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一點文學 > 游戲 > 我不叫豌小豆 > 第四十四章 歡迎來到魔術世界

我不叫豌小豆 第四十四章 歡迎來到魔術世界

作者:一只豌小豆 分類:游戲 更新時間:2019-06-17 11:03:29 來源:棉花糖新

小噴菇種族,一個龐大的族群,擁有相當強勢的繁殖力。但貧于羸弱的生存能力導致這強大的繁殖力成了一具空有其表的軀殼。

在數千年的歷史里,族長想盡一切辦法來增加族人的存活率卻都以失敗告終。

忽而,某個族人因入晝而眠的契機讓其存活率突飛猛進,令得族內一片喧然,族長也因此契機創造出了晝眠延壽法。且在不斷的實踐中發現,只要一直使用此法,方可于十歲左右破除死亡詛咒。

得知此事,更是令族內一片喧嘩。有的打算安安心心找到配偶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有的打算追隨族長,有的打算找份像樣的工作……等等……

當然,也不乏有野心的族人打算離開族群尋求更強的出路。

由此,族群的一切看似就風平浪靜了?實則不然,直到某一天一對小噴菇夫婦生下的一個怪胎開始……

這個孩子一生下來就擁有強大的陽光生產能力,導致凡事接近她的人都會陷入眩暈之中。(眾所周知,蘑菇族人都不喜歡陽光,即使有些蘑菇種族需要陽光才能獲得增益。但是他們普遍都厭惡陽光。)

于是,族人開始疏遠他們一家人,更有甚者,說他們一家是出去晝眠延壽的時候得罪了太陽神,導致了太陽神的嗔怒,給他們下了降頭。(太陽神在《蘑菇列傳》中被翻譯為惡魔。)

久而久之,這個會生產陽光的孩子的父母親也開始嫌棄她,甚至是達到了厭惡的程度。

事情只是在向更壞的方向發展,直到某一天……這個孩子的弟弟的誕生給了她一絲慰藉。

可因為弟弟先天性的智力發育不足,導致呆頭呆腦的。繼而,他們一家再次被落下笑柄。(弟弟是當時唯一一個在她哭泣的時候安慰她的人,也有可能是因為呆。)

不久,父母被逼上了絕路,選擇了自盡來了結這荒唐的鬧劇。殊不知,他們的這種行為對孩子們的傷害是巨大的。即使,他們對孩子從來也是不冷不熱。畢竟血濃于水。

況且,失去了保護罩的孩子們又該何去何從?至少,族群是沒法安心地待下去了。

果不其然,父母走后不久,族人開始瘋狂肆虐兩個孩子。有的以追趕他們為樂趣,有的則是假惺惺地想要幫助他們,然后將姐弟倆逼到角落進行殘酷的霸凌。

由于常常食不果腹,弟弟終于病倒了。在這樣的非常時期,姐姐依然忍著饑餓為弟弟尋找生的希望。

可命運就是如此,你是異類你就得接受神的審判,就得忍受眾人的冷眼。就連平時看起來溫和的賣糕點的大叔,見到了她也視如怪物避而遠之。

她終于還是沒找到食物,帶著疲憊和頹廢回到屬于自己和弟弟的“秘密基地”……誰曾想,弟弟正遭受著“秘密基地”發現者的虐待。

她第一次由內而外,切真切實地燃起怒火。她不顧一切地沖向他們,用陽光將他們驅散,一邊迅速跑到弟弟身邊蒙住他的眼睛。

接下來,她做出了她這一生最精彩的決定。只見她一手將弟弟抱在懷中,一手釋放出巨大的陽光。所有人,包括她的弟弟都暈死過去。

好在弟弟在姐姐的懷抱中躲過一劫,后來聽說那幾個欺負他們的壞孩子不省人事了。

自那以后,姐弟倆離開了小噴菇種族,在柳約國過上了流亡般的生活。

機緣巧合,小噴菇族長找上了他倆,或許是族長有意為之,誰也說不準。

只看族長十分親和地找到了二人,告訴二人在柳約國的某一處有自己開辦的小噴菇幼兒園,并熱情地邀請二人前去。

也就是她的一口答應,讓她的命運就此改寫。

也就是她的這個抉擇,遇上了小噴菇幼兒園里的我……

“……哦~原來如此……”

小豆一副不懂裝懂地說道。

“也就是說在當時除了族長之外就只有你和小呆是對小茹沒有歧視的對吧?”

小葵問道。

“沒錯……”

“我比較好奇你待會兒怎么跪。”

小豆斜眼笑著。

眼下,幾人已經走到幼兒園門口。

“誒!你,你,你們先回避一下,謝謝了……”

噴小菇紅著臉跑進幼兒園。

小豆他們自然不會罷休,屁顛屁顛地涌了上去。

只見,小隔間留著小縫。而,小縫中的光景……

噴小菇看似跪著浮在空中,實則不然。他的膝蓋下還有兩顆蘑菇孢子,看孢子的狀態極其難受,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碎掉。

而,噴小菇的正前方,正幽怨地站著的正是陽小茹。只見她雙手抱臂,死死盯著噴小菇膝蓋下的孢子。

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小茹的余光真的掃到了門口。只見她的眼神更加病嬌了,望著小豆他們。

“……她,應該,沒有看到我們吧?”

小豆抖著說道。

“哥……”

小葵欲言卻止,而這停止的原因卻是……只見陽小茹嗔怒地一腳踢開門,小豆三人被踢飛了好遠。

然而,還未等小豆他們緩過神來,陽小茹一躍而起,又準備開始第二波攻勢。

幸而噴小菇及時制止:“小茹!他們是客人啊!”

噴小菇顧不上膝蓋下的蘑菇孢子,站起身用盡全力吼道。

不過,他的叫聲卻是出乎意料的效果好。只見,陽小茹瞬間回復常態,并且以一個沒事人一樣地說道:“……怎么了?我怎么在這兒……哎喲,你們怎么在地上坐著啊,快隨我去里間!”

地上的三人自是驚得不敢動彈,甚至某個叫豌小豆的家伙的腳下又是一片濕漉(為什么要說又?上一次詳情見綠葉之簾深深處勇氣之門下。)

“我,我們可以過去嗎?”

小豆問著噴小菇。

“應,應該行了,戾氣解除了。”

噴小菇沒有十足把握地說道。

“哇哦!小茹姐姐的懲罰真厲害!”

小果忽然腦子抽風地說道。

轉眼看小茹,她的神情依舊溫和。但,再轉眼,她已經兇神惡煞地盯了噴小菇半天了。

好在噴小菇反應及時:“不,不不不!其實,這個懲罰是我自己提出來的!”

看著小茹恢復溫和的神情,噴小菇方才舒了一口氣。

“真的假的?”

小豆不愧為究極攪屎棍,挑戰著噴小菇二人的底線。

“真的是我啊!”

噴小菇語氣更加激烈了,時不時還看看小茹的反應。

“……好吧”

小豆意猶未盡地說道。

“雖然是被逼的……”

噴小菇低著頭小聲嘀咕道,這邊只見小茹瞇著眼背著手,手心的太陽正在逐漸變大。

“誒!大家還是先進屋吧!時候也不早了……我馬上叫廚子給你們做飯!”

噴小菇連忙轉移話題。

(熙夜的魔術館)

隨著雷動的掌聲的逐漸消散,魔術表演也落下了帷幕。

熙夜紳士地鞠了一躬,隨后摘下自己右手的白手套:“感謝各位寶貝來觀看熙夜的表演,那么,為了表達熙夜的謝意,熙夜將會送出熙夜的這只手套……”

還沒等熙夜講完,場下一片尖叫聲。當然,大都是迷妹們的尖叫。

“那么,來吧!將你們的叫喊聲調到最大!讓熙夜找到那個最感激的人并將手套贈予他!”

說完,熙夜摘下禮帽并將手套放了進去。隨后將禮帽擲向半空,只見禮帽在半空奇跡般地旋轉起來。當然,這么炫酷的場景,自然是少不了一場尖叫的。

“找到你了!”

熙夜將目光投向一個女孩身上。

“那么請這位幸運觀眾閉上雙眼。”

女孩不知不覺已經走到臺子上,熙夜溫柔的話語更是令她神魂顛倒,甚至熙夜都還沒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女孩就因為重度缺氧而暈了過去。

然后,她就伺機倒在了熙夜懷里。

“(啊~好溫柔,熙夜大大~請一定不要發現我是裝暈的……其實發現了也沒事,我愿意被熙夜大大懲罰~啊~好溫柔~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女孩在熙夜的懷中東想西想。

當然,考慮到眾人的感受,熙夜自然不會讓這種狀態持續過久。只見他簡單地朝禮帽撒了一片魔法星光,之后,一只粉色的十分少女心的手套出現在了女孩面前。

“熙,熙夜大大……您,知道我喜歡……”

女孩紅著臉說到一半就被熙夜用食指堵住了嘴唇。

“是你的心背叛了你哦~她將什么都告訴我了~”

熙夜湊近女孩的耳根,一邊溫柔地將手套放進女孩的手中。

剛剛接觸熙夜的手,女孩就仿佛觸電一般。一邊用還留有熙夜氣息的粉紅手套捂住臉,一邊橫沖直撞地跑出了魔術館。

“…其他的寶貝們沒有得到熙夜的贈品也不要灰心喪氣哦~因為,你們還能夠有機會看到熙夜的更多精彩的表演……甚至,是更多的接觸哦~”

熙夜的話語意味深長,可這些迷妹哪里顧得上這么多。一聽到接觸二字,瞬間跟丟了魂一樣。

“收!”

熙夜以十分華麗的動作做了個收的姿勢,場下的觀眾們都十分聽話地離開了魔術館。

然而……

距魔術館不遠的一個僻靜的角落,一個粉紅的巨大半透明手套正十分詭異地躺在地上。

仔細一看,手套中還裝有一個暈死的女孩……正是先前被熙夜贈予禮品的女孩!

看女孩的樣子沒有痛苦,估計是被手套的魔法迷失了心智。

待魔術館的觀眾全數離場,熙夜悠哉悠哉地走到粉紅手套前。

他依舊是十分溫柔地撫摸著手套,雖然不清楚他是否是真的在撫摸手套。只是,他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許抽搐。即使是有半張面具遮住眼部,但也不難看出――他在狂笑!

然而,他這種狀態并沒有維持太久。倒不是因為累了,是因為――背后被人用槍口抵著:“你已經被逮捕了!”

說話的是一個頂著大大的紫色蘑菇帽的體型肥壯的男子。暫且叫他紫肥吧。

“哦?”

熙夜冷淡地應了聲。

“最近層出不窮的孩童失蹤案,就是你搞的鬼吧?好在我發現及時,不然,又一條鮮活的生命就要葬送在你這個雜種手里!”

紫肥一邊大聲嚷道,一邊將槍口抵得更用力了。

“你也是熙夜的觀眾嗎?如果不是,就請不要開這種玩笑了。”

熙夜沉著冷靜地說著不著邊際的話。

“看來,是熙夜做的還不夠好……”

說著,紫肥的槍口下就只剩下一朵黑色的西裝。

隨之而來數張黑桃A的撲克牌……紫肥看似笨拙,其體格卻與之反應相悖。

他瞟了眼后方,便迅速地躲開了撲克牌。

“你特丫的穿兩件西裝不嫌熱嗎?!大夏天的!”

紫肥駕著噴菇機槍對著浮在半空的熙夜大吼道。貌似,他的關注點并不在撲克牌上。

“熙夜究竟做了什么,讓你如此詆毀熙夜?”

熙夜從手心喚出一群紙鴿沖向紫肥,紫肥順理成章地開槍抵擋。他發出的子彈也是蘑菇孢子,但是是由一大堆蘑菇孢子組合而成的孢子噴霧。

只見,紙鴿盡數潰散在這噴霧之間。并且,于此,這噴霧以壓倒性的姿態包裹住了熙夜。

“哈哈哈!看你還往哪兒跑!”

紫肥興奮地沖過去,然而噴霧消散,徒留地上的禮服。

“你丫的到底穿了多少件?不怕長痱子嗎?!”

紫肥是真的怒了,大吼道。

“……熙夜不喜歡動粗,但奈何你不是熙夜的觀眾并且對熙夜抱有不敬。所以,熙夜有權利維持正義!”

熙夜雙手交叉,隨后,從袖口飛出數頂小禮帽。

只見禮帽在空中極速旋轉,并不間斷地從中飛出雜亂的紙刃。

“特娘的!以為這種東西就能打到本大爺?讓你瞧瞧本大爺的本事吧!紫霧東來!”

紫肥游刃有余地擼著噴菇機槍,隨后,孢子噴霧以倒三角的形狀傾瀉而出,并且范圍不斷地擴大。

紙刃,包括空中的小禮帽都被噴霧完全擊碎。

“怎樣?老老實實地跟大爺我回去?”

紫肥豎著放好機槍,一手放在槍口上,一手叉著腰,一只腳交錯著另一只腳墊著。以一個悠閑得不能再悠閑的語氣說道。

“……”

熙夜沒有說話,只是陰沉著臉。

“特娘的!老子跟你說話呢!”

紫肥由于吃了兩次勝仗,耀武揚威起來。他單手持著機槍,大搖大擺地走向熙夜。

熙夜則是緩緩抬手,不久,他的袖口又飛出一只小禮帽。不過不同于先前的小禮帽,因為這只在逐漸變大。

“花里胡哨的,紫霧東來!”

紫肥嫻熟地放出噴霧,然而這次卻沒有前兩次那樣幸運……禮帽不但沒有被擊潰,反而持續著變大。

終于,禮帽停止了增大。不久,一個全身裹著黑色氣息的龐然大物從禮帽中一躍而下,地面甚至都微微地晃動了下。

但由于這個大家伙全身包裹著黑色氣息加之這個地方月光照射條件不好,并不能看清他的樣子,只能模糊的判斷他是一個拿著巨大鈍器的家伙。

只見他一落地,便用他的鈍器將他周圍一寸見方的地面砸出個坑來。

除此之外,還能隱約從這個大家伙身后,聽聞那若隱若現的詭異的孩童的笑聲。

但由于大家伙的喘息聲十分雜亂,所以關于孩童的笑聲也只是猜測。

“請你好好享受戰斗的快感吧。熙夜就不奉陪了!”

熙夜不知何時從袖口變出一只披風,并十分迅速地遮住了自己的身體,之后便消失在了空氣中。不久,他的魔術館也猶如蒸發一般。

“特娘的!老子把這個家伙解決了就去抓你!”

紫肥似乎對眼前的龐然大物毫不畏懼,縱使他的相貌都看不清楚。

“紫霧東來!”

紫肥日常放招,不料這些噴霧在接近大家伙的地方轉移了彈道,仔細一看,是大家伙用他的鈍器擋下了噴霧。

說時遲那時快,大家伙迅速接上一個鈍器猛擊。不用想,紫肥腳下的地板也被砸出坑來。

“……好家伙,差點就……”

紫肥冒著冷汗。

“……這身法,莫非是……”

還沒等紫肥判斷完,又一波猛擊襲來,并且伴有極度清晰的小孩的笑聲,這笑聲就仿佛是在嘲笑他一般。

可紫肥好歹一代猛士,又怎么如此作罷。他瞬間熱血了起來,接二連三的放出好幾發紫霧東來。

可都慘不忍睹,不是被鈍器彈開就是被大家伙直接踢碎。

期間,紫肥并沒有完美躲過大家伙的每次攻擊,甚至有次被重重地錘到。

大家伙卻是毫發無傷的樣子,他身后的孩子笑得也更加激烈了。

“噗……老子堂堂柳約國大隊長居然會敗在這種無名小卒手里?說出去還不會讓人笑話?”

紫肥揩去嘴角的血跡,破口大罵。

可大家伙似乎不打算給他喘息的機會,繼續發動更猛烈的攻擊。

紫肥慌不擇路,忽而改變機槍的形態。只見機槍的噴射口擴大到了極致,甚至可以用炮來形容。

而且,彈速還十分不俗。每個孢子以極快的速度凝聚在一起,彈量至少上億,整體以激光重炮之姿迸發而出。

即使大家伙有鈍器做擋箭牌也于事無補,輕而易舉地被重炮射穿。

“……逼著老子犯軍規!不過事已至此,你也應該活不長了吧?”

紫肥收起機槍,吃力地喘著氣。

這邊大家伙的喘息聲依舊雜亂,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的喘息頻率都和先前的如出一轍。

看樣子,先前的重炮對于他來說是不痛不癢。而對于紫肥來說,卻是幾乎用盡全力。加之受的傷,他估計沒辦法再使用這招了。

“來吧!讓老子再犯一次軍規了結你!”

紫肥欲提聲壯膽,殊不知,他雙腿顫抖的頻率都快超過世界冠軍柳香了。

俗話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禍福相依,禍不單行。有因必有果,風水輪流轉。挨了幾次打的紫肥終于迎來了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俗話說,大難不死必有后福。說的就是紫肥。只見先前的大禮帽再次出現在空中,大家伙緩緩升起進到禮帽中,隨后便隨著禮帽消失了。

“嘿!他娘的!有種別跑啊!”

紫肥一見大家伙離開就耀武揚威起來。

但當他這后勁一過,瞬間委糜了起來。只見他少女般的鴨子坐在地上。

“呼……他開始中了老子的軍隊禁技孢子玉,如果老子現在去追他的話就會有些勝之不武……算了,這次就先放過你小子!”

紫肥面不紅心不跳地自言自語道。

“真是過分!把熙夜的大寶貝傷成這樣!”

魔術館內熙夜心疼地撫摸著先前的龐然大物,然而,粉紅手套里的女孩卻早已不見了蹤影。

(第二天,漢克的魔術館門口)

小豆一行人終于還是來到了這兒。至于為什么還是來到了這個破舊的羅馬斗獸場,是因為熙夜的魔術館為一片空地。(眾所周知,先前熙夜為了躲避紫肥從而把魔術館也隱匿了。)

“真的還是不要進去了吧……”

噴小菇有些難為情地說道。即使沒有帶小豆他們成功走進最豪華的魔術館,但眼下這家魔術館著實讓他無法信服。

可是,時不時涌入的孩群還是擊敗了他。加之小豆的推搡,幾人終于還是走了進去。

一看,內部的裝飾和熙夜的魔術館如出一轍――巨大的舞臺,神秘的紅色帷幕加上華麗的燈光和外表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要說這個魔術館與熙夜的唯一的區別就在于這個魔術館是露天的(貧窮的氣息)

不一會兒的功夫,斗獸場已經座無虛席,幾乎超過三分之二的都是孩童。

只見,舞臺中央的黃色五角星魔術盒突然炸開――魔術館的主人漢克滑稽地蹦了出來。

“歡迎各位來到……我的魔術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