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

史前養夫記 93|大鯢

作者:決絕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6-07 00:36:37
        

馬笑聽著這些人罵人,雖然維持住了自己的表情, 但臉都笑僵了。

        

他們巨虎部落這么強大, 竟然被這些人罵成這樣……

        

他一定要把這些人都弄死!

        

然而, 他心里這么想, 面上卻不得不應和這些人的話。

        

熊野躺在草堆上, 看著這一幕覺得有點好笑。

        

他沒有插話, 部落里絕大多數的人也沒有插話, 甚至于,為了避免露餡,在場的一些人都是不知道馬笑來自巨虎部落的——祭司僅僅只是交代他們,不能讓別人知道大熊部落很富饒。

        

他們也不想讓人知道大熊部落很富饒。

        

很快就要迎來寒冷的,缺乏食物的冬天了,很多部落冬天都是非常難過的, 要是那些人知道大熊部落這么富饒, 說不定跑來加入大熊部落, 那就要分走他們的糧食了!

        

他們可不想自己的糧食被分走!

        

這些人全都一言不發, 默默地聽著祭司等人罵人。

        

罵著罵著, 就到吃晚飯的時間了,熊河開始分晚飯。 一秒記住http://m.1dxw.com

        

他特地找人把那些個頭很小的土蛋找了出來, 分的就是這個, 除此之外, 還有一些采集來的植物。

        

“我們部落今天是隔一天去捕獵一次的,今天不是捕獵的日子,所以……”熊河不好意思地看向馬笑, 然后給了他一些都放壞了的土蛋,和一塊都臭了的咸肉給了他們。

        

這咸肉是他的。

        

之前部落里一度缺鹽,他腌咸肉的時候放的鹽少,那咸肉就臭了,本來就算是臭了,他也會吃掉,但后來周寂拿出了做熏肉的方法,部落里還撿回來很多肉不缺肉了……

        

他就把這臭咸肉曬了曬,然后掛在了放柴火的棚子里,打算以后實在缺食物了再吃——這咸肉的味兒實在不討人喜歡,放在家里他受不了。

        

這一放,他就把肉給忘記了,今天才記起來。

        

馬笑接過那塊臭咸肉,嘴角抽了抽,這樣的東西,他已經很多年沒吃過了!

        

但現在他扮演的,是一個出來換鹽結果還被人搶走了貨物的倒霉蛋……馬笑只能咬牙吃了起來。

        

有那么一會兒,他甚至懷疑大熊部落是不是看出什么來了,故意折騰他們,但很快,他就不懷疑了。

        

因為他看到那個周寂拿來了一大筐的草,給熊野吃。

        

那熊野據說是部落里最強大的戰士,竟然都只能吃草……

        

這些草,有些是他沒見過的,但也有些是他見過的,甚至里面有他吃過的……反正都不好吃,或者看著就不好吃。

        

看熊野吃草的樣子,也能看出來他肯定不喜歡吃這些,但他還是吃了……

        

大熊部落肯定很窮。

        

當然了,越是很窮的部落,一般來講越是喜歡儲存食物,就是看大熊部落的情況……他們儲存的食物,該不會都是發臭的咸肉吧?

        

馬笑覺得有點惡心。

        

他正這么想著,就看到熊野看了過來,還朝他笑了笑。

        

馬笑連忙回了個笑容,然后就看到熊野又去吃草了。

        

熊野吃的挺郁悶的,畢竟這些草的味道確實不好,但里面含有能量,能讓自己變強……他認真地吃著,吃著吃著,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周寂,你要不要也吃點?”他說著,就拿了這些草里味道相對還好的一株,送到周寂嘴邊。

        

“我吃了也是白吃的。”周寂道,拿出了另外一些草來吃——這些草比熊野吃的好吃多了。

        

熊野可不知道還存在味道差異,看到周寂把含有能量的草都給自己吃,他有點感動——周寂對他太好了!

        

不過,周寂是怎么知道這些草有能量的?是獸神告訴他的?

        

熊野稍稍疑惑了一會兒,就放開不管了。

        

他發現周寂特別喜歡各種植物,也善于分辨各種植物,這應該獸神的饋贈。

        

這么想著,熊野慢慢把自己那一筐草吃完了,然后就收獲了祭司和熊河敬佩的目光。

        

祭司和熊河:熊野真的太拼了,為了讓巨虎部落的人以為他們很弱小,竟然吃草!還生吃!

        

馬笑來到巨虎部落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等大家吃過飯,天就黑了。

        

馬笑三人被安排在了之前豬戰和他的手下們住的山洞里住,至于豬戰等人……他們因為長得夠壯實,今天沒能回部落,被安排在燒制陶器的地方住了。

        

祭司還給了他們一個任務,讓他們在夜晚巡邏,千萬不要被巨虎部落的人發現燒陶的地方,還有種植養殖的地方。

        

他們部落很富饒的話,巨虎部落可能會因為眼熱來攻打他們,卻也可能會因為害怕,而不敢來攻打他們。

        

但要是他們很弱小……巨虎部落就肯定會來了,應該還會不把他們當回事!

        

于是大晚上的,豬戰不得不帶著人在外面守夜。

        

熊野和周寂就不需要做什么了,在吃過“草”之后,他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知道熊野肯定沒吃飽,周寂就找出一大塊熏肉,煮熟給他吃了。

        

熊野受了傷正在養身體,可不能吃少了。

        

一晚上過去,熊野覺得自己的身體又好了很多,體內的能量也充盈了。

        

睡覺真的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恢復體力的方式!

        

就是……明明昨晚上吃飽了,他今天竟然又餓了,還非常非常餓……

        

“吃飯了。”周寂道。

        

熊野來到外面,就看到周寂做了麥油煎。

        

周寂這次做麥油煎,除了在面糊糊里放入剁碎的蔬菜以外,還放了剁碎的熏肉,這樣煎出來的麥油煎因為加的東西有點多所以有點碎,但吃起來特別好吃。

        

熊野又一次覺得,這是自己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

        

他三兩口,就吃完了周寂給他的那一份麥油煎,然后想起了什么:“我們的肉,是不是不太夠了?”

        

他前些日子要忙蓋房子的事情,還要找豬戰等人打架,時間不夠用,就不怎么進行集體狩獵以外的捕獵,只用辣椒之類周寂不缺的東西,跟人換點魚給周寂吃。

        

如此一來,他們就存不下什么食物了。

        

現在他們搬了家,安頓下來,就該多準備一點過冬的食物了——空著的那間屋子,正好可以拿來放食物。

        

“不是不太夠了,是沒有了。”周寂道,他們還存著不少大麥土蛋,但肉已經吃光了。

        

這幾天先是搬家,接著熊野受了傷要多吃,一下子就把東西吃完了。

        

“我今天出去捕獵!”熊野道。

        

周寂:“……”都受傷了,還去捕什么獵?

        

周寂不想讓熊野去捕獵,但熊野很堅持:“部落里有祭司和熊河在,用不著我,我這傷也不是很嚴重……”

        

“我和你一起去。”周寂道。

        

熊野這樣子,出個門是可以的,捕獵的話……見到點小獵物也能抓。

        

但他可能會遇到危險。

        

既然這樣,他不如就跟著。到時候真要有了危險,他拎了熊野就能跑。

        

“我受傷了,不一定能保護你。”熊野急了。

        

“那就去叫上幾個人。”周寂道。

        

周寂眼神堅定,明顯是不愿意改主意的,熊野只能道:“好吧……”

        

熊野本來是想去叫上豬戰的,但去的路上,周寂突然道:“只有我們兩個不好嗎?一定要叫上別人?”

        

熊野私心里,也想和周寂兩個人單獨去,聽周寂這么一說,他當即放棄了去叫人,然后帶著周寂去了部落附近的河邊。

        

就他和周寂兩個人,肯定不能去找恐龍戰斗,不如就抓點魚蝦什么的回去吃好了,這邊還挺安全……

        

部落附近的河邊時常有人來,味道挺濃重的,也就沒有恐龍來這邊喝水了,但河里的魚蝦還是有的。

        

魚蝦不聰明,就算他們抓的多,總也有一些會從別處游過來,更何況除了熊野,大熊部落的其他人在食物充足的時候,一般不會打魚蝦的主意。

        

熊野打算下水抓魚,但被周寂攔住了:“你抓魚花費的力氣,把抓到的魚全吃了都補不回來。”

        

這是真話……部落里的人冬天喜歡躺著不動不出去捕獵,就是因為辛苦出去捕獵,抓到的獵物吃了之后,不一定能把他們捕獵消耗掉的力氣補回來,既然這樣,還捕什么獵?

        

而對現在的熊野來說,辛辛苦苦抓幾條魚,都不夠塞牙縫的,還抓什么抓?

        

周寂道:“我們再往前走?”

        

熊野點了點頭,和周寂一起往前走去。

        

周寂一邊走,一邊用精神力關注著周圍,看有沒有危險,有沒有能吃的東西。

        

這一關注,他還真發現了能吃的東西。

        

遠處的河底,潛伏著一只大鯢。

        

大鯢是一種地球上也有的兩棲動物,它在地球上生活的歷史很長,以至于被稱為活化石,而周寂會記住它,是因為有一回,他家附近有人跑去吃大鯢被抓了……

        

這可是保護動物!

        

當時他特地了解了一下大鯢,現在自然也就認出來了。

        

周寂發現了大鯢,熊野卻什么都沒發現,都已經做好無功而返的準備了。

        

他和周寂走得很慢,沒有隱藏身形,因而那些獵物都早早地跑了,也就偶爾有那么機智小青蛙會從旁邊的草叢里跳出來。

        

但這東西,都不夠他塞牙縫的……

        

就在熊野發愁的時候,周寂突然停下了腳步,指著河里道:“河里好像有東西。”

        

“有魚?”熊野看過去,但什么都沒看到。

        

“不是,是河底有個大家伙……我看到它動了。”周寂道。

        

熊野之前什么都沒看到,現在聽到周寂的話仔細去看,才發現清澈的河底的石頭里,藏著一只黑色的,他沒見過的大家伙。

        

他不知道這是什么,但可以試著抓抓看……

        

“我去弄個木棍。”熊野說著就往不遠處走去,從一棵樹上給自己掰了一根長長的木棍,這才再次來到河邊。

        

那大家伙還是一動不動的……熊野站在河邊觀察了一會兒,拿著木棍就往下扎去。

        

熊野對抓魚很有經驗,這一下正好就扎在那大家伙身上,直接扎穿了那大家伙的背。

        

緊接著,那大家伙掙扎起來,但到手的獵物,熊野是怎么都不會讓它跑掉的……他將木棍扎在河底,用力按著,一直到那大家伙掙扎不動了,才將被木棍穿透的獵物從河底弄上來。

        

這是一種腦袋圓圓,尾巴長長,渾身黑色,看起來有點像蜥蜴但是身上很光滑的生物,熊野以前從沒見過:“也不知道這是什么,能不能吃。”

        

“應該能吃。”周寂道笑著看向熊野:“熊野,你真厲害。”

        

熊野最喜歡被夸獎,這會兒喜笑顏開的,然后飛快地處理了手上的獵物,將之抽筋扒皮。

        

這獵物大概有兩米長,七八十斤肉的樣子,夠他和周寂飽飽地吃上一頓了!

        

熊野心情挺好的,扯到了傷口都沒注意,然后就被周寂在傷口上糊了一塊草藥:“動的時候小心一點。”

        

“我會的!”熊野道,一把拎起那大鯢:“我們回去吧。”

        

周寂點了點頭。

        

兩人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后,周寂將大鯢留開一半,然后剩下的一半,就做了酸菜大鯢。

        

就連這大鯢的內臟,他也一點被浪費,熊野將之洗干凈之后,他就切碎了,用辣椒和一種豆角類的蔬菜炒了炒——大鯢沒什么味道,就算是內臟,他也不排斥。

        

做飯的時候,周寂是往灶膛里塞了一些土蛋的,還用精神力看顧著,將之取出來的時候,全都烤的剛剛好。

        

烤土蛋配上酸菜大鯢還有辣椒炒魚腸,他和熊野都吃了個肚皮滾圓。

        

吃飽喝足,他們才一起去了山坳那邊,然后就得知馬笑已經離開了。

        

熊奇笑道:“我們部落里很破,沒什么吃的,還一直罵他們……他們待不住!”

        

熊白緊跟著道:“他們可不是待不住,興許是想早點回去找了人,然后來對付我們!”

        

不愛說話的虎月則道:“我等著他們,一定讓他們有來無回!”

        

今年春天,虎月想要個孩子,就在部落里物色起合適的男人來,結果一直沒找到。

        

倒是最近,她跟巨豬部落的一個人走到一起了,但還沒有懷上孩子。

        

“他們有沒有發現什么?”周寂問祭司。

        

“沒有,我一直找人盯著他們。”祭司道,然后將今天早上的事情說了。

        

今天早上馬笑起來以后,繼續打聽他們部落里的事情,還問他們是怎么捕獵到重龍的——他們把重龍的骨頭放在了山坳里。

        

然后,他們就告訴馬笑,不久前有一群恐龍跑到他們部落,其中還有可怕的食肉恐龍,結果那些食肉恐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跑的時候都不看路,竟然一頭栽到了一個池塘里,緊跟著,兩只重龍也掉了下去,然后就把那幾只食肉恐龍也壓死了!

        

這也就算了,兩只重龍里的一只,還病了,后來就病死了……

        

當時,熊河還很自得地表示,重龍得病的時候他就在旁邊,還去咬了幾口,又說他們部落因為有這些收獲,應該能安然度過這個冬天。

        

熊河和祭司向馬笑展露了他們的部落的弱小,又告訴馬笑他們存了不少肉……周寂知道,巨虎部落一定會來攻打他們。

        

這對大熊部落來說是一場硬戰,但打一打也是有好處的,能讓他們變強。

        

就是……這樣的戰斗,最好還是用腦子,而不單純依靠武力。

        

周寂懶得教別人動腦子,就把熊野帶回住處,然后教導起熊野來。

        

之前他教過熊野一些戰術,這次就改為教導熊野怎么練兵了。

        

周寂并不懂練兵,對練兵的了解都是來自小說、影視劇,還有軍訓什么的,這會兒能跟熊野講的也就不多,只強調了一點——一定要讓手下學會聽話

        

有時候,隊伍里有那么幾個不聽話的,很可能會帶累了整個隊伍。

        

熊野認真地點頭,又讓周寂把這東西記下來,寫在竹簡上。

        

周寂照做了,然后算是明白古代的文言文,為什么那么言簡意賅了。

        

在竹簡上刻字真的太麻煩了,當然不可能刻白話文!

        

說起來……秦始皇批閱奏折的時候,要是看的都是白話文的奏折,估計他的奏折,用幾輛車子拉不完,要幾百輛車子來拉。

        

周寂現在只恨自己文言文沒學好。

        

刻了兩個字,周寂就不刻了,道:“我要去做飯了,等下再弄這個。”他還是等熊野不在的時候,用精神力來刻字好了。

        

這么想著,周寂轉身就進了廚房。

        

剩下的半只大鯢……就做水煮大鯢好了!

        

所謂的水煮大鯢,做法其實跟酸菜大鯢差不多,也就是湯里的酸菜換成了別的配菜——他手上調料不多,弄不出太多花樣。

        

不過即便如此,他也成了大熊部落里廚藝最好的人,惹來無數人的膜拜。

        

對此,周寂也挺無奈的。

        

周寂這邊正和熊野一起吃飯的時候,另一邊,馬笑已經找到了貓火,冷著臉道:“你上次到底是怎么查探消息的?查探到的消息,竟然跟真實情況完全不一樣!”

        

“上次去大熊部落查探的是別人,我沒有親自去。”貓火有些尷尬。

        

“你對大熊部落一點都不了解。”馬笑將自己的所見所聞說了。

        

“怪不得大熊部落在我們手上吃了大虧,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原來是因為沒本事反抗!”貓火道,又對當初那只“騙”他的黃鼠狼氣惱起來。

        

這家伙一向膽小,當時跑回來跟他說的,恐怕全都是胡言亂語!

        

“不管他們怎么樣,我們早點回去,”馬笑道,“我們準備準備,就可以攻下大熊部落了,然后只要扣下祭司,就能讓這個部落里的人為我們賣命。”

        

這一路走來,巨虎部落是遇到過有祭司的部落的。

        

那些部落里的祭司,跟大熊部落的祭司一樣沒什么本事,但也跟大熊部落的祭司一樣受到部落里的人的喜愛,基本上只要祭司在他們手上,那些人為了不讓他們傷害祭司,就愿意給他們賣命。

        

巨虎部落的人匆匆而來,又匆匆離開。

        

大熊部落里的人卻是馬上去洗了澡,然后又弄了個豐盛的聚餐——有了豬戰等人加入之后,現在他們部落里,真的是一點都不缺肉食。

        

不僅如此,他們養的恐龍也大了。

        

周寂提議養恐龍之后,部落里一度弄來很多小恐龍養,但后來有不少病死了,最后剩下的恐龍,也就七十只的樣子,而這些恐龍,按照不同的種族,被關在不同的柵欄里。

        

它們每天都要吃掉很多植物,其中有那么幾只恐龍,個頭還太大了一點,再長下去可能會撞壞柵欄。

        

那些大個恐龍,本就是不適合養殖的,在周寂看來,成年之后體重在五百公斤以下的恐龍,才適合馴養,既然如此……周寂決定隔上一天,就挑一只大恐龍來吃掉。

        

順便也在巨虎部落來攻打他們之前,把部落里的人養養壯。

        

周寂的這個決定,對熊野來說是非常有利的,因為他最近,真的特別能吃,

        

變成中級獸戰士之后,獸形會變大很多,這時候自然要補充能量,多吃食物。

        

熊野現在一天要吃三頓,幾乎沒花多少工夫,就把周寂存著的土蛋和大麥也吃完了。

        

甚至就連南瓜也不放過。

        

周寂只能默默地把大麥種子撒在了自家院子里。

        

大麥是比較抗寒的,現在種下去,也能發芽長大,更別說他還有異能了……

        

這么好吃好喝的供著,前后不過五天時間,熊野的傷勢就完全好了。

        

他看著豬戰,躍躍欲試起來。

        

豬戰:“……”這個變態!竟然剛成年不久,就成為中級獸戰士了,他這樣子,以后說不定會成為獸王啊!

        

這要是生活在大部落,怕是會被人供起來當個寶貝,可惜生活在小部落里……

        

豬戰這么想著,面無表情地移開了視線。

        

熊野還是低級獸戰士的時候,他能對付,但現在熊野成了中級獸戰士……他懷疑自己要是跟熊野對上,可能會跟自己的那些手下一樣,非常冤枉地在體力耗盡之后,被熊野打敗。

        

他一定不能應戰!

        

熊野可不知道豬戰已經打定主意不應戰了。

        

他現在其實并不打算挑戰豬戰。

        

他如今對巨虎部落的族長很感興趣,畢竟按照他們得到的消息來看,巨虎部落的族長,應該是一個中級獸戰士。

        

豬戰說過很多外面的事情,熊野知道在獸人大陸,中級獸戰士并不如何值錢,但在莽荒森林,卻是非常少見,非常強大的。

        

他要找虎天試試自己身手,試試周寂教給他的那些戰術!

        

之前還擔心巨虎部落來攻打他們的熊野,現在已經調整好自己,等著巨虎部落來人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