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2.獅厲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1:03:34
        

雖然獅厲的表現怪怪的,但熊野沒放在心上,今天上午他們還并肩作戰,現在的話……大概獅厲做噩夢了?

        

熊野繼續往前走,很快就來到了一個山洞口,喊道:“瑩姨!”

        

這個山洞,就是獅厲一家的住處,山洞不大,位置也不太好,門口用木片和藤蔓扎的門倒是非常厚實,還細細地糊上了一層泥土。

        

這是去年冬天來臨前,熊野幫他們做的。

        

他的母親養育了好些子女,沒空管他,他從小就跟部落里的孤兒還有老人待在一起,學了很多手藝。

        

門被打開,一個看起來非常瘦弱,竹竿一樣的中年婦人從門里出來。

        

這婦人就是獅厲的母親羊瑩,她看到熊野,一張臉拉得老長:“你來做什么?”

        

羊瑩并不愿意獅厲和熊野在一起,自從熊野和獅厲決定結成伴侶,羊瑩對熊野的態度就一落千丈。

        

熊野對此很不解,他很強,和獅厲成為伴侶羊瑩有什么好不滿的?

        

至于不能生孩子……部落里那么多孩子,還有很多孤兒,想要孩子完全可以帶幾個到他們的洞里養。

        

不過眼前的人是獅厲的母親,熊野面對他的時候,態度還是很好的:“瑩姨,我打到了一只來索特龍,給你送一點過來。” 記住網址m.1dwx.com

        

羊瑩這才注意到熊野的手上拎著一只獵物,目光黏在那只萊索托龍上不動了,伸手就要去接。

        

但熊野沒給她。

        

熊野伸出手,將那只萊索托龍撕成兩半,然后將連著內臟,更多一些的那一半給了羊瑩:“瑩姨,給你。”

        

那只萊索托龍已經死了有段時間了,熊野把它撕成兩半的時候并沒有流下什么血來,但這場面也夠血腥的了,羊瑩吃了一驚,臉上露出嫌惡來,熊野倒是毫無所覺,他見羊瑩不接,將那一半的萊索托龍放在門邊的石臺上,朝著羊瑩點了點頭就走了。

        

在他們部落,孩子成年后都會離開自己的母親,最多就是在部落分給老弱的食物不夠的時候,給養育自己的父母送一些吃的過去,因而羊瑩不喜歡他,他并不在意。

        

他對羊瑩好,只是因為羊瑩是獅厲的母親。

        

沒走幾步,熊野就看到旁邊的山洞門口,一個皮膚白凈的年輕男子正一邊啃果子,一邊看著他,或者……是看著他手上的肉?

        

熊野停下腳步,皺眉看著那個年輕人。

        

眼前的年輕人叫“周”,跟他差不多大,但他們從未一起玩過,因為周很笨,小時候幾乎不會離開山洞。

        

這樣的孩子,若是出生在別人家里,肯定會被丟棄,但周的母親卻不同,她一直養著周。

        

周的母親非常強大。他們部落有將近一半的人會覺醒成各種熊,其中又有十分之一覺醒的熊戰斗力比較高,而周的母親,就是其中一個。

        

帶孩子的母熊是很不好惹的,周的母親就很不好惹,她一直把他養的很好,哪怕周都成年了還不會捕獵,她也沒讓周餓過肚子。

        

直到她去世。

        

兩個月前,周的母親獨自外出捕獵會后,就再也沒有回來。

        

起初幾天,部落里跟他母親關系好的人都有上門去看他,但漸漸的,就沒人管他了——部落里每年都會死人,沒人會一直沉浸在傷痛里。

        

然后……周就差點餓死了。

        

他沒有在部落分配食物的時候去拿屬于自己的那一份,而別人又以為他家里有他母親存下的糧食,并沒有在意這一點。

        

熊野想到這里,嘆了口氣。

        

一個半月前,他來這邊找獅厲的時候看到周從洞穴里爬出來,才知道周竟然差點被餓死了。

        

他當時給了周一些食物,周活了下來,然后大概是生死關頭走了一遭的緣故,周變了很多,竟然愿意走出洞穴了。

        

不過周都成年了,也沒覺醒,還從未接受過訓練,是部落里最弱小的成年人,因而參加狩獵是不能的,一般就是跟著采集隊去附近采集。

        

采集隊里的人都是老人和孩子,就周一個成年人,都這樣了,周采集的時候據說還時常走神,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的腦子,怕是還沒好全。

        

“周!”熊野叫了一聲。

        

“嗯?”皮膚白凈的周看向熊野。

        

熊野扯下自己那半只萊索托龍的前肢給了周,又在周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吃飽點,好好鍛煉,爭取加入狩獵隊!”

        

熊野說完就走了。

        

周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又去看那只前爪,眉頭微皺。

        

而就在這時,突然從旁邊跑出來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就要去搶那只前爪。

        

眼看著這前爪就要被那孩子搶走,周猛地伸出手,在那孩子之前撿起爪子,飛快地進了自己的洞穴,把門一關。

        

“呸!”那個孩子朝著周的門吐了口口水,跑進旁邊羊瑩居住的洞穴了。

        

而這個時候,熊野已經來到了部落點著火的山洞里。

        

他自己居住的山洞非常簡陋,里面甚至沒有火,因此他抓到了獵物,都是去部落里存著火種的地方烤肉的。

        

分給了羊瑩了一些,又給了周一點,原本二十幾斤的萊索托龍只剩下五六斤,熊野放在火上烤了一下,連骨頭帶肉,全部嚼著吃了。

        

熊野吃肉的時候,獅厲已經來到部落附近的一個山坡上,重新了變成了人形。

        

他找來樹葉圍在自己腰間,看著自己的樣子覺得有點丟臉。

        

他現在竟然連一件衣服都沒有,只能圍一條獸皮裙!

        

但同樣的,獅厲也很興奮。

        

他跑了一圈,將這個在他的記憶里早就已經模糊的山坳仔仔細細看了好幾遍,又咬了自己幾口,然后就意識到——他回到了百年前。

        

他一路艱辛,終于成為了獸王,又從壯年邁向老年,并最終走向死亡,結果,就在他以為他要回到大地母親的懷抱的時候,竟然發現自己回到了最初,回到了年輕的時候。

        

獅厲的心情說不出的激蕩興奮,最終仰天長嘯,驚起了旁邊樹上的一些鳥兒,其中一只鳥倉皇飛起,還在他的頭上撒了一泡鳥屎。

        

獅厲大怒,伸手就要捏死那只鳥,但那只鳥兒已經飛走了。

        

以他去世前的實力,要抓住捏死這么一只鳥再簡單不過,但現在的他卻根本沒有這樣的本事。

        

這個時候的他,還不是后來那個實力強大的獸王,只是一個覺醒成了不錯的動物的普通人而已。

        

獅厲猛然清醒過來,往山坡下看去。

        

獸神眷顧他,讓他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他該做什么?

        

剛才跑了一圈之后,獅厲差不多已經知道現在的時間了——他現在,還沒有和熊野結成伴侶。

        

上輩子,他和熊野結成伴侶之后,部落附近來了幾只強大的恐龍,現在的族長,熊野叔叔在跟這些恐龍的戰斗中去世,然后他就成了這個部落的族長。

        

后來,他們的部落被別人的部落襲擊,被趕出山坳,他又和熊野一起,帶領部落里活下來的人開始流浪。

        

那段流浪生活,是非常艱苦的,直到他和熊野無意中在一個山洞里找到了一套修煉方法。

        

他和熊野一路修煉,一路戰斗,越來越強大,最后竟是一起成了獸王。

        

當時他們才五十多歲。

        

然后,經過獸神殿大祭司的加冕,他們擁有了很大很大的一片森林,他們的族人,可以在這片森林里快樂地生活。

        

而在他去世前,他已經當了五十年的獸王,但他并不開心,歸根究底,就是因為熊野。

        

他小時候差點餓死,是熊野救了他。

        

他和母親原本一直在流浪,是熊野讓部落收留了他們。

        

之后,熊野更是幫過他很多,他和熊野,還在獸神的見證下,成為了伴侶。

        

他們永遠綁在一起。

        

于是,他哪怕成了獸王,也不能像別的獸王一樣,身邊有很多美人,他甚至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直到后來熊野去世,他才終于過上了自己想要過的生活,但他那時候都已經老了,力不從心……

        

這輩子……

        

獅厲深吸了一口氣。

        

他不想再跟熊野綁定。

        

部落里的其他人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但他知道外面有著多么廣大的一片天空,他更知道怎么可以變得更強。

        

另外,他曾經沒有嘗試過的一切,他也想嘗試一下,更想要幾個屬于自己的孩子。

        

獅厲想明白了,肚子也咕咕地叫了起來。

        

餓肚子的感覺真的是久違了……獅厲變成獸形,往自己家中跑去。

        

雖然眼前的這一切,對他來說都已經很陌生,但他記得自己的氣味,倒也能找到自己的住處。

        

獅厲很快就來到了自己的洞穴前,他發出叫聲,在羊瑩開門之后,立刻就擠了進去。

        

羊瑩很不滿:“你變成獅子做什么?”

        

獅厲背對著羊瑩變成人形,有又飛快地穿衣服。

        

羊瑩道:“剛才熊野來了,他太小氣了,那么小一只萊索托龍,他竟然還只給我一半,我們有三個人,他才一個人。”

        

獅厲皺起了眉頭。他其實已經有點記不清自己的這個母親了。

        

上輩子,他的母親在他們部落被別的部落攻擊的時候去世了,后來他一直很想念她,但現在看到對方竟然一心掛念著一只小小的萊索托龍,他又覺得有點丟臉。

        

這樣的東西,他都很多年沒吃過了!

        

“哥,我看到熊野給周肉了!他是不是要做對不起你的事情!”這時候,獅厲的弟弟也道。

        

獅厲的弟弟今年十三歲,已經覺醒了。

        

一個人會覺醒成什么樣的動物,跟他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有父母以及接觸的其他人有關。

        

獅厲還知道,這跟那人在覺醒前,平常吃的是什么也有關系——他后來認識的強者,在自己的孩子還小的時候,都會想辦法給他們吃含有強大能量的恐龍肉,這樣就能保證他們覺醒成強大的動物了。

        

他能覺醒成獅子,就是因為他和他的母親還有弟弟沒有離開原本的部落的時候,他們一家的日子其實過得不錯。

        

但他的弟弟不一樣,他的弟弟在覺醒前的那幾年,能吃飽就算好了,一年都吃不上幾次恐龍肉,因而最后覺醒成了跟他們的母親一樣的羊,名叫羊速,非常弱小。

        

在他的上輩子,羊速是活下來了的,一直跟他生活在一起,雖然會給他惹點小麻煩,但他們兄弟的感情一直不錯。

        

而羊速……一直很喜歡說熊野的壞話。

        

獅厲沒信他的話,只是回憶了一下“周”是誰,想出來之后,就道:“羊速,你別胡說八道!熊野跟周沒關系,這件事你不要管!”

        

周這個人,獅厲還是有印象的。

        

他在部落里,就是個廢物,然而,這么一個廢物,竟然有個特別厲害的父親。

        

他記得,幾個月后,周的父親就要來找他了,而周會跟著他的父親離開部落。

        

那時候,他對周說不出的羨慕,因為周的父親是獸王,一個擁有領地的獸王。

        

當然,他現在已經不羨慕了。

        

周跟著他的父親離開后不久,他的父親,那強大的獸王就去世了,之后還在沒有周的消息……估計是沒了父親的庇護之后,他也死了。

        

獅厲是不把周,甚至是周的父親當回事的,但他也知道自己還很弱小,不能跟周為敵。

        

“你就知道幫著熊野!”羊速不滿道。

        

羊瑩也道:“你是出息了,嫌棄我們沒本事,不想管我們了是吧?”

        

獅厲有點煩:“你們放心,我不會不管你們。”

        

聽到獅厲這么說,羊瑩放下心來,而獅厲這時候,已經看到羊瑩煮熟的半只萊索托龍了。

        

羊瑩的手藝很差,看著就讓人沒胃口,但他已經很餓了。

        

獅厲幾口就把那只萊索托龍吃了,然后道:“我要去睡覺,你們別管我。”

        

羊瑩和羊速紛紛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