之前在獸神殿犯病的時候,熊野讓他清醒了過來,但這并不代表他下次,就不會犯病了。

        

該犯病的時候,他還是會犯病,這種毛病,一時半會兒好不了。

        

不過有熊野在,他相信自己就算犯病了,也能清醒過來。

        

但熊野讓他清醒的時候,是有可能被他打傷的……不過熊野如果可以強一點,更強一點,他也就不用擔心熊野會受傷了!

        

周寂這么一說,又被周寂期待的目光一看,熊野立刻就道“我一定行!”周寂需要他,他怎么能不行?!

        

“你還不能離開我,要不然我不小心犯病了怎么辦?”周寂又道。

        

“我一定不離開你。”熊野道。

        

周寂對熊野的回答非常滿意,給熊野喂了一口肉。

        

熊毛還待在旁邊,卻已經被周寂和熊野徹底遺忘了……

        

小熊貓在地上打了個滾,也不能引起周寂和熊野的注意,只能憂傷地離開了,變回人形去祭司那邊吃東西——火鍋真的太好吃太好吃了!他喜歡!

        

部落里的火鍋宴持續了很久。

        

有美食作為媒介,大熊部落的人很快就跟獸神殿的人熟悉起來,熊河甚至都已經跟一個祭司勾肩搭背了。他對這些祭司充滿了好感,這些祭司呢?他們也是想跟熊河這個大熊部落的前任族長兼熊野的叔叔交好的。

        

雙方自然相談甚歡。

        

又有一些祭司向大熊部落的人打聽獸神以前的事情。

        

大熊部落的人多多少少,都說了一些,而所有的這些人里,大熊部落的祭司說的,是大家伙兒最喜歡聽的,也一致認同的“周寂從小就與眾不同,他小時候,將近二十年沒有離開山洞,不言不語,我覺得可能是他身為獸神,降臨的時候沒有跟這具身體磨合好的緣故!后來他的母親意外去世,他才開竅了一點,但還是沒有適應自己的身體,就總是睡覺,直到過了一個獸神祭……”

        

祭司說得興致盎然。

        

雖然離得遠,但還是能用精神力聽到的周寂“……”他們部落的祭司,還真會編!

        

周寂不去管祭司,繼續吃東西,順便投喂自家小熊。

        

整個山坳里,彌漫著食物的香味。

        

某個山洞里,被遺忘的山狼部落一行,一個個淚流滿面——他們好餓!他們好饞!

        

“那個大熊部落吃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竟然這么香。”

        

“他們之前竟然騙我們說他們沒有肉……太可惡了!”

        

“他們打了我們不說,還把我們綁在這里,我們一定要報仇!”

        

……

        

狼沙和他的一些狐朋狗友一邊吞口水,一邊念叨個不停。

        

被犀石派來盯著狼沙的人“……”他們少族長竟然還想要報仇?人家部落里是有獸王的,他們報的了仇嗎?

        

他們現在,連大聲說話都不敢吧?

        

狼沙確實連大聲說話都不敢,就怕外面的人聽到之后,又來打他。

        

之前被打暈的時候他沒什么感覺,現在醒了之后,就覺得被打的地方很痛,有點受不了了……

        

同樣不敢大聲說話的,還有羊速和羊瑩,他們很怕被人注意到……

        

不過,這些人都想多了。

        

壓根就沒人注意到他們。

        

山狼部落的人對大熊部落的人來說,就是一群苦力預備役,他們沒空關心這群苦力太多。

        

而羊瑩羊速……去了獸神殿的大熊部落的人雖然對獅厲的行為很不滿,但獅厲都死了,他們倒也不至于遷怒獅厲的家人,至于周寂,他壓根沒把羊瑩羊速放在眼里。

        

吃飽喝足,獸神殿的人就被大熊部落的人安排在了周寂和熊野住過的山洞居住。

        

這是他們自己主動要求,強烈要求的。

        

他們想要住獸神住過的地方,哪怕所有人要擠在一起睡也一樣!

        

其實他們更想跟著周寂和熊野,去周寂和熊野住的房子的外面打地鋪,離周寂近一點,然而周寂下了命令,不許任何人進入他居住的房子的院子。

        

周寂一點都不想自己住處周圍,有一群狂熱信徒。

        

周寂和熊野回去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

        

但周寂并沒有馬上去睡,他將自己帶來的種子灑下,用上植物異能。

        

今天,兩個月亮都掛在空中,灑下柔和的光輝,而身邊的植物,它們搖曳著身姿飛快長大,開花結果。

        

熊野站在院子里看著這一幕,只覺得這一切美得不可思議。

        

各種能吃的植物,各種各樣的鮮花,在很短時間里布滿他和周寂的院子,將這里裝點的好似是……他們喜歡將美麗的地方稱為“像是獸神居住的地方”,現在,這里就是。

        

夜色很美,他身邊的周寂也很好看……

        

熊野看向周寂,道“你不是還要懲罰我嗎?”

        

第二天,周寂和熊野起晚了。

        

不過沒人知道,畢竟別人是不能進入他們的院子的。

        

“今天我就不出去了。”周寂親了熊野一口“我在家里給你做好吃的。”

        

“好!”熊野答應下來,高高興興地出門去了——身為族長,他有很多事情要做。

        

周寂卻開始巡視自己的院子,摘下瓜果來準備做菜,他還打開院門,讓自發跑來給他守門的獸神殿的祭司弄來一些肉,給熊野燉肉吃。

        

周寂準備午餐的時候熊野正在大熊部落附近,指揮著大熊部落和獸神殿的人干活,當然了,山狼部落的人,就更需要干活了!

        

熊野一一規劃起來。

        

用來種地的地方,是必須要擴大的,他們帶回來了很多植物需要播種。

        

房子也要多蓋一點,他們的人多起來了,房子一直不夠用!

        

此外,周寂給他提過城池的概念,也說過道路什么的……他覺得在大熊部落,就應該有寬敞的道路,以后還可以建造圍墻。

        

如此一來,部落里的人就不夠用了……熊野這時候,甚至希望山狼部落這樣上門來找麻煩的人可以多一點——那樣他們就能把人抓來干活了!

        

好在,干活的人雖然不多,但他們部落干活的人質量很高,別的不說,那些高級獸戰士還有獸王,他們干那些只要體力不需要腦力的活兒,就一個頂別人十個!

        

不過需要腦力的活么,他們還沒那些獸形弱小,但整天琢磨著動腦子的人干得好。

        

挖泥鋪路這樣的活兒是好活兒,肯定要讓自家人干,山狼部落的人分到的,就是清理恐龍糞便,攪拌肥料這樣的活兒了。

        

于是,狼沙這個在自己的部落里啥也不干,離開部落出來歷練還是啥也不干的少族長,最后不得不開始挑糞。

        

汗水從他臉上滾落,狼沙很想用手擦一擦自己頭上的汗,但想到自己不久前還用手撿了恐龍糞……

        

他實在做不到用這樣的手擦自己的臉,只能不擦了,任由額頭上的汗水滾落到眼睛里,又和淚水一起滾落到下巴上,最后滴在地上,滲入泥土。

        

黑胖的年輕人滿臉悲凄。

        

他后悔了!他真的后悔了!

        

他當初在部落里,就不該惹事,他要是不惹事,他父親一定不會趕他出來!

        

他出來歷練,就該好好歷練,他要是好好歷練,根本就不會來這個部落!

        

他怎么就想不開,竟然想要敲詐這個部落里的人呢?

        

“少族長,別哭了。”被犀石派來保護狼沙的中年人道。

        

“我還不能哭了?”狼沙道。

        

“你當然能哭,但是我覺得你沒必要哭。”那中年人道。

        

“為什么?”狼沙問。

        

“你看到那只巨猿了嗎?”那中年人示意狼沙去看不遠處正在干活的一只巨猿。

        

那里是被熊野規劃了做道路的地方,這會兒,一只巨猿正抱著一根木頭,將道路上的泥土砸結實。

        

狼沙之前光顧著哭了,還真沒看到,現在才看到,不免吃驚“好大!”

        

“很大是吧?如果我沒有猜錯,那是獸王。”那人道。

        

狼沙沉默了“獸王?!怎么可能?!”他父親一心想要成為獸王,但折騰了二十年也沒成功。

        

現在……跟他一樣在干活的人是獸王?不可能的吧!

        

“那應該就是獸王!”那中年人道“獸王都在干活,我們干點活,又算得上什么呢?”

        

好像是的……狼沙看看那只巨猿,再看看自己背著的一筐糞,突然覺得自己沒那么難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