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46|離開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0:42:02
        

周寂花了些功夫,才從祭司那里脫身。

        

然后就發現象天回來了, 隱藏在暗處觀察部落里的人, 象天身上的氣息, 還非常不穩定。

        

若他所料不差, 象天如今的身體狀況怕是很糟, 這樣一個隨時會崩潰的人, 對大熊部落來說, 就是一顆□□。

        

快死的人,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以周寂如今的實力,想要悄無聲息地離開部落再簡單不過。

        

他離開部落,用植物異能給自己弄了一身裝束,又用木頭做了一個面具戴上。

        

這樣的打扮實在潦草得很,在周寂眼里甚至是引人發笑的, 不過在這個世界, 大家穿的都一言難盡, 他這樣的穿著, 已經算不錯了。

        

別的不說, 就說象天……象天穿的衣服跟他們部落里的人穿的獸皮不一樣,檔次要高很多, 但在他的眼里, 也不過就是在身上套了個麻袋而已。

        

周寂透過面具, 打量自己面前的男人。

        

這個男人跟他很像,或者說跟他穿越的這具身體很像,那獅厲說的, 應該是真話,這人就是原主的父親。

        

如若不然,這么一個強者被人隨意編排,說他有個“一無是處”的兒子,之前怕是會一巴掌拍死他再拍死獅厲。 首發網址http://m.1dwx.com

        

象天在失去神果之后,整個人就有些癲狂,這會兒面前出現了一個神秘人,他才終于冷靜下來,甚至收起了身上亂蹦的能量。

        

他這么一收斂,空氣里的能量就平和多了,周寂看向他,道:“石縫里的果子,是我拿的。”

        

“你是誰?”象天冷冷地看著周寂。

        

“你不需要知道,”周寂平靜地看向對方:“你快死了。”

        

象天本就難看的臉色更難看了,身上冒出一股殺意來。

        

周寂無視了這一切:“那果子治不好你,你體內的能量這么亂,若是貿然吃下它,只會當場崩潰。”

        

“呵!”象天冷笑了一聲,這個可能他想過,但這個人說出來,他是不信的。

        

那果子是他唯一的生機!

        

他現在就只想知道這個神秘人是誰!這人是不是,就是之前那只獅子嘴里的那個透露了他的身份的人?

        

見象天不信,周寂也不奇怪,他的精神力猛地朝著象天涌去,體內的能量也朝著象天壓去。

        

象天當場吐出一口血來,臉色巨變。

        

他在諸多獸王之中,實力算是強大的,哪怕身體之中存在隱患,也并不懼怕別人,但眼前這人,竟然能壓制住他。

        

象天正想說點什么,突然又覺得渾身無力,與此同時,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竟然進入了他的身體。

        

象天大驚失色,他在這莽荒森林待了二十多年,以為這里是他的救贖,不曾想竟是他的埋骨之地!

        

這人……是要殺了他?

        

象天想要拼死反抗,但很快就意識到了不對——那股進入他身體的神秘能量,竟然沒有傷害他,反而將他碎裂的晶核粘合起來。

        

象天一時間,竟是分不清現實虛幻。

        

時間過了許久,等象天終于清醒過來,就發現自己的狀況前所未有的好。

        

他身上的暗疾并沒有完全治愈,但體內晶核的狀況,已經比他找到那神果之前更好了!

        

若說之前,象天還對眼前的神秘人恨之入骨,這一刻卻已經不敢去恨。

        

這人太強了,他的手段更是無比神奇,這樣的人,決不能與之為敵。

        

象天正這么想著,就聽到那人道:“你馬上離開莽荒森林。”

        

那人說完,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象天有種生死關頭走了一圈的感覺,又敬又怕,但在這地方,卻是真的不敢多待了。

        

他飛快地離開,跑出一段,又返回去了他把獅厲打暈藏起來的山洞。

        

昏迷的獅厲還躺在那里,他撈起獅厲,就飛快地離開了莽荒森林。

        

中間,獅厲醒了,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正想掙扎,又被象天一巴掌拍暈。

        

象天對付不了那個神秘人,就把火氣全發在獅厲身上了。

        

沒有把獅厲殺死,完全是因為獅厲竟然能自主地吸收周圍的能量。

        

這么想著,象天往后看了一眼。

        

他怕這獅子跟那神秘人有關系,那神秘人會追上來,好在他什么都沒看到。

        

象天的腳步更快了。

        

莽荒森林是個不毛之地,獸神殿的人一直看不上出生于此的人和部落,誰又會想到,在莽荒森林,還有那樣的強者?

        

周寂是看著象天帶著獅厲離開的。

        

他會幫象天,是怕象天發瘋,也是因為象天是原主的父親,至于象天看不上他……這一點他其實能理解——他要是有個傻兒子,恐怕也看不上。

        

但獅厲,他就是沒打算幫了。

        

一來他本就不愛管這種閑事,二來……他覺得獅厲有問題。

        

有問題的人,還是讓他離開部落好了。

        

至于獅厲被帶走之后可能會被象天嚴刑逼供什么的……是獅厲主動招惹象天的,跟他沒關系。

        

他只想大熊部落好好的,只想熊野好好的。

        

周寂是用精神力配合能讓人身體酸軟的植物粉末來對付象天的,其實沒象天以為的那么強大,而幫象天治療,更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他沒有能力把象天的晶核完全恢復,因而就只幫象天指了個大概,若是沒有意外,象天應該能多活十來年。

        

再往后的會怎么樣,就不關他的事情了。

        

搞定了象天,周寂還挺累的——他的精神力都耗盡了……

        

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周寂打算去昨天晚上發出強大能量的地方看看。

        

也不知道原主的父親把那片森林折騰成什么樣子了。

        

雖然那森林里除了樹和蟲子沒別的東西,但一個全是百年巨樹的森林,周寂還挺喜歡的。

        

周寂把象天趕走的時候,出去狩獵的熊野,撞上了一只節胸蜈蚣。

        

熊野是和熊奇一起去狩獵的,自從他不知道怎么的治好了熊奇的傷,熊奇對他就一直有點過分熱情。

        

雖然有時候熊野覺得不習慣,但他也不得不承認,捕獵的時候有熊奇這么一個人做副手,是一件好事。

        

他們都非常了解對方,配合還相當默契。

        

兩人一路往前走,一邊走一邊觀察周圍的情況,正走著,一只巨大的,足有五六米長的節胸蜈蚣突然從旁邊的泥地下爬出,朝著他們撲過來。

        

熊野和熊奇都是戰斗經驗豐富的,瞬間就變成了獸形,但這么一只節胸蜈蚣,并不好對付,兩人竟是險象環生——他們輕易打不破節胸蜈蚣的殼,節胸蜈蚣卻能劃破他們的皮毛。

        

若是人多,在有人吸引節胸蜈蚣的戰斗力的情況下,剩下的人可以從節胸蜈蚣的關節處入手攻擊,然而此時就只有他們兩個人。

        

這只節胸蜈蚣,還比之前熊河他們遇到的打上很多!

        

熊野一個不慎,竟是被節胸蜈蚣抓了好幾下,胸口皮開肉綻。

        

之前熊河抓到了那只節胸蜈蚣的時候,熊野還興致勃勃地也想抓上一只,此時卻有些后悔了,但這種時候,只能戰,不能退。

        

這只節胸蜈蚣,明顯對他們充滿仇恨!

        

說來也是熊野倒霉。節胸蜈蚣一直都是吃腐爛樹葉的,輕易不會去攻擊人,但之前象天在森林里一通鬧,殺了不少節胸蜈蚣,也拉足了仇恨。

        

普通節胸蜈蚣也就三米長,這只節胸蜈蚣,其實是進化過的,腦子更加聰明,對人類有仇之后,少不得就對熊野和熊奇下手了。

        

熊野和熊奇的獸形都很大,但節胸蜈蚣也不逞多讓,雙方頓時纏斗起來。

        

“吼!”熊奇喊了一聲,這是讓同伴快走的意思。

        

但熊野很清楚,自己一旦走了,熊奇怕是只能命喪當場,倒是兩人合作……

        

熊野一爪子抓在那蜈蚣的腹部,在對方身上抓開了一道口子,卻也一個不慎,又一次被掀翻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熊野突然注意到了因為自己變成獸形,而掉在地上的獸皮裙。

        

周寂時常會給他準備一些武器,這次還準備了毒藥,這些東西,熊野以往都是不用的。

        

他喜歡用獸形戰斗,也樂意磨煉自己的戰斗力。

        

但現在……

        

熊野撿起獸皮裙,就朝著節胸蜈蚣張大的口器扔去。

        

那獸皮裙被節胸蜈蚣一口吞下。

        

然后那節胸蜈蚣依然朝著熊野咬來……

        

在這種時候,熊野就連后悔,都是沒空的,只能堅持戰斗,結果,就在他和熊奇兩人已經傷痕累累的時候,那只節胸蜈蚣竟然舍棄了他們,在地上翻滾起來。

        

周圍的灌木被壓倒了一片,就連一些小樹也被撞翻,那節胸蜈蚣還卷成一團,四處亂滾亂撞。

        

不擅長爬樹的棕熊和北極熊都有懵,連滾帶爬跑出去老遠,再回去的時候,就發現那只節胸蜈蚣已經死了。

        

熊奇變回人形,驚魂未定:“你給他吃了什么?”

        

熊野也變回了人形:“毒藥。”

        

熊奇深吸了一口氣,隨即道:“熊野你真聰明……”

        

“別說了,我們快走。”熊野道。

        

換作以往,這種時候就該帶著獵物回部落了,但現在他和熊奇受了重傷……帶著獵物走一路上只會成為別人的獵物,他們最明智的選擇,就是舍棄獵物,快些回去。

        

這道理,熊奇也是懂的,兩人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就準備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