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民國之文豪 114.新書《傳染》

作者:決絕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02-20 01:24:54

穆瓊莫名地覺得傅蘊安有點可愛。

尤其是發現傅蘊安戴著他送的墨翠之后。

他體貼地沒有繼續問什么, 就把這話題帶過去了, 而傅蘊安略坐了坐,就離開了。

等傅蘊安離開后,穆瓊又看向姜晨海:“姜老師回國之后,一直在給人補習英文嗎?沒做別的?”

姜晨海聽到穆瓊的話, 一個激靈, 然后就道:“哈哈, 我在國外學得是醫術,一時間就沒找到合適的工作……”真是見鬼了!剛才那個真的是他家三少?三少真的太拼了, 為了偽裝好身份費那么大的功夫!

“藝術?”穆瓊有些吃驚, 在這個年頭出國留學還學藝術的, 真的太少見了!姜晨海家里,估計也是很有錢的。

果不其然, 姜晨海道:“出國前我一直在私塾讀書, 突然出國什么都學不會,就去學藝術了。”

自己花錢出國讀書的,果然是有錢人。

穆瓊道:“傅懷安翻譯《安徒生童話》, 應該也有姜老師幫忙吧?”

“我倒是沒幫什么。”姜晨海道:“就是傅懷安一陣一陣的, 有時候很認真地要學英文, 有時候又不學了。”

“還有這種事?”穆瓊開始問傅懷安的事情,順便也是想多了解一點傅蘊安。

他和傅蘊安雖然認識了很久,但傅蘊安不怎么說家里的事情,因而對傅蘊安的了解,其實

姜晨海說了不少。

姜晨海當初去國外能隨隨便便學藝術, 主要也是因為他是姜家的小孩子,那時候被送出國,也是他的父親要給姜家留一條血脈。

而他現在待在上海,也是這個理由。

所以,傅蘊安的身份,自己的身份,他是打死都不會說的,但別的就沒什么了,尤其是這些小事,說說更是無妨。

他來的時候,三少可是交代過,說穆瓊是他朋友,要交好的。

于是,穆瓊就得知傅蘊安傅懷安都很喜歡他的小說,傅蘊安還一次買很多本,寄回家里去了。

穆瓊:“……”他突然覺得……自己不該問。

穆瓊突然就想起來那個總是對他很熱情的,傅蘊安的助理孫大林了,孫大林對他這么熱情,恐怕也是有原因的。

姜晨海沒教過書,但英文說得非常好,字正腔圓,也愿意學習。

穆瓊將自己這半年多的時間里用來備課的兩個筆記本給了他,又帶著他上了幾天課之后,他就已經可以獨立上課了。

而穆瓊又放下其他事情,在平安中學待了兩天,然后在這星期的星期五,正式辭職,準備離開平安中學。

平安中學每個班的學生,都湊錢給他買了一本筆記本。

筆記本用牛皮紙包好,而每張牛皮紙上,都有全班同學的簽名。

穆瓊心里挺感動的,最后自掏腰包,買了自己寫了之后出版的《英文短文》回來,這些學生一人送了一本。

這書學校里有些學生已經買了,但多得一本,他們也是能拿來送人的。

穆瓊在周五上午辦理了離職手續,他其實并無多少離別的愁緒,因為他搬著東西,直接進了跟平安中學緊挨著的教育月刊編輯部。

接下來,他每天工作的地點,就從平安中學改為一墻之隔的教育月刊編輯部了。

穆瓊的工作有人接手了,但盛朝輝的工作一時間沒人接手,因而他還要繼續上課才行,見到穆瓊搬走,他不無羨慕:“穆瓊,我都已經好幾個月沒去新世界游樂場玩過了……”

“你可以找認識的人幫你找找,看有沒有想來做老師的。”穆瓊道。

“我早就打聽過了,還真沒有。”盛朝輝嘆氣,又道:“算了,我先忙著吧,教育月刊這邊,就交給你了!”

盛朝輝說教

育月刊交給穆瓊了,但穆瓊其實要忙的事情不多。

新一期的教育月刊已經上市,后續很多事情,都是報販蔡松山負責的,他就只需要收錢而已。

當然了,他也不可能太空——他需要看下一期的稿件。

教育月刊已經面向全社會征稿了,收到了許多稿件,穆瓊需要一一看過,看過之后,能用的留下,不能用的,就讓周老先生寄回去。

他們現在是郵局的大客戶,寄信非常便宜,倒是花不了多少錢。

但他們還是太忙了……不過穆瓊并不發愁。

他在這一期的教育月刊上,刊登了一個招工啟事,他相信到時候應該會有很多人來應聘。

穆瓊正是辭職的時候,新一期的教育月刊已經上市了。

有前面幾期打開銷路,這一期的教育月刊賣的比之前更好。

辭職的第一天,穆瓊在編輯部一直忙到下午兩三點,這才把之前積壓的一些事情全部忙完,然后,他拿出紙筆,開始寫《流浪記》。

到吃晚飯的時候,他已經寫了三千字了,將紙筆放好,他就去平安中學吃了晚飯。

晚飯是姚太太做的。

自從洪嬸和姚太太來了孤兒院,朱婉婉就輕松多了,孤兒院那邊的很多工作,洪嬸都接手了,還做的不錯,至于平安中學這邊做飯的活兒,則被姚太太接手了。

姚太太早年在姚家很受寵,不用干什么粗活重貨,但做飯還是學了的,后來剛嫁到姚家的時候,也是她做飯,因而她的廚藝挺不錯的。

有了她們幫忙,孤兒院大點的孩子,還能照顧小一點的孩子,再加上姚太太的兩個女兒非常勤快……朱婉婉如今空閑很多。

她每天都會來平安中學聽幾節課,不聽課的時候,就去孤兒院那邊照看那些孩子,至于晚上,再給孤兒院的孩子們上課……她的每一天,都過得非常充實。

之前,她學得東西一度比不上穆昌玉,但現在,她在很多方面,都已經超過穆昌玉了。

而這,也跟穆昌玉對國文英文沒什么愛好有關……穆昌玉學習是很認真的,但穆瓊發現,相比于文科,她更喜歡理科。

穆瓊對是不會去干涉穆昌玉的,發現這一點,他就買了一些物理化學方面的書回來,讓穆昌玉想看的時候,隨時能看。

在平安中學吃過晚飯,朱婉婉和穆昌玉都去了孤兒院那邊,穆瓊則回到編輯部,繼續寫東西。

教育月刊的編輯部是通了電,裝了點燈的,倒是孤兒院那邊并未通電,對穆瓊來說,自然是待在編輯部這邊更舒服。

這天晚上,穆瓊并沒有寫《我在百年后》,倒是拿出稿紙,然后在稿紙上寫下了《傳染》兩個字。

他打算寫一部新書,而他寫這部新書,還跟霍三少有關。

前幾日,他收到了霍三少的回信,而霍三少在回信里,請求他給青霉素命名。

青霉素這個名字太形象了,肯定是不能用的,一旦用了,興許青霉素剛上市就會被別人知道這是什么東西,既如此,起個別的名字,也就很有必要。

他在《我在百年后》里面,曾將抗生素稱之為“西林”,這個名字倒是能用。

穆瓊不擅長起名,當時就決定用這個名字,而他并沒有馬上就給霍三少回信。

他和霍三少都住在上海,三四天功夫,就能寄出一封收到一封,這個頻率有點太高了,穆瓊沒那么多的時間寫回信,干脆就拖了幾天。

而等到了現在……

穆瓊打算寫一篇小說當做回信。

也順便用小說幫著宣傳一下西林這種藥。

當然了,他會想要寫小說,其實還有一個原因……《我在百年后》這本書,他打算將之完結,或者也不能說

完結,就是暫時停更一段時間。

這本書本就是一部分一部分寫的,現在先完結了,將來若有必要,也可以接著寫下去。

至于為什么要這么做……他當初寫這篇文,是想給這時的人一個希望,寫一些現代的東西來啟示這時的人。

前者,他寫到現在將近二十萬字,已經寫的差不多了,后者也寫了不少。

當然,他寫的并不全面,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寫到現在,他就意識到了,若要繼續寫,這其中涉及的東西太多了……不說別的,就說歷史這一塊,就是輕易不能動的。

張幸肯定想要探究歷史,如今這部小說的讀者,也都想要知道歷史,但這百年的歷史,他不能隨便寫。

如今,俄國的十月革命尚未發生,我黨還不曾成立,這種情況下他一個處理不好,很可能就會讓未來向著不知名的方向狂奔,甚至害了某些人。

他這些日子,又寫了兩期的《我在百年后》,然后就將這個故事暫時結尾了,決定接下來寫點別的。

這部《傳染》,就是他打算寫的。

如今他辭了職,正好有空慢慢寫。

《傳染》這本書的背景,跟《我在百年后》一樣,放在21世紀,放在現代,只不過開篇不是在中國,而是在日本。

穆瓊的這本書,寫的依然是科幻的,至少對這個時候的人來說,是絕對的科幻。

故事的開始,是在百年后的21世紀,一種可怕的傳染病出現在人類中間。

而這種可怕的細菌的來歷,還要追溯到百年前,日本試圖利用細菌,來侵略中國。

當時他們抓了很多中國人,做人體實驗,做**解剖,干盡了慘無人道的事情,還往中國投放各種細菌……

當時建在中國的實驗室,幾乎是用國人的尸骨鋪成的,而這種細菌投放出去,更是害了無數人。

好在他們后來并沒有成功,最后日本人被趕出中國,他們走的時候,帶走了各種實驗儀器,以及一部分培養出來的細菌。

但這些東西遺失了,沒人知道去了哪里。

直到百年后,一群日本學生來到一個島上,然后無意中發現了一個空置的實驗室。

原來,當初一些“科學家”還想繼續試驗,就帶走實驗設備,躲到了這個島上,還在這里建起了實驗室,結果,他們培養出一種可怕的細菌,最后他們死了。

這群日本學生從島上離開的時候,同樣染上了這種細菌。

他們回到家中,打一個噴嚏,或者一起洗個澡,又或者和女友一起吃了個東西,然后他們身邊的人,就都染上了這種細菌。

日本侵華戰爭時發動細菌戰,堪稱滅絕人性喪盡天良,別的不說,用活人的身體培養細菌,再放盡他們的血液得到細菌,這種事情,一般人就是絕對干不出來的……

穆瓊當初曾看過一些相關的資料,當時心里不知道有多生氣,這會兒……他總算可以在小說里釋放一下自己的怒意了。

他將這部小說里的人感染細菌之后的狀況,寫的特別慘。

孩子、老人、新婚夫妻……他們都不慎感染,一開始還能存活十多天,后來卻不過三四天就會身體腐爛死亡。

他們臨死前,都有未完成的心愿,更是顯得格外凄涼。

比如其中一個女人,她死時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小女兒,但她閉上眼睛的時候,她的女兒其實已經出現了感染癥狀……

他相信他的小說能火,到時候……就算有些人賊心不死,又想干出這種事情來,也要掂量掂量了。

畢竟遭殃的,可不一定只有被他們侵略的國家。

更何況此時的歐洲,還對細菌非常恐懼,畢竟他們在很

長的時間里,都被籠罩在黑死病的陰影里,最厲害的一次,甚至被黑死病在六年間奪走了兩千五百萬歐洲人的性命,占總人口的三分之一!

要知道,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死去的總人數,也就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五而已。

瘟疫是這樣可怕,若是日本還想用這樣的方法害人,一定會受到全世界的抵制。

這小說,穆瓊寫的暢快淋漓的。

其實,真有這樣的細菌,青霉素其實效果不一定有多大,至少,鼠疫一般是用鏈霉素氯霉素治療的,這還只有早期才能治,到了后期,就要有血清才行了,至于預防,肯定是疫苗更有效。

但這是寫小說……在他的小說里,“西林”自然是可以無比強大的。

當然了,現在還沒有到西林出場的時候,這會兒,細菌正在肆虐,一個個人死得飛快……

這種小說,在現代其實挺常見的,別說小說了,類似的電影就有無數,喪尸類的電影,其實就可以歸于其中。

但在這個時代,這種小說還是很少見的。

它寫的還是百年后,就更稀奇了。

而穆瓊作為一個現代人,作為一個看過很多這一類的電影小說的人,還能將之寫得非常真實,讓人渾身上下起雞皮疙瘩……

穆瓊之前琢磨著,等這書寫出來,一定要找人翻譯成其他國家的文字。

這天晚上,穆瓊一共寫了三千字,這三千字里,還有很多并不是小說,而是大綱細綱之類。

穆瓊打算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好好寫一寫這小說,等寫完開頭三萬字,就將之寄給霍三少。

這部小說,他應該會寫十五萬字左右,主角是一個中國醫生,也是后來研究出“西林”的人,他在這場可怕的瘟疫爆發之后,來到日本,然后就見到了病毒的肆虐……

時間不早了,穆瓊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帶上打算去孤兒院找朱婉婉和穆昌玉,結果剛從教育月刊的編輯部出來,就看到了傅蘊安。

那天穆瓊問了他為什么不和姜晨海說話之后,他許是有些窘迫,接下來那天并未來找穆瓊,但這兩天,穆瓊還是能見到他的。

但今天倒是不曾見過。

“我今天有事都沒來醫院這邊看看,現在才有空來瞧瞧……我在路上買了些吃的,要嘗嘗嗎?”傅蘊安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