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一點文學 > 仙俠玄幻 > 雪狐乾坤錄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無妄海水淹慁界

輕華垂首暗想,“弋風修真達到八七之數小六階雙擊魂生紫色自然可喜,按理說我該高興才是,為什么內心全是不安。無妄海水淹慁界?弋風?你會同意這種做法么。”

輕華望向羅弋風,轉念又想到:“是了!這就是姨母《白打基式》的妙用所在,紅、橙、黃、綠、青、藍、紫、白、黑七種靈絡均可內斂,根本無需三魂實相化就能劍禪。唉!弋風的《白打基式》可比我高明多了,當初大戰女丑奢比,弋風探知靈絡走向的敏銳程度可比我細膩多了,威脅將臨,他都可以輕易化解……難道這就是姨母常說的總綱運用的重要性么。

輕華又想,“不管怎樣,這下我就更放心了,你有輕靈姨母的《白打基式》作為輔助,自然可以一飛沖天。我不能阻擋這水淹慁界之態……可也看不得生靈涂炭之景……真是天意弄人,弋風啊!此時的我不得不離你而去了!我夾在你和慁精之間,終是難兩全,我已經無顏面對我曾經的朋友和本族……”

正思慮間,見莫瑩指示行鷹朝無妄海奔去,聽莫瑩說道:“弋風哥哥,你繼續修真,咱們趕上秋雨哥哥,看他怎么給我們冰城雪狐靈出氣,你知道是我出計水淹慁界,肯定會高興的不得了……呵呵……我還是有用的,不是嗎?”

輕華神色憂傷,往昏睡的七七身上看去,“雖然時好時壞,但看上去是無大礙的,剛剛她看見情鎖不是還吃醋了么。呵呵……弋風,這么多女子守在你身旁,想必不差我這一個!姐姐的心意我領了,即便我輕華沒有陪你同赴婚宴,在我心里,我已經把自己看做是你的妻子了,慁界那些美好的回憶,我會把它銘記于心的。”

輕華把苦淚獨自咽下,又盯著莫瑩的后背想:“別瞧莫瑩是最柔弱的女子,她不比你那位褒姒差多少。憑她胸有成竹計定乾坤,就令我看出來了,她一定和褒姒是你的左膀右臂……我……我……姨母”淚水流進口內,“我該怎么辦!”

落后,輕華把心一橫,面對弋風,悄悄地半蹲下嬌柔軀體,輕輕地吻了一下羅弋風的眉間心道:“我的身子是你的,我的心也永遠隨你天涯海角,倘若哪日你紅袍**拜天地,有我在你心里的一席位置,我就心滿意足了。”然后,轉身而去,行至三丈外,頻頻回首,再行數丈,眺望著離去的行鷹,“雪狐靈和慁精為什么要爭斗數萬年,乾坤一指真的就那么重要么?我……我……”

莫瑩聚精會神驅使行鷹,不僅沒注意到輕華的不辭而別,連弋風成功晉級到小六階雙擊魂生紫色都渾然不知……

羅弋風體內奇經八脈被嶄新的靈絡充斥,血肉之軀好似煥然一新,本來傷痕累累的五臟終于自愈。由于劍禪太過耗費氣勁,羅弋風饑腸轆轆,醒來之初就取出雪晶補充體力。

羅弋風邊喊道:“七七……七七……冷總……”邊從儲鏈里取出烏頭、白芨、半夏、北豆根、松結用紫火煅燒。

羅弋風心想:“都過這些時辰了,她們怎么不給七七療傷,難道爭風吃醋都到這步田地了嗎。褒姒先不論,莫瑩和輕華對七七竟這般不管不顧么。她們之間,真不能好相處嗎。”

褒姒道:“這次靈階提升當真不小,令我都受益匪淺,要不是你晉升這么多,我還真得再休息多日……好一個《白打基式》,總綱暗運,連這暗海沙灘都彌漫起來真靈。虧得如此,我才吸收一些,早早醒來。”

“褒姒老婆!你醒了?這么快?”羅弋風邊照顧七七,邊尋思著。

“嗯!我本就是魂魄形態,只要蓄夠靈力,自然就恢復了。”

莫瑩早看羅弋風的神態異常起來,“醒來后,只顧你的七七……都不帶理我……哼……我真恨不得這七七魂飛魄散……”

羅弋風半抱著七七的上半身,道:“這么多人,現在都去哪了,連輕華都不在了。”

莫瑩才想起了輕華狐疑回答道:“剛才還在我背后呢?她這是去哪了,難道知道了我的計策去通風報信了?”

羅弋風問道:“什么意思?什么計策?什么通風報信?莫瑩!輕華剛才還在這里嗎?你們又爭執口角了么。”

莫瑩一跺腳,行鷹半傾了弧度,“啊!”的一聲叫后,莫瑩站穩道:“哼!想什么呢?虧我替你出氣,獻出來妙計!”

羅弋風問道:“替我出氣?什么妙計!”

莫瑩道:“你真是鬼帝!都不知道我們誤了偷襲慁界的時辰了么。腦里竟是花花腸子,一點都沒有君臨天下之氣度,哼!”

莫瑩暗暗生氣,背對羅弋風接著說道:“女媧之腸攔截我們拖延時日,秋雨哥哥犯愁,我才給秋雨哥哥出了妙計——兵分兩路,一路偷襲楓城,一路水淹慁界!”

“你說什么?”羅弋風喝道:

莫瑩唬一跳,實不料羅弋風聽到水淹慁界后會暴怒,“我做錯什么了,你這般吼我!哼!不就是水淹慁界么!干什么大呼小叫!”

“什么水淹慁界,你快說來聽聽!”羅弋風放下醒來的七七,追問莫瑩。

“哎呀!就是我想給你出氣,趁著我們的天時地利,想到我們離無妄海不是近點兒么,所以就給哥哥出了水淹慁界之計策。”莫瑩有點委屈地說道:

“水淹慁界!那慁界的精靈怎么辦?”羅弋風斥道:

“哼!這羽翯害你這般苦,我早就想替你出氣,今日有了機會了,我還不讓他好看么!”莫瑩固執回答道:

“要你出這餿主意!”羅弋風怪罪莫瑩氣道:

“餿主意?你吼我!嗚嗚嗚……你吼我……嗚嗚……”莫瑩猜不出羅弋風的意思,一門心思的自我委屈道:

“你水淹慁界,吃虧的固然是雨翯,但遭殃的不是慁精嗎?莫瑩,你這般善良,憑地如此歹毒!”

“歹……毒……”莫瑩盯著羅弋風的眼睛,淚水聚在眼瞼間道:“你發什么火?不就是死一些慁精嗎?要你這般對我么?我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嗎?”

羅弋風喝到:“看你這般善良,沒想到心如蛇蝎,完全不顧我的意志!”

“這會兒,你跟我談意志,哼!難道就因為輕華這個小妖精是慁精?你才對羽翯的子民憐憫嗎?弋風哥哥,你怎么了,我這是在幫你啊……他們是我們的敵人……他們害你害的還不夠么?你憑什么怪我!”

羅弋風動了氣,怫然不悅,瞥目前方繼續喝道:“怪不得輕華不辭而別,想必跟你這惡毒的計策有關,真后悔帶你來!哼!”

莫瑩從來沒見羅弋風這般對待過她,一時手足無措,慌了神,失足跌落行鷹,“啊!”

“莫瑩!”

羅弋風大叫,趕緊躍下行鷹,不顧一切去救得莫瑩。

兩人依然飛到行鷹背上,莫瑩扯開羅弋風抱著自己蠻腰的雙臂,邊哭邊說道:“救我干什么,不是生我氣么。我死了一了百了……”

“哎呀,我的莫瑩妹子?你怎么還這般糊涂……我身上有一半是慁精的血脈,秉承的是父親的意志,你這般出此計策,讓我有什么顏面面對已故的父親……”

“我不管!我就要他羽翯的子民拿血來償!我做的沒錯,我就恨慁精,他曾經讓我們雪狐靈死傷多少!哼!”

“莫瑩!我說不過你,好吧,趕緊追上秋雨哥哥,阻止他這般舉動!”

“哼!遲了,就讓你追不到!哼!如果不用這個計策,你怎么圍魏救趙?倘若失敗,令雨翯得逞,你豈不是失信義于天下!我這般為你分憂排難,你不知道謝我,反而口難于我,哼!”莫瑩少有的氣憤寫在臉上,和羅弋風針鋒相對。

“咳!”羅弋風見莫瑩如此固執,無奈嘆氣。

褒姒說道:“看,那不是秋雨哥哥么?”

幾人遠望,羅弋風喝道:“還是遲了!”

只見驚天紫雷劃過天際,那一聲聲恐怖的雷鳴滾滾傳來,先有閃電不規則的在蒼穹里弄神,須臾之間,大雨傾盆而下。

那無妄海海水驚濤駭浪,升起千百丈高,大浪翻滾,恐怖如斯。

秋雨手持湛盧雪姬劍,釋放雷電麒麟,把個大山一劈為二。

但聽高山“轟隆”一聲,四處崩散滾石,這無妄之海海水再也不被高山屏障攔截波濤洶涌般滾滾西北而去。

一望無際之水洶涌澎湃,如萬惡之神降臨慁界,“嘩嘩”泄去。

萬丈大水一股未去,一浪緊隨,這后起之浪大過前浪身軀,噗通一聲,張牙舞爪般淹沒了半截高峰之山。

麒麟雷電大作,大雨阻擋了行鷹行進的速度,羅弋風高喊:“快停下來!快停下來!”

可是依然于事無補……當真是白浪淘淘水不絕,高峰大山渾不見,水去浪滾淘不盡,遂叫慁界變蒼天。水不斷,流還灌,凄凄慘慘一線天,莫說滄海變桑田,無獨有偶難再現!

大雨不斷,水聲淘天,雷聲滾滾,閃電不竭!

好大水,真真一個水淹慁界,日月不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