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25|贏了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0:57:38
        

部落里的人都激動起來。

        

他們是很喜歡看人戰斗的。

        

熊野和獅厲作為年輕一輩里的至強者,他們的戰斗更是讓人期待。

        

“獅厲和熊野的獸形真漂亮!”

        

“過了個冬天, 熊野本來都很瘦了, 現在又胖了!”

        

“他們的皮毛真光滑, 要是我也能這樣就好了!”

        

……

        

有人討論熊野和獅厲的獸形, 也有人討論這兩人的戰斗力。

        

“你們說誰能贏?”

        

“我覺得是熊野, 熊野的獸形很大, 力氣也大。”

        

“這可說不定, 熊奇的獸形比熊野還大一點,不還是輸給獅厲了?” 首發網址http://m.1dwx.com

        

……

        

除此之外,還有人關注事件的起因周寂,熊白就跑到了周寂身邊:“喂,周寂,你是怎么讓熊野喜歡上你的?”

        

熊白覺得周寂簡直就是個禍水, 而她想要學習一下, 學習怎么成為禍水。

        

周寂沒說話, 一直看著熊野, 熊白就又催起來:“喂, 你快跟我說說,熊野為什么喜歡你不喜歡我?”

        

周寂這時候才轉過頭看向熊白:“大概因為我是男的。”

        

他非常確定一件事, 那就是熊野喜歡男人。

        

熊白:“……”算了, 她成不了禍水了。

        

周寂的注意力很快就回到了“戰場”上。

        

熊野和獅厲面對面低吼了幾聲, 然后熊野立刻就撲了上去。

        

棕熊的速度,是無論如何都比不上獅子的,獅厲立刻就跳開了, 然后用了他和熊奇戰斗時的方法——利用自己的靈活性避開熊野的攻擊,然后再找機會襲擊熊野。

        

雙方就這么你來我往,戰斗起來。

        

周寂看得很認真,不過這會兒最全神貫注的,絕對是熊野。

        

見識過獅厲和熊奇的戰斗,知道獅厲的厲害,現在熊野不敢有絲毫大意。

        

他幾次撲擊獅厲,都沒能攻擊到獅厲,就冷靜下來,干脆不攻擊了,只冷冷地盯著獅厲。

        

他分析過熊奇和獅厲的那場戰斗,知道熊奇之所以會輸,跟他被獅厲惹怒了有很大關系。

        

當時獅厲惹怒了熊奇,又做出一副很快就要被熊奇打到的樣子,讓熊奇一直追著他打……在這樣的追逐里,熊奇的力氣被耗盡不說,還被獅厲找準破綻,反復攻擊傷處。

        

熊野覺得,熊奇那時候不是沒機會贏的——若是熊奇沉得住氣,不浪費體力,知道保護好自己,興許就能贏。

        

這會兒,他就沉住氣了。

        

熊野不再主動攻擊,只是防守,幾次獅厲就要打到他的時候,他碩大的熊掌已經拍了出去。

        

獅厲的爪子很尖利,可以輕易撕開獵物的毛皮,獅厲的牙齒也很尖利,可以輕易咬斷獵物的脖頸,這些都是熊野欠缺的。

        

但熊野的力氣,絕對比獅厲大。

        

被他的熊掌拍上一掌……那些百來斤的鳥腳恐龍,能被拍斷脊椎!

        

不過,獅厲確實很靈巧,熊野可以感覺到,獅厲的速度跟一個月前相比,提高了一些,以至于總能躲開他的攻擊。

        

雙方一時間僵持不下。

        

熊野一直待在場中,獅厲則在旁邊伺機而動……熊野很清楚,這樣會消耗獅厲很多體力,而獅厲的耐力,其實不太好。

        

低吼一聲,熊野在獅厲某次朝他攻擊的時候,猛然朝著獅厲撲了過去……

        

部落里的人都知道,熊野的戰斗力是比不上熊奇的,畢竟熊野剛成年獸形還不夠大,經驗也比不上熊奇。

        

正因為這樣,他和獅厲的戰斗,絕大多數人都以為獅厲能贏。

        

然而,事實恰恰相反。

        

熊野一開始只是防守,只笨拙地躲閃,好似打不過獅厲,但后來,卻突然暴起,和獅厲纏斗起來!

        

一只熊和一只獅子,就這么打得難解難分。

        

獅厲之前和熊奇戰斗的時候,都沒怎么用嘴攻擊,這會兒卻不停地撕咬熊野,但熊野也不逞多讓……

        

周寂知道,熊野能贏。

        

雖然那只獅子懂得吸收空氣里的能量,但他給熊野送了更多。

        

周寂放下心來,開始關注周圍的情況,然后就看到部落里的人都看得目不轉睛,就連祭司,都帶著自己的三個學徒,坐在洞口抱著他給的裝了蜂蜜的竹筒的全神貫注地看著。

        

看的時候,這個年邁的老獸人還不忘用手指頭沾蜂蜜吃,也算是厲害了,就是有點臟……

        

這么想著,周寂就看到熊野咬了獅厲一口。

        

也有點臟……

        

周寂繼續關注場中的情況,然后就注意到獅厲漸漸地沒有力氣了,倒是熊野還有一把子的力氣。

        

獅厲輸了。

        

棕熊將獅子壓在了身下,獅子不甘地怒吼,又被棕熊一巴掌打在頭上。

        

“熊野贏了!”

        

“我就知道熊野最厲害!”

        

“熊野竟然贏了獅厲,他是不是比熊奇還厲害?”

        

“也不一定……熊奇不是說,他會輸給獅厲,是因為受傷了?”

        

……

        

部落里有人歡呼起來,部落里的孩子更是開始呼喊熊野的名字:“熊野!熊野!”

        

部落里的小孩子,最喜歡的就是熊野了!

        

棕熊露出甩了甩腦袋,放開身下的獅子,揚起一只前掌朝著周寂所在的方向揮了揮,看著很高興。

        

獅厲這會兒,卻覺得丟臉極了。

        

他沒想到自己會輸。

        

之前和熊野的戰斗,他覺得自己輸了不奇怪,那時候他剛重生還沒適應自己的身體,戰斗場地又太狹小,加上對熊野有愧疚……自然贏不了。

        

但這次,他是盡了全力的!

        

他跟熊奇戰斗的時候,都不怎么去咬熊奇,沒把自己的牙齒的優勢發揮到極致,但這次跟熊野戰斗,他是用上了自己的牙齒的——咬熊野這事,他倒也不至于不能接受。

        

結果,都這樣了,他竟然還輸了。

        

明明上輩子他跟熊野戰斗的時候,兩人都是打平手的!

        

獅厲躺在山坳中間的泥地上,發出低低地吼聲,已經怒到了極點。

        

他修煉的時間還是太短了!如果再給他一點時間,他一定不會輸!

        

周圍人都在歡呼,獅厲很恨地掃視了一圈,從地上跳起來就往山洞里跑,而這個時候,熊野卻是打算變成人形。

        

“別變回來。”周寂阻止了熊野——這時候熊野要是變回來,那就是當著整個部落的人的面裸奔了……

        

熊野聽到周寂的話正有些不解,周寂又摸了摸巨大的棕熊的腦袋:“我喜歡你這個樣子。”

        

熊野高興地蹭了蹭周寂的手掌。

        

他也喜歡自己的獸形,部落里很多人都喜歡他的獸形,但之前獅厲對他的獸形是不太喜歡的,總說他的獸形太大了,都不能抱。

        

現在周寂喜歡,就太好了。

        

“我們去山洞里。”周寂道。

        

棕熊點了點頭,用爪子拿了他們烤好了還沒吃的肉——這肉還挺重的,不好讓周寂拿。

        

周寂見狀,就只撿了熊野變成獸形時掉的圍在腰間的獸皮,輕輕松松地跟在棕熊后面往回走。

        

周圍人看到這一幕,羨慕極了。

        

“我之前就說周寂運氣好,沒想到他的運氣竟然能這么好!”

        

“熊野怎么就喜歡上他了呢!”

        

“早知道我就去多跟熊野說說話了……”

        

……

        

很多人都羨慕周寂,已經回到了狼音的洞穴里的獅厲,卻恨不得撕了周寂才好,最后,還是周寂有個獸王父親這件事,讓他冷靜了下來。

        

今天他不該去找熊野說話的,要不是這樣,熊野不見得會去跟周寂求婚。

        

然而事情已經做了,來不及了!

        

獅厲懊惱地不行,正想著要如何阻止熊野和周寂在一起,狼音回來了。

        

獅厲覺得丟臉,狼音也覺得丟臉。

        

部落里沒有伴侶的人,想和誰在一起,想和誰生孩子,都是隨意的,但一般來講,只要搬到一起住了,那么在有孩子之前,他們不會和別人在一起。

        

尤其是男人,他們在和某個女人搬到一起住之后,絕對會嚴防死守,不讓別的男人靠近自己的女人,然后每天在女人身上使力,以此來確保生下的孩子是他的。

        

而孩子出生之后,他們雖然有很大的可能會分開,但最初的時候,男人基本上都是會給女人孩子提供一些幫助的,女人則會把孩子撫養到至少三歲。

        

當然也有一些女人不想跟固定的某個男人一起住,喜歡獨自撫養孩子,那她們就可能會跟很多男人睡覺。亦或者有些女人,還不想生孩子,只是有了需要,那也會先跟人睡一睡……

        

狼音是打算生孩子的,又沒打算獨自撫養孩子,所以當初,她直接就邀請獅厲住到她那里去了。

        

兩人就相當于建了一個窩,接下來就該生一窩孩子了。

        

結果獅厲的做法,跟部落里的男人截然不同!

        

一開始獅厲對自己不好,只知道睡覺,狼音就很不滿,后來獅厲和熊奇打起來,還贏了,她對獅厲的觀感才好起來。

        

結果今天,獅厲竟然跑去管熊野和誰在一起的事情!

        

他分明就是還喜歡熊野!

        

狼音回到洞穴里,就看到一只巨大的獅子趴在自己的洞穴中間。

        

她氣不打一處來:“獅厲,你給我出去,我不跟你生孩子了!”

        

她寧愿找個實力差的,也不找獅厲!

        

“你什么意思?”獅厲變成人形,憤怒地看著狼音。

        

“我讓你出去!”狼音道。

        

“我打輸了,你就要趕我走?”獅厲覺得自己真的看穿狼音了!

        

他贏了熊奇,狼音就對他有好臉色,他輸了,狼音立刻就翻臉不認人。

        

這女人……呵!

        

“隨便你怎么想,你給我出去。”狼音道。狼音還真不是因為獅厲打輸了嫌棄獅厲的,她當初跟獅厲表達好感的時候,獅厲剛被熊野揍過!

        

她討厭的是,是獅厲不把她當回事!

        

獅厲那樣子,根本就不像是要跟她生孩子……這人答應跟她在一起,是為了住她這里,讓她照顧吧?

        

她另外找個實力比獅厲差的一起過日子,肯定也比現在過得好!就獅厲這樣子,她生孩子前后不能參加捕獵,獅厲愿意照顧她嗎?

        

狼音之前嫌棄熊奇太老,現在倒是覺得熊奇還不錯了,至少熊奇之前跟別人生孩子,是會管孩子的。

        

獅厲還是很愛面子的,狼音指著他的鼻子讓他出去,他哪里還待的下去?

        

“你會后悔的!”獅厲扔下一句話,想也不想就離開了狼音的洞穴,回羊瑩那里去了。

        

結果,他搬出去之后,羊瑩重新布置了一下洞穴,原本給他睡覺的地方,現在已經是羊速在睡了——羊速年紀不小了,本來就不合適一直跟羊瑩挨著睡。

        

獅厲少不得又發了一通火。

        

而羊瑩和羊速,也是滿肚子火氣。

        

獅厲搬走之后,他們的日子過得很不好。

        

過了個冬天,家里早就沒有了存糧,他們都指望著獅厲能接濟他們,獅厲倒好,搬出去之后,竟是全然不管他們了!

        

羊瑩都后悔死了,她不喜歡熊野,就是怕遇到這種情況,結果獅厲跟別人在一起了,反而更糟糕。

        

要是狼音有了孩子,獅厲指不定看都不看他們一眼!

        

所以,獅厲回來她還挺高興的,偏偏獅厲回來之后,竟然只知道訓斥她,還對羊速呼來喝去的。

        

羊瑩還好,因為要依靠獅厲,忍了獅厲的臭脾氣,羊速卻是在獅厲吼了好幾聲之后,忍不住了:“你兇什么兇,你現在這樣活該!熊野對你那么好你還不要他!”

        

羊速這幾年對熊野一直是沒個好臉色的,表現地像是很討厭熊野,而這其實是出于嫉妒。

        

不是嫉妒他哥對熊野好,而是嫉妒熊野對他哥好。

        

熊野有什么好吃的,都會給他哥,不會給他,從來不關注他……他小的時候,還努力討好熊野,想著長大了可以跟他哥一樣,和熊野一起去打獵,到時候熊野應該就對他好了,結果他覺醒成了羊。

        

他戰斗力那么差,不可能和熊野一起去打獵了,熊野本來就不在乎他,以后肯定更不在乎他。

        

他就開始找熊野的茬。

        

他和他的母親對熊野挺不好的,熊野對他哥卻依然很好,這一切,讓他心里愈發不平衡,就忍不住在他哥面前說熊野的壞話。

        

當然,之前他也沒意識到這些,直到他哥和熊野分開,熊野再也不理會他們,他才猛然意識到了這點。

        

今天看到熊野竟然要跟周寂結成伴侶,他更是氣得不行。

        

周寂的運氣怎么就那么好?有個強大的疼愛他的母親,一直不用為肚子發愁就算了,他母親死了他也被趕出去,還被熊野收留了,甚至現在還能跟熊野結成伴侶!

        

他怎么就沒有這樣的運氣?熊野為什么不喜歡他?羊速又是嫉妒又是生氣,少不得就口不擇言了。

        

而他這話,也算是捅了馬蜂窩了。

        

上輩子,羊速一直都是努力討好獅厲的,尤其是在獅厲成為獸王之后,他更是鞍前馬后,處處恭維,好話連篇,就盼著獅厲能從手指縫里漏點什么給他。

        

獅厲習慣了他這樣的態度,哪里受得了他對自己不恭敬?

        

獅厲大怒,直接給了羊速一巴掌。

        

這下羊瑩也不高興了:“獅厲你厲害了,就不想管我們了是不是?你怎么這么沒良心!”

        

獅厲的洞穴里,原本相親相愛的一家子最后吵鬧不休。

        

熊野的洞穴離獅厲的洞穴有點遠,獅厲那邊的動靜,熊野完全不知道,周寂倒是通過精神力知道一點的,但他對這些沒興趣,也就沒多關注。

        

他正在擼熊。

        

和熊野一起回到山洞里之后,他就開始摸起熊野的獸形來——熊野那一身油光發亮的皮毛,真的讓人很想摸摸。

        

這一摸就停不下來了——那么大一只棕熊,睜著一雙烏黑的,細小的眼睛看著自己,實在是說不出的可愛!

        

唯一的缺點,是熊的毛并不柔軟,反倒是有點硬,但只要順著摸,手感還是很不錯的。

        

而且,熊野也不是所有地方的毛都硬的,他肚子上的毛是軟的。

        

周寂其實一直對獸人很好奇,早就想研究一下了,不過他跟別人不熟,自然不好動手,一般就只用精神力遠距離觀察一下。

        

現在熊野就在他面前,他倒是可以好好研究。

        

周寂又摸了摸熊野厚實的皮毛。

        

熊野被摸得很舒服,為了方便周寂,他就躺下了,攤著一千多斤的身體隨便周寂摸。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被摸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一開始周寂摸他的背也就算了,摸著摸著竟然還摸他的肚子!

        

最初的時候,熊野還想著,周寂一定是喜歡他的獸形才這樣,但這會兒,他開始有了別的想法——周寂會不會在暗示什么?

        

周寂比他大,成年有幾年了,但一直沒有伴侶……咳咳!

        

熊野正想著這事兒,周寂摸著仰面躺著的棕熊的肚子道:“你變回來吧。”熊野雖然贏了,但挨了獅厲幾爪子,也被咬了幾口,身上怕是有傷的,他要給熊野看看。

        

熊野很聽話,周寂讓他變回去,就變回去了,但變回去之后……他們的姿勢有點不太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