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19.救人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1:51:49
        

大熊部落所在的地理位置非常好。

        

當年,上一任祭祀帶著四處流浪的大熊部落走了很久,才找到這么一個山坳定居下來。這山坳能擋住大型恐龍的襲擊,附近有茂密的植物和河流,食物充足,是非常適合居住的地方。

        

不過這里沒有鹽,但對當時的大熊部落來說,這算不上什么,他們以前都是不怎么吃鹽的。

        

更何況,祭祀很快就派了人按著他之前的方向而去,去換鹽。

        

后來,他們果然找到了一個部落,換到了鹽,之后,每年春天都會去換鹽,有時候鹽不夠用,秋天的時候還會再去換一次。

        

“不知道這次換到了多少鹽!”

        

“我也想加入換鹽隊,去外面看看!”

        

“我可不想去,聽說外面有很多可怕的恐龍。”

        

……

        

狩獵隊里的人議論紛紛,同時加快了腳步,和換鹽隊的人匯合。

        

不管狩獵隊的人心里怎么想,得知換鹽隊回來了,他們都是很高興的,但見到換鹽隊之后,他們的臉色就不太好看了。 首發網址http://m.1dwx.com

        

換鹽隊看起來很狼狽。

        

換鹽隊一共有五十個人,這五十個人有男有女,里面有部落里非常強大的戰士,也有部落里獸形很小的人——獸形非常小的人雖然沒有戰斗力,但在某些時候,卻非常能隱藏自己,能活下來。

        

比如說換鹽隊里某個獸形是鼴鼠的隊員,他不僅獸形小,人形也很弱小,捕獵的時候除了提前用獸形埋伏好突然嚇獵物一跳以外沒別的作用,但他也有優點——他變成獸形之后,很多危險的食肉恐龍會無視他,至于能一口吞下他的獸形的蛇或者蜥蜴,又不會去招惹人形的他。

        

在野外,有時候他這樣的反而能活更久。

        

可現在,精挑細選的,足足五十人的換鹽隊,竟然只剩下二十幾人了,而且他們每個人身上都帶著傷。

        

看到熊河等人,換鹽隊的人非常激動,有好些都紅了眼眶:“族長……”

        

“你們遇到危險了?”熊河問。

        

換鹽隊的人連連點頭,其中一個人甚至一頭往地上栽去。

        

熊野早就注意到這些人的狀態不對勁了,他想也不想就接住了那個人,然后就發現他的身體火熱火熱的。

        

“族長,他得了熱病!”熊野有些著急。

        

“我們馬上回去!”熊河道。

        

換鹽隊的人都是帶著東西的,熊河讓狩獵隊的人幫他們拿著東西,又讓狩獵隊的人把幾個換鹽隊里受傷比較嚴重的人背上,往部落里跑去。

        

熊野是跑在最前面的。

        

今天沒抓到什么獵物,他的消耗也就不大,再加上昨晚吃得很飽早上還吃了十斤肉,他有力氣的很!

        

熊野走的那么快,熊河自然也不會耽擱,他也不問話,先帶著人回到了部落里。

        

獅厲跟在后面,眉頭微皺。

        

熊野抱著別人跑,這讓他有點不舒服。

        

同時,眼前的這一切,也跟他印象里有點不一樣了。

        

在他的印象里,這天他和熊野是一個組去捕獵的,他們抓不到獵物,就走地遠了點,回到部落里的時候,換鹽隊的人已經在那里了。

        

而現在被熊野抱著的那個人,那會兒已經死了。

        

當然了,因為他的重生,現在很多事情都變了,稍微有點不一樣是正常的。

        

獅厲跟在熊野后面,往部落里跑。

        

他們回到部落里的時候,采集隊的人剛回來,正在山坳里整理植物,祭祀當然也在。

        

“祭祀爺爺,他得了熱病,你幫他看看!”熊野道。

        

“快把他放下。”祭祀立刻就道。

        

熊野立刻就把那人放在了地上,祭祀來到那人身邊,給那人檢查起來。

        

那人的身上,有幾道長長的傷口,傷口已經開始腐爛了,他身上發燙,嘴唇很白,一副虛弱到了極點的樣子。

        

“去拿一杯鹽水回來。”祭祀看向熊野:“我的山洞里有。”

        

熊野很快就拿了一杯鹽水回來,祭祀拿著鹽水,就往病人身上倒,用鹽水給病人洗傷口。

        

大概是疼極了,昏迷的病人抽搐起來。

        

周寂哪怕見多了死亡,瞧見這一幕也覺得有點疼,而祭祀在用大半杯鹽水給那人洗了傷口之后,又往剩下的鹽水里加入水,喂給了那個人。

        

“獸神在上……你們遇到了什么事情?”做完這一切,祭祀才問,又把自己今天摘的幾樣草藥拿出來,加入少許鹽之后,放在石碗里,用石棍敲打成泥,然后敷在病人的傷口上。

        

周寂在旁邊看著,愈發同情那個病人。

        

鹽是能殺菌的,但傷口上撒鹽,可不是什么讓人好受的事情……正這么想著,周寂就注意到熊野很傷心。

        

熊野確實很傷心,他能發現這人的不對勁,準確地接住這個人,是因為這個人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

        

他的父親實力很強,年輕的時候非常受部落里的女人的喜歡,而他也跟很多女人生下了孩子,除了熊野,他還有八個孩子。

        

這些人里,有兩個沒有長大,有一個在幾年前去世了,現在熊野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還有五個。

        

這五個里,熊野和眼前的男人,還有虎月的關系不錯,跟剩下的三個關系就不怎么樣了,在他的父親還活著的時候,他們這些人存在一定的競爭關系,那些人并不喜歡他。

        

等他的父親去世,那些人對他更是冷淡,事實上,當初他和虎月,也是完全沒有交集的,倒是眼前的人,因為母親早逝,和他一起住在集體居住的地方,因而跟他關系不錯。

        

這會兒,熊野想問祭祀這人到底怎么樣了,卻又不敢問……他跟著祭祀學過一段時間,自然知道眼前的人的傷勢有多么嚴重。

        

他只能倒了水,慢慢地喂給他。

        

周寂見狀,用精神力觀察了一下那個瀕死的獸人。

        

這個獸人高燒不退,是真的要死了……他體內也有白色晶核,現在那顆晶核差不多要潰散了,有能量從中漏出來。

        

周寂來到熊野身邊坐下,用精神力控制著那股能量,讓它回到快死的獸人的身體里去。

        

能量的潰散沒有再繼續,但這非常損耗精神力……

        

周寂抽空給他塞了一個水果。

        

他覺得躺著的這個人,應該需要食物……

        

熊野感激地看了周寂一眼,雖然他不知道周寂為什么要這么做,但總歸是好意。

        

周寂這邊正在用精神力阻止死亡的時候,另一邊,換鹽隊的人一邊接受祭祀的治療,一邊把他們的經歷說了出來。

        

換鹽隊去換鹽的部落,名叫青山部落。

        

青山部落不產鹽,他們的鹽是從另一個部落換來的,然后再用更高一點的價格換給別人。

        

他們很厚道,因此像大熊部落這樣很多部落,都會跟他們換鹽。

        

可這次,換鹽隊去青山部落的時候,竟然發現青山部落被別的部落占領了!

        

要不是換鹽隊的人警覺,他們甚至可能會被那些占領了青山部落的人殺死,搶走帶著的東西!

        

不過,就算他們比較警覺,他們也付出了代價,被青山部落的人殺死了幾個人,搶走了一些東西。

        

一點鹽都沒有換到,還折損了人和東西,換鹽隊的隊長熊奇很無奈。

        

也是他們運氣好,最后竟然在青山部落附近找到了另外一個部落,而那個部落,答應換一些鹽給他們。

        

就是換到的特別少。

        

“回來的路上,我們運氣不好,遇到了一只很大的恐龍,被吃了幾個人。”熊奇道,作為是換鹽隊的隊長,他也受了不輕的傷,好在沒有生命危險。

        

“回來就好,獸神會祝福你們。”祭祀道。

        

“祭祀爺爺,牛二他怎么樣了?”熊野這時候問道,他那位同父異母的兄長的獸形是牛,又因為他是他母親生下的第二個孩子,就叫牛二。

        

“熊野……獸神會保佑他的!”祭祀道。

        

祭祀這么說,其實就是牛二很難救活了。

        

部落里的人都知道這與點,一時間大家都沉默下來。

        

熊野的心情也很不好,他下意識地四下看去,先看到了獅厲,轉過頭又去看身邊的周寂:“周寂,我們把他帶到我們的洞穴里去?”

        

“嗯?”周寂回過神,他的精神力差不多用完了,好在也不是全無收獲,躺著的這個快要死的人體內的晶核終于不再潰散,他還睜開了眼睛。

        

“他醒了!”熊野又驚又喜,一把抓住了周寂的手:“他醒了!”

        

“嗯。”周寂應了一聲。

        

站在不遠處的獅厲看到這一幕,卻是皺起了眉頭。

        

當初熊野邀請周寂一起住,他就很生氣,但后來想到周寂很傻,熊野不可能看上周寂,又放下心來。

        

結果,才幾天功夫,熊野竟然就和周寂這么親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