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87|陶鍋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1:32:21
        

對于大麥這東西,別說那些剛來的奴隸了, 其實就連參與了大麥種植的人, 都是不怎么了解的。

        

上次獸神降下了神跡, 讓部落里的大麥一次全部成熟之后, 絕大多數的大麥, 都用來當種子了。

        

不僅如此, 當時收大麥這事兒, 是祭司親自干的。

        

畢竟那是神跡!

        

因著這種種原因,部落里的人壓根就對大麥不了解,這會兒周寂說大麥可以收了,他們就都聚攏過來,想知道這大麥要怎么收。

        

這天剛好是不用捕獵的日子,熊野跟在周寂身邊看著眼前的一大片大麥, 特別想念周寂給他做的面餅。

        

這大麥是周寂帶回來的, 周寂可以分到很多……他覺得自己應該有機會吃很多面餅, 說不定還能吃到別的用大麥做的食物。

        

“收大麥了!”祭司道:“來一些力氣大的, 把大麥□□, 帶回部落!”

        

他研究過了,只摘穗子太麻煩, 要割斷吧又沒有工具, 干脆就讓人拔回去了。

        

“我們來拔!”很多人響應, 熊野也是其中之一。

        

祭司挑了一些人,熊野就在其中,然后這些力氣大的人, 就開始拔大麥,拔了之后,又把大麥堆在一起,最后帶去了做陶器的地方。 一秒記住http://m.1dxw.com

        

山坳里雖然有空地,但日照相對較少,偏偏這大麥需要暴曬……祭司最后就選了燒制陶器的地方,還專門平整出了一塊地方曬大麥。

        

對部落里的人來說,拔大麥這活兒比挖土蛋要簡單很多,沒過多久,所有的大麥就全都被曬在了空地上。

        

熊野把所有的大麥都放好,正要出去捕獵給周寂加餐,就被周寂叫住了:“熊野,你幫我弄點大麥回去。”

        

“好。”熊野應了一聲,拿著一個木盆開始扯大麥的穗子。

        

沒一會兒,他就扯了一盆穗子。

        

“熊野,周寂是不是又要做好吃的?”祭司看到這一幕,就覺得有點饞了。

        

“我也不知道。”熊野警惕地看了祭司一眼,帶著那盆穗子就回到了山洞里。

        

他回到山洞里的時候,周寂不在,熊野把木盆放在地上,然后有點無奈地發現,自己的山洞有點小了。

        

洞穴里的東西越來越多,雖然這山洞他擴建了一點,但還是有點不夠用,不僅如此,洞里還多了很多他都沒注意過的東西。

        

他這些日子太忙了,時常不著家,以至于都不知道旁邊那些瓶瓶罐罐里都裝了什么。

        

這么想著,熊野順手就打開了一個他沒見過的木頭罐子,然后就在里面看到了……一只小熊?

        

熊野驚喜地看著那只小熊。

        

只一眼,他就認出來這只小熊是自己了。

        

他們部落,獸形跟他完全一樣的就只有熊河,這只被小心翼翼地放在木頭罐子里的,明顯是周寂做的小熊,怎么都不可能是熊河,那就肯定是他了!

        

周寂竟然做了這么一只小熊藏起來!

        

熊野心里說不出的高興,他知道前幾天周寂去捏泥巴了,卻沒想到周寂竟然捏了他……他也要去捏個周寂。

        

熊野把木罐子放回去又看了看別的罐子。

        

最后他打開蜂蜜罐子,用筷子沾了點放到嘴里。

        

真甜!

        

熊野的眼睛瞇了起來,蓋上蓋子打算把蜂蜜罐子放回去的時候,他聽到了周寂的聲音:“喜歡的話,就多吃點。”

        

熊野:“……”周寂怎么悄無聲息的,就回來了?!

        

還有,他可以多吃點……熊野拿了個勺子,挖了一勺蜂蜜放在碗里,然后用筷子沾著,慢慢品嘗。

        

蜂蜜真的太好吃了!

        

熊野抱著碗問:“周寂,那大麥你要做什么?”

        

“做大麥南瓜粥。”周寂把自己拎著的南瓜給熊野看。

        

之前那次出門換鹽,他是帶了南瓜回來的,因為南瓜種的不多,部落里的人暫時分不到,但他可以吃。

        

熊野喝過周寂煮的大麥粥,也吃過南瓜,問道:“這樣的粥,是不是甜的?”

        

“是,我還會放糖。”周寂道。

        

熊野頓時期待起來。

        

他對甜的東西沒有抵抗力,最喜歡吃各種甜滋滋的食物!

        

周寂又道:“不過,你要先幫我把大麥脫殼。”

        

“脫殼?”熊野不解。

        

“就是把大麥外面的殼去掉。”周寂道。

        

熊野看著那一大盆大麥有點懵,這些大麥一顆顆這么小,要把殼全部剝了,要花多少時間?

        

等等,他們上次吃的,好像就是脫了殼的,周寂那時花了多少時間剝殼?熊野敬佩地看向周寂。

        

周寂道:“你拿木棍輕輕敲,可以把上面的殼敲掉。”

        

熊野拿了根木棍試了試,然后一不小心,就把一些大麥敲碎了。

        

好在他用的力氣不大,并沒有把大麥敲得很碎。

        

他慢慢地研究起來。

        

一開始他掌握不好力道,敲碎了不少大麥,但慢慢的,他的力道就能控制好了,不僅如此……他發現用上能量,竟然能把力道控制地更好,把大麥敲地更好。

        

熊野就那么專心致志地敲了起來。

        

他也不知道自己敲了多久,只知道在許久之后,他終于把所有的大麥都敲了。

        

一開始很多大麥都被他敲碎了,但到了后來,他敲出來的大麥,卻有不少殼掉了,但麥粒還是完整的。

        

“我敲好了。”熊野道。

        

“這么快就敲好了,真厲害。”周寂笑道。

        

熊野有點不好意思:“很多都被敲碎了,還有那些殼都混在里面……”

        

“沒事。”周寂道,他用手揉搓了一下那些麥粒,加入水,然后那些殼就全都浮在了水面上,將殼撈起扔掉,再倒掉水……周寂把那些大麥仁倒進鍋里煮起來。

        

很多大麥都碎了,但這其實并不影響煮粥。

        

周寂慢慢煮著,等水開了,再放進去南瓜,然后就開始給熊野烤肉。

        

用石鍋煮東西真的很慢很慢,周寂把肉都烤好給熊野吃了,那粥才煮好,他加入一點糖,給了熊野一碗。

        

粥甜甜的,里面的南瓜軟軟的,煮透的麥仁更是好吃……

        

熊野喜歡的不行,覺得這粥簡直比烤肉還好吃。

        

不過他沒有多吃,這粥還是給周寂吃比較好!

        

然而他剛吃完,周寂就用木勺往他的碗里又添了一大勺。

        

熊野笑了笑,慢慢喝著,避免自己一下子喝完之后,周寂又要給他盛。

        

喝過粥,熊野就離開了山洞。

        

他去了做陶器的地方,要了一塊泥想要捏一個周寂。

        

他心里有周寂的樣子,本以為自己可以像周寂捏小熊一樣,捏出一個惟妙惟肖的周寂來,沒想到不管怎么捏,都捏不好。

        

肯定是捏的太小了,不好雕琢……熊野多弄了一塊泥開始捏,又找了一種像針一樣,還有點硬的植物來雕琢這個人。

        

然后,成品還是很丑,不,更丑了。

        

熊野:“……”

        

熊野有些郁悶的時候,剛剛從外面捕獵回來的豬戰朝著熊野走去:“熊野,你今天怎么沒有去外面捕獵?”

        

收大麥上午就收好了,熊野下午應該是有空的,但不知道為什么,竟然沒有出去捕獵。

        

“我有事。”熊野道。

        

“什么事?做泥人?”豬戰在熊野身邊坐下了,然后看著熊野正在雕琢的那個你人,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熊野捏的也太丑了!

        

“是的。”熊野應了。

        

“你做的這個泥人是誰?”豬戰又問。

        

“我想做個周寂。”熊野道,他實在沒臉跟豬戰說他做的是周寂,只能說自己想做個周寂。

        

熊野想做個周寂出來,結果……就做了這么一個丑娃娃?豬戰有些無奈,他一點都不覺得眼前這個丑陋的泥人像周寂。

        

不過,熊野這心思倒是挺不錯的:“你做這個泥人,是為了哄周寂吧?這法子好!”

        

熊野能追上周寂,肯定有點本事,他覺得他可以學著點。

        

這樣以后就能把他的女人哄好,然后讓她別打自己了!

        

他豬戰,也是要面子的!

        

熊野可不知道豬戰在想什么,他一把把泥人重新捏成泥,忍不住皺眉:“我捏不好。”

        

“其實也還可以了。”豬戰道,他覺得自己還捏不了熊野這么好。

        

“周寂捏的跟真的一樣。”熊野道。

        

“人家跟我們不一樣,他可是獸神的使者。”豬戰嘆氣,周寂那人是有真本事的,他們跟他不能比,也沒必要比。

        

“那是,周寂特別厲害。”熊野很是得意。

        

豬戰見熊野滿臉幸福,道:“你們感情還真好,希望你們的感情,能一直這么好下去。”

        

“那當然了,我們可是獸神祝福過的伴侶!”

        

“獸神祝福過的伴侶又怎么樣?還不是照樣有人分開?”豬戰道。

        

“你胡說什么?獸神祝福過的伴侶,怎么能分開!”熊野道:“結成伴侶之后,是要一輩子在一起的。”

        

“還有這種事情?”豬戰有點懵。

        

“你們難道不是這樣的?”熊野道。

        

“當然不是。”豬戰道,他們部落里結為伴侶的人很多,基本上有三分之二的人,會在成年后給自己找個伴侶。

        

絕大多數人都會和自己的伴侶一起過到老,但也不是每個人都這樣的,過著過著分開的人很多。

        

就說他的父親,都換了幾個伴侶了?!

        

“你們是怎么樣的?”熊野問。

        

豬戰把部落里的情況說了,又道:“你知道的,我就有個伴侶,我很喜歡她。”

        

熊野沒有關注豬戰提到自己伴侶時溫和下來的臉色,只道:“你們弄錯了,結成伴侶之后,是一輩子不能分開的!”

        

豬戰:“……”還有這種事?

        

豬戰原本想要提出質疑,但想到周寂是獸神的使者,卻又放棄了——也許,還真是這樣的?

        

豬戰沒有再糾結這一點,正打算和熊野聊點別的,熊野道:“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對你的伴侶,不能背叛她,不然獸神會不高興,會降罪給你。”

        

最近這些日子,豬戰時常和熊野一起去捕獵,跟熊野的關系也就好了起來,當然了,他們關系能變好,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因為解除了誤會——得知豬戰有伴侶之后,熊野對豬戰的敵意,就完全消失了。

        

沒想到現在竟然從豬戰那里得知他們的伴侶可以換……這怎么可以!

        

熊野覺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教育一下豬戰。

        

“好。”豬戰道。

        

熊野又問:“你的伴侶喜歡什么東西?你會給她送什么東西?”

        

豬戰道:“她喜歡打我,喜歡吃肉,我一般給她送獵物或者武器。”

        

熊野本想跟豬戰學點什么,沒想到只得到這么一個答案,頓時有點失望——周寂不喜歡打人不喜歡吃肉不喜歡武器的,至于獵物……誰不送啊?

        

熊野覺得自己怕是捏不好泥人了,正琢磨要送給周寂的禮物,豬戰又道:“熊野,和男人在一起感覺如何?”

        

“很好。”熊野道。

        

熊野幾乎是脫口而出的,豬戰道:“看來周寂很棒……他瞧著確實不錯,抱起來一定舒服,就是有點高大了,我在外面認識一個人,他喜歡男人,但只喜歡身材纖細長相好看的男人。”

        

熊野有些懵:“身材纖細還能好看?”難道不是身材越壯實越好看嗎?他一直覺得周寂有點瘦了。

        

豬戰道:“你真是……對了,我知道他會用到一種東西,你想不想要?會讓你們舒服一點。”

        

“什么東西?”熊野問。

        

“是一種果實里面的油。”豬戰解釋了一番。

        

熊野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豬戰說的這個,跟他和周寂不一樣啊!

        

難道他以前和周寂在一起,都弄錯了?

        

熊野猛然間想明白,有種如遭雷劈的感覺。

        

“你怎么了?”豬戰問。

        

“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不是用手的?”熊野問。

        

豬戰:“……”所以,這兩人結成伴侶后,都做了什么?!

        

豬戰有點傻眼,熊野也恨不得捶胸頓足——他浪費了多少時間?!

        

熊野立刻就往山洞跑去。

        

豬戰看到熊野跑了,才想起來自己是來做什么的:“熊野,你今天不跟我們打架?”

        

他還等著讓自己的手下和熊野打一架,然后換點調料呢!

        

結果熊野竟然跑了?

        

不過他也能理解熊野,突然知道自己有了伴侶那么久都沒把伴侶吃到嘴里,是個人都會著急!

        

豬戰只能無奈地回去,準備吃最普通的擦點鹽的烤肉,而熊野這時候,卻已經跑到了山洞里:“周寂,我知道了一件事情。”

        

周寂不解:“什么事?”

        

“原來男人和男人應該這樣……”熊野飛快地說了起來。

        

周寂有些無奈地捂住了自己的頭。

        

他知道熊野遲早會知道這件事,但還真沒想到熊野會知道地那么快。

        

“誰告訴你的?”周寂問。

        

熊野道:“豬戰……熊野,我們來試試?”

        

熊野一直都是直白大膽的,說著,就已經把周寂抱起來了。

        

他想要和周寂親熱!

        

他相信,周寂一定也想跟他親熱!

        

熊野這么想著,然而周寂道:“等等,我有點怕。”

        

“怕?”熊野不解。

        

周寂道:“我怕疼,那樣……會不會疼?”

        

熊野思索了一下,覺得應該會有點疼,當即道:“這樣吧,你來!”

        

周寂:“……”熊野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痛快!

        

而且,他以為熊野會堅持的事情,熊野竟然沒有堅持……真可愛!

        

只是……周寂道:“我也怕你疼,說不定還會受傷。”

        

周寂說了一些理由,這些理由,都是有道理的。

        

不過他沒答應,主要不是因為這些。

        

他答應熊野的“求婚”的時候,只是為了幫熊野,倒是沒有多想,那時候熊野要是送上門來,他說不定還就睡了。

        

但現在和熊野的感情越來越深,他反倒有了諸多顧慮。

        

比如,熊野是不是真的喜歡他?那時候如果他沒有同意,熊野會不會選別人做伴侶,熊野選了別人做伴侶的話,對那人會不會跟他一樣好?

        

而他對熊野,又是什么感覺?

        

周寂深深地看著熊野。

        

熊野親了周寂一口,覺得周寂擔心自己受傷的小模樣兒真的太可愛了!

        

其實……男人之間怎么做,應該都差不多?其實也沒必要非要那樣……

        

“那就算了。”熊野道。

        

周寂:“……”這就算了?熊野就不爭取一下?

        

熊野還真的就算了,這天晚上上床之后,當即呼呼大睡起來。

        

周寂給他輸入一點能量,心情復雜地睡著了,但一晚上沒睡著。

        

第二天一大早,熊野就起來了,準備去捕獵,而周寂跟著離開山洞的時候,就發現豬戰在觀察自己。

        

就是這人,害他昨晚上沒睡好!

        

周寂揉了揉眉頭,嘆了口氣。

        

豬戰見周寂行走如常,一點異樣都沒有,少不得對熊野恨鐵不成鋼。

        

不過這是人家的事情,他也沒多管。

        

有這功夫,他還不如多試試做船!

        

這些日子,豬戰拿了很多小木頭回他和他的手下集體住的山洞,想要做周寂說過的船,雖然做了一些出來,但要放大了坐還挺難的,另外,河里的那些獵食者要如何應對,也是個大問題。

        

豬戰挺愁的。

        

而就在豬戰愁的時候,部落里第三次燒陶器了。

        

這次周寂非常重視,他親手把自己燒制的東西,包括那個泥做的小熊放了進去,這才讓人把部落里其他人做的東西,等全部放好,就又一次點燃了火焰。

        

大火熊熊燃燒起來。

        

這天傍晚,大家在陶坑旁邊吃飯的時候,豬戰的手下問豬戰:“大哥,你說大熊部落這次,能燒制出陶器來嗎?”

        

“也許能,但估計就一兩件。”豬戰道,獸神殿的大祭司擁有的陶器都不多,也就是說這陶器的制作,對獸神殿來說應該挺復雜的。

        

獸神殿都會做陶器那么多年了,每年做出的陶器都很少,大熊部落總共才做了兩次,又能做出什么來?

        

雖然這會兒已經認可周寂是獸神的使者了,但對大熊部落說的大麥馬上成熟,土豆一天長成之類的事情,豬戰還是做不到完全相信。

        

至于那些加入大熊部落只有十來天的奴隸……

        

這十天的生活,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在這十天里,他們每天都能吃兩頓,每頓都能吃飽,雖然吃的不是肉,主要是土豆,但這對他們來說,已經無比幸福了。

        

這些人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胖了。

        

他們對大熊部落很感激,但對大熊部落的人玩泥巴,又用火來燒泥巴這件事,卻感到不解。

        

上次他們過來的時候,就在燒,最后好像只燒出來一些碎片,這次應該也差不多?

        

也不知道大熊部落的人做這些到底是為了什么……

        

所有人都很好奇,而這個時候,火終于滅了,坑里的溫度也慢慢降下來。

        

熊野第一個跳進了“火坑”里。

        

他看到周寂把那只小熊放進去了,也不知道這只小熊有沒有被燒制出來……

        

熊野盼著那只小熊沒有被燒壞。

        

他進去之后,立刻就想去看那只小熊,但有點燙……

        

“小心一點。”周寂提醒,而他剛提醒過,就看到熊野變成了棕熊。

        

變成棕熊的熊野皮糙肉厚的,都不怕燙,很快就把放在里面的陶器拿了出來。

        

他拿出了一個燒制的很漂亮的小熊,滿臉驚喜——這小熊沒碎!

        

周寂其實早就知道這小熊沒碎了,他捏的,他用精神力護著的東西,怎么會碎?

        

至于別的……周寂道:“你把別的也拿出來。”

        

熊野點了點頭,然后又拿出了一個完整的陶鍋。

        

接著,他又拿出了完整的陶碗,陶盆,還有陶罐。

        

這些東西很薄,除了鍋子比較厚以外,別的東西都很輕便,還特別光滑。

        

熊野打磨過石器,而石頭這種東西,他再用心地去打磨,也做不出這樣的鍋子!

        

之前周寂要做陶器,他其實有點不理解,不知道陶器是什么樣子的,但現在……熊野看著自己面前的鍋碗瓢盆,有些激動。

        

這些東西看起來太棒了!

        

“這些都是我們的,帶回去。”周寂指著自己做的那些道,他當初做這些的時候,就說過,他做的這些,都是他的。

        

“周寂,你不愧是受到獸神寵愛的人,你做的鍋子,竟然一個都沒壞!”祭司激動道。

        

周寂:“……”

        

“有你做的鍋子在,甚至還有別的陶器燒成了!”祭司又道,驚喜地看著除了周寂做的東西以外的幾樣成品。

        

前面兩次燒制陶器,除了讓部落里的人多了一些陶片做裝飾以外,其實沒有什么成績出來,這次就不一樣了。

        

這次,除了周寂那些,另外還燒制出了一個完整的陶鍋,一個缺了個口子的陶鍋,兩個陶碗,還有一個陶罐。

        

跟周寂做的那些比,這些陶器肉眼可見的粗糙,但即便如此,這也是陶器!

        

祭司在拿起這陶器,感受到他的重量的時候,就已經明白它有多么珍貴了。

        

石器并不好用,尤其是石鍋,每次要用很多很多柴火,才能把里面的東西煮熟,但這個鍋子……

        

祭司道:“這些……先拿到我的山洞里去!”

        

熊河道:“你應該只要一個鍋子?”

        

“這個缺口的給你了。”祭司道。

        

大家“分贓”完畢,各自帶著東西回到自己的山洞。

        

周寂開始做炒菜。

        

部落里最近有不少蔬菜,他炒了好幾個。

        

之前用石鍋炒東西,感覺真的很差,而且有時候好像不是炒,而是在煮,蔬菜總是一不小心就過熟,要么就是怎么煮都煮不熟。

        

現在就不一樣了。

        

用這個陶鍋炒菜,雖然比不上鐵鍋,但比石鍋好了不知道多少,更別說周寂還做了一些非常大的盤子。

        

周寂一口氣炒了好幾樣蔬菜,還用脫殼的大麥煮了麥飯。

        

大麥是可以直接煮飯的,煮出來的飯很有嚼勁,很香,但有點硬,肯定比不上米飯。

        

但在沒有米飯吃的地方,有一碗麥飯也很不錯了。

        

周寂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吃飯,現在用米飯搭配上正經的炒菜……他胃口大開。

        

至于祭司……祭司拿著陶鍋回到自己的山洞里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辣椒來炒肉。

        

他手藝不好,但用的肉是咸淡正合適的熏肉,炒的時候倒也不至于出錯,而這一炒,他就發現陶鍋有多好用了。

        

沒用過鐵鍋的祭司,覺得陶鍋是最好用的鍋子。

        

也就只有熊河……

        

熊河這個族長回到家里,打算用陶鍋煮點肉吃,就倒了水放在火上燒,結果燒著燒著整個陶鍋就裂開了。

        

熊河:“……”

        

熊河的女人見狀,拿了半個陶鍋戴在頭上,問熊河:“你覺得我這樣好不好看?”

        

熊河道:“好看。”他把另外半個陶鍋放到了自己頭上,想了想,又摘下來開始打磨。

        

熊野和周寂大晚上的在山洞里做吃食的時候,豬戰還有點恍惚。

        

大熊部落竟然這么快,就燒制出陶器來了!

        

祭司拿走的那些也就算了,周寂自己做了之后燒制的那些陶器,真的非常完美!

        

那樣的陶器,別說換恐龍了,甚至是可以拿來換領地的!

        

“我決定了!”豬戰突然道。

        

“決定了什么?”豬戰的手下紛紛問道。

        

豬戰道:“我要加入大熊部落!”

        

他曾經是巨豬部落的少族長,但現在早就不是了,他也不想回去當族長了。

        

他覺得還是加入大熊部落比較有前途。

        

他的父親都沒幾樣陶器,但他在大熊部落干下去的話,肯定能用上陶器!

        

豬戰越想越覺得這是個好主意。

        

豬戰的一個手下道:“我以為我們早就加入大熊部落了,原來沒有?”他們不是天天和人家一起捕獵的么?

        

豬戰:“……”

        

與此同時,熊奇和熊白等人,一起爬進了燒陶器的坑里。

        

在里面碰上,兩人都有點尷尬,然后默不作聲地找地方躺下了,躺下的時候……他們突然發現身邊有人。

        

“這里可是燒制出了獸神給予我們的神器的地方……你們也是來沾光的吧?”祭司的聲音悠悠響起。

        

熊白:祭司您老人家不久前還在山洞里做飯呢,現在就在這里了,手腳真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