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35|儀式前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1:32:51
        

熊野在河邊把自己洗的干干凈凈的,整個人也慢慢地冷靜下來, 開始有空想更多的事情。

        

周寂雖然醒了, 但他并沒有放下心來, 還是提著一顆心的——周寂的樣子, 看著實在不太好。

        

不過他不能表現出來——周寂病著, 一定很難受, 需要依靠, 在這種情況下,他要穩住,成為周寂的依靠。

        

熊野的表情堅定下來,將自己的不安壓到了心底。

        

今天是他和周寂結成伴侶的日子,他要開開心心的。

        

洗頭的時候,熊野少不得想起了之前周寂給他洗頭的事情, 他深吸了一口氣, 加快了自己的動作。

        

他要快點回去陪周寂。

        

熊野很快就把自己洗干凈了, 回去的時候, 還順便帶上了兩只青蛙。

        

周寂一天沒吃東西了, 他要給周寂做點吃的。

        

熊野回到部落里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部落里的人也都起來了。

        

很多人笑著跟他打招呼, 熊野也朝著他們點頭, 然后飛快地進了自己的山洞。 記住網址m.1dwx.com

        

“熊野的頭發濕淋淋的,他一大早洗澡去了?”有人不解,他們部落里的人其實是不太喜歡洗澡的, 熊野已經算講究的了,時常洗澡,但以前也不會一大早去洗澡……

        

“估計身上的氣味很濃,要去洗洗。”有人嘻嘻笑了一聲。

        

周寂突然病了的事情,祭司沒跟部落里的人說,以至于這會兒,部落里的人還以為周寂是被熊野弄傷了。

        

“昨天回來之后,熊野差不多就沒離開過山洞……”

        

“他們估計很激烈,第一次,你們知道的。”

        

“周寂不知道吃不吃得消……”

        

……

        

熊奇聽著,適時地夸獎熊野:“熊野真的是各方面都很出色!真男人!”

        

牛二認真地點頭。

        

熊白:“……”

        

熊白忍了又忍,終于忍不了了:“你們能別說了嗎?要考慮一下我的心情!”

        

她喜歡了那么多年的熊野,今天要徹底成了別人的了!

        

那個周寂真是個禍水啊……

        

“熊白,我考慮你的心情,你考慮一下我唄!”一個跟熊白一樣,獸形是黑熊的男人道。

        

熊白看了一眼:“以后再說吧!”今天熊野要跟周寂結成伴侶,她心情不好,沒空想這事兒!

        

那人聞言,卻喜滋滋的:“好,那我明天再問你!”

        

熊白不在意地道:“行!”

        

獅厲看著這些人鬧哄哄地說話,眼里閃過不屑。

        

這里的很多人,其實都活不長了。

        

獅厲的表情看著有點陰沉,周圍人都注意到了,注意到之后,就沒人去跟他說話了——他這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他們只想離他遠點。

        

還有,之前他們都覺得獅厲長得很帥,現在看看……獅厲哪里帥了啊,瞧那粗糙的皮膚和一臉的包!

        

說起來,周寂其實挺好看的。

        

之前周寂在部落里,就是個隱形人,他自己不跟人接觸,別人也不跟他接觸,都沒人好好看過他。

        

但最近他總在熊野身邊,大家倒是注意到他的長相了,然后就發現……熊野選他,也是正常的。

        

狼音就和自己的好友議論起來:“我昨天見熊野把周寂抱回來,才發現周寂長得真不錯,身上也很有料……要是我實力很強,一定也找個這樣的男人放在山洞里,讓他伺候我!”可惜她實力不夠強,唉!

        

狼音的好友贊同地點頭,又問:“對了狼音,你選好生孩子的對象了嗎?你覺得熊奇怎么樣?”狼音成年后,熊奇就開始追狼音,都追了一年了。

        

“我再想想。”狼音道,熊奇的實力是不錯的,將來有了孩子一定不會讓他們的孩子餓著,但年紀太大了……

        

外面的人議論紛紛的時候,熊野進了山洞。

        

他先去看了周寂,發現周寂依舊躺著,但那微弱的氣息還算平穩,就去山洞門口燒水煮青蛙了,等把水煮上,才又去看周寂:“周寂,你現在這么樣了?”

        

周寂睜開眼睛看了熊野一眼,沒說話。他的精力全花在對付自己體內的能量上了,都沒空說話。

        

但熊野已經很滿意了:“你醒了就沒事了,你放心,你一定能好起來的。”

        

周寂也知道自己一定能好起來,就是這兩天,他多半要躺著……

        

“等下……”熊野想說伴侶儀式可以推后,但想到之前他一說會來不及舉辦伴侶儀式,周寂就醒了……

        

周寂對伴侶儀式,肯定很期待,推后的話,他怕是會傷心。

        

而且周寂雖然醒了,但不見得能撐過去……周寂現在一定很難受很痛苦,這種時候他提議要把伴侶儀式推后,就跟嫌棄周寂似的。

        

雖然一輩子只能跟一個人結成伴侶,但他都答應周寂了,那么就算周寂出了事,他也會和周寂結成伴侶。

        

熊野抱住周寂,道:“等下我抱著你舉行伴侶儀式。”

        

周寂沒意見,愈發確定了一件事——熊野絕對對伴侶儀式有執念。

        

既然這樣,那他就算起不來,這儀式也一定要去參加。

        

至于被熊野抱著……這樣省力,多好?

        

在末世過了幾十年,周寂對臉面什么的還真不在意,只要自己過得好就高興了。

        

這么想著,周寂又看了熊野一眼,露出一個小小的笑容。

        

熊野看到周寂都這么虛弱了,聽到伴侶儀式的時候還很開心,對自己露出笑臉來,心里一酸。

        

他讓祭司幫他想了一個很棒的伴侶儀式,一定會讓周寂更開心。

        

說不定開心了之后,周寂會好起來……

        

不,周寂一定會好起來的,他都醒了。

        

熊野這么想著,摸了摸周寂的臉。

        

周寂的臉又嫩又滑,而且好像更嫩更滑了……熊野在周寂的臉上親了一口:“你一定會好起來!”

        

周寂又笑了笑,暗嘆了一口氣。

        

他有點力不從心,以至于竟然被熊野調戲了……

        

熊野和周寂單獨待了一會兒,熊白就來了:“熊野,熊野,祭司爺爺讓我給你送衣服。”

        

熊野早先的時候,就讓人給自己和獅厲做了結婚穿的衣服,后來獅厲反悔了,他就讓人別做了,再后來又有了周寂,他就讓人繼續做。

        

這衣服是用跟火焰花一個顏色的恐龍皮做的,紅紅的非常好看,熊野拿來給周寂看:“周寂你看,這是我們舉行伴侶儀式穿的衣服,好看吧?”

        

周寂沒睜眼,他打算多吸收掉一點能量,免得等下連說個“我愿意”都沒力氣……不過這個地方結婚,也許說的是別的?

        

熊野見周寂這樣,心里一沉,但還是努力表現地高興:“我先換上,再給你換,你穿這衣服一定好看。”

        

熊野說著,先換上了衣服。

        

這說是衣服,其實也就是獸皮裙,還有兩塊獸皮在身前身后交叉縫合,做了件簡陋的無袖衣服。

        

他自己穿上之后,就小心翼翼地給周寂穿。

        

周寂穿上這衣服,確實特別好看,大紅色的衣服把周寂的皮膚襯地愈發的白,也就是這時候,熊野發現周寂胳膊上腿上的細小傷口,都已經消失了。

        

周寂的傷好了?真是好地特別快……

        

熊野給周寂穿好衣服,又給周寂喂青蛙湯。

        

他想給周寂吃點好的,讓周寂恢復的快一點,還特地在青蛙湯里放了點蜂蜜。

        

周寂雖然醒過幾次,但還是沒什么反應,熊野就道:“我跟昨天一樣喂你……反正我們就要成為伴侶了。”

        

周寂就這么被喂了青蛙湯。

        

他的第一反應,是這玩意兒絕對是黑暗料理。

        

他的第二反應,則是熊野這是在挑戰他的忍耐力,要不是意志夠堅定,絕對會“走火入魔”吐血給熊野看。

        

好吧,就算是他意志堅定,被熊野這么親的時候,體內的能量也亂了亂……

        

周寂閉上眼睛,不得不繼續裝死。

        

不管是獸神祭還是伴侶儀式,都是下午開始的,但部落里的人上午有很多事情要做,大家也挺忙的。

        

按理熊野和周寂也要去忙,但祭司道:“今天是熊野和周寂舉行伴侶的日子,他們不用做事。”雖然熊野說周寂醒了,但肯定沒那么快好,祭司是想讓周寂多休息一下的。

        

至于要忙的事情……以前部落里只有一百個人的時候,不是照樣舉行獸神祭嗎?

        

獸神祭會在部落旁邊舉行,之所以選那里,是因為那里長著很多火焰花,而這會兒,祭司指揮著部落里的人,給那些火焰花澆水。

        

清澈的水澆在火焰花上面,那原本含苞待放的火焰花,就慢慢開放了……

        

火焰花的花瓣火紅火紅的,中間則是黃色的花蕊,在綠葉的襯托下看起來特別美麗,它們朝著陽光開放,還有水珠在陽光的照射下,折射出漂亮的光芒來。

        

如果周寂看到這一幕,就會知道,原來特別神奇的,會同時開放的火焰花,是一種到了一定時間之后,下雨或者澆了水之后開花的植物……

        

事實上,要是趕上來一場大雨,火焰花提前開了,部落里的人是會愉快地把獸神祭提前的——看,火焰花開了,獸神要提前來了!

        

當然了,現在周寂不在這里,也就只有祭司把周圍人指揮地團團轉,他還讓部落里的孩子去摘花去了——熊野想要個最棒的伴侶儀式。

        

雖然現在周寂的狀況很差,但祭司還是努力讓熊野高興的。

        

獸神祭的到來讓部落里的人都高興起來,也就只有獅厲冷眼旁觀。

        

昨天想明白之后,他就不再傷心了,只是看著部落里的人的時候,充滿了憐憫。

        

時間慢慢過去,終于到了中午,按照習俗,伴侶儀式會在獸神祭之前舉行。

        

而這個時候,部落里的人少不得有點納悶——熊野和周寂怎么還沒來?

        

他們正奇怪著,就看到穿了一身紅色獸皮衣服的熊野,抱著同樣穿了一身紅色獸皮衣服的周寂來了。

        

熊野本來就長得很好,這會兒看起來更是顯得挺拔英俊,周寂呢?他躺在熊野的懷里,紅色的衣服襯著雪白的皮膚,看起來也特別好看。

        

就是……周寂都被折騰地下不來床了嗎?竟然還要抱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