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民國之文豪 132.影響

作者:決絕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02-20 02:19:24

傅蘊安曾經義診的診所旁邊, 有個門庭若市的診所, 那是上海名醫張老先生開的。

張老先生名叫張杜若, 他出生于醫藥世家, 四五歲就開始學醫, 到了二十多歲就開始自己行醫, 如今他七十多歲,已經是上海最有名的中醫之一了。

他收了很多弟子,教授他們中醫,又治好過很多人,平日里還行善積德贈醫施藥,在上海是極有名望的。

他一般起得很晚, 但他的診所開的挺早,早上的時候, 都是由徒弟或者子孫打理的。

這日,他來到診所, 看了看自己診所門口熱鬧的景象,然后就來到里面的位置上, 戴上了一副老花眼鏡。

這眼鏡是他的一個學生買來給他的, 非常昂貴, 而自從有了這眼鏡, 他看東西就方便多了。

這會兒, 他拿出大眾報, 先看了上面的《流浪記》。

張老先生以前是不怎么看小說的,直到有人給他推薦了《求醫》, 《求醫》這本書里面講了很多故事,他非常喜歡,看完之后就又去看了《留學》,現在更是每天都看點《流浪記》當做消遣。

豆豆的生活很苦,但它一直很樂觀……張老先生覺得,看《流浪記》能讓人珍惜眼下的生活,正是因為這樣,他讓自己的重孫子必須看一看。

而正是樓玉宇的這三本書,讓張老先生喜歡上了閱讀,之后,他陸陸續續看了希望月報、教育月刊之類的書,就連此時鴛鴦蝴蝶派的小說,他也看了一些。

這看書比看戲,倒是更有趣一點。

張老先生年紀大了,一般不是大人物,不會親自給人診治,看了大眾報之后,沒有需要他出手診治的病人,他就又翻了翻自己面前的雜志。

結果,就看到了希望月報。

張老先生精神一振。

希望月報上天幸寫的小說,都非常有趣,他是很喜歡的,《傳染》這個故事,更是勾起他很多回憶來,讓他又怕又愛。

張老先生活到七十多歲,這輩子經歷過很多事情,他兒時出過天花,長了滿臉的麻子,等長大,因為是醫生的緣故,更是見識過很多場瘟疫。

《傳染》里描寫的瘟疫,就讓他想起了以前的種種。

同時,也讓他了解了西醫。

張老先生年紀大了,知道西醫的存在,但既不會跟西醫爭搶什么或是因此生氣,也不去了解西醫,一直以來都自顧自做自己的中醫,直到看了這《傳染》,他才知道原來瘟疫,都是由細菌和病毒引起的。

他一開始看到的時候,還當這是天幸編造的,問了之后,方才知道細菌是真的而存在的,國外還有細菌學。

至于里面偶爾提到的病毒,應該是跟細菌差不多的東西。

張老先生有種長了見識的感覺,頭一次對西醫好奇起來,甚至想著要讓自己的小孫子去留學,學一學這西醫。

而現在再看《傳染》……

這里面提到的一些防止瘟疫傳播的方法,都是很有用的,其中有些,他甚至還用過。

張老先生看得津津有味,看著看著,他還讓人把自己五十多歲的兒子叫了來,讓兒子也看,還道:“你最近不是在為上海報撰寫醫學專欄嗎?可以寫寫這個!傷寒之類,很多病癥會傳染,應當讓人知道要如何預防!”

“是,父親!”張老先生的兒子道。

張老先生又道:“還有,這疫苗是何物,你去跟那些西醫打聽一番。”

張老先生的兒子答應下來。

不過,他肯定是打聽不到什么的。

因為這會兒,那些西醫也在好奇這疫苗是何物。

傅蘊安工作過的公濟醫院是傳教士創辦的,里面的醫生,有很多是傳教士。

這些傳教士

里年紀輕的,大多不會z文,但年長一些的,卻都是會z文的,當然了,他們中會說z文的多,但能看懂z文書籍的卻不多。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人生逝水幾家詩社又興吟事西蜀才人少年潘鬢暗驚鉛淚”這樣的詩,這樣的文章,他們要讀懂太難了。

其實就算是說話,學起來也難。

他們跟著上海的人學了這邊的語言,結果到了北京,卻還是沒辦法跟人交流……

不過,最近他們遇到了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他們找到了一些他們能看懂的書。

而這最初,是從一本教育月刊開始的。

他們醫院的一個小病人在看一本刊物,這刊物里面有插圖不說,里面的文章還很簡單,并且用了標點……他們一看就入迷了。

之前他們一直不理解成語這種東西,現在看了這刊物,才知道那些成語,原來都有各自的故事。

真的很有意思,東方的文化太有趣了!

醫院的醫生頓時對閱讀感興趣起來,也就是這個時候,傅醫生推薦了他們兩個作者,一個是樓玉宇,另一個則是天幸。

樓玉宇的小說讀起來比他們以前看過的那些要簡單很多,但他們讀起來依舊很慢,但天幸的文章就不同了。

這人的寫文章不像其他中國人那樣寫得精煉艱澀,倒是跟說話差不多,特別好看,同時,他的故事也比樓玉宇的更討人喜歡。

醫院里的傳教士,都很喜歡《我在百年后》這本書。

他們相信,自己的國家在百年后,定然也能發展的這樣好!

同時,他們對里面描寫到的一些東西,也非常感興趣,甚至覺得可以試著去做一下。

不是已經有電影了嗎?做出里面的電視,應該也不難?

這些傳教士里,有個姓霍瑟姆的傳教士,甚至已經開始翻譯這本書了。

他覺得,這樣一本書,應該讓自己國家的人也看一看。

醫院的傳教士都很喜歡《我在百年后》這本書,便是不懂z文的,也會讓同事給他們講講這個故事,而當《傳染》這本書出現,他們的最愛卻立刻就變成了《傳染》。

上帝啊!這位名叫天幸的作家,一定是一個曾去國外留學,專門學過是細菌學的人!

他在這本書里,寫到了很多先進的醫學知識!

同時,他們在看這個故事的時候,還意識到了日本的狼子野心。

趁著他們戰亂,那個可惡的國家,是想要搶奪他們看中的殖民地?

不久前,日本將德國在山東的勢力趕走,并且占據山東這件事,是得到了英國人的支持的,不過現在,看過傳染之后,立刻就有幾個英國傳教士給留在中國的英**官寫了信,讓他們一定要提防日本,甚至表示,日本可能在研究細菌作為武器。

他們還往國內寄了信,表示對日本這個國家,不能太過支持,因為這個國家,可能會利用他們,奪取中國,甚至取代他們的位置從中國謀取巨大的利益。

他們還表示,應當多鼓勵中國的學生去他們的國家留學,培養親近他們國家的人才。

當然了,這要在戰爭結束之后。

這些都是上個月,他們看了《傳染》的開頭之后做得事情,而這會兒,一些說著怪異的上海話的洋人,正在讀第二部分的傳染。

他們先一個字一個字讀出來,然后整句話連著讀,通順句子理解句意,就這么慢慢讀了下去,中間遇到讀不懂的,還詢問了他們的翻譯。

他們花了一整天的功夫,才總算看完了這個故事。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了可怕的黑死病。”

“細菌真是一種可怕的東西!”

“我本來有

有一個可愛的妹妹,她死于猩紅熱,如果真的有可以殺死細菌的藥物就好了。”

“還有疫苗,將少許的,安全劑量的細菌注射到人體內,讓人對這種細菌產生抗體?這興許真的可行。”

“牛痘其實就是疫苗的一種?”

“我想要見一見這位天幸先生,他是一個偉大的學者!”

……

這些洋人很是激動,甚至有人當場拿出紙筆來:“我要翻譯這部小說,我覺得這部小說一定會暢銷!當然,要在戰爭之后。”

“這可惡的戰爭!”

“其實不用等戰爭結束,我覺得這小說可以在美國出版。”又有人道:“當然了,我們要先得到天幸的同意。”

這些傳教士紛紛點頭。

而看了穆瓊或者天幸的小說的,可不止公濟醫院的傳教士。

其他地方,也有很多傳教士看了小說,他們之中不是醫生的那些還好,是醫生的……看到里面寫的疫苗什么的,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來中國太久,以至于沒能學到最近的醫療方面的知識。

當然了,日本這個國家,他們也厭惡起來。

這些傳教士里,只有極少部分是善良無私的,絕大多數,都是為了自己國家或者教會,甚至于自己的利益來這里的。現在日本可能會搶奪他們的利益,他們自然不滿。

還有細菌實驗……上帝!現在他們也生活在中國,若是這些日本人真弄出一種可怕的細菌來,他們也會有危險!

一時間,很多人都關注起日本來。

日本:“……”

上海租界,當然也是有日本人的,人數還不少。

土肥原四郎就是一個居住在上海的日本人。

他開了一個貿易公司,往中國出售他的國家生產的各種東西謀取暴利,同時,也在上海這邊收集情報,他甚至帶了很多年幼的日本孩子來到中國,讓他們從小生活在這里,給他們安排中國的身份,以便培養出最好的間諜來。

他的身份,可不單單是一個商人!

土肥原四郎在來中國,是被安排了任務的,他自然也就對中國這邊的情況非常關注。

樓玉宇這個人,他們就關注過,但沒有太過在意。這樣的愛國人士非常多,他們沒空一個個全部去管。

而天幸……

土肥原的z文學得非常好,之前那部《我在百年后》,他就看了。

當時,他對天幸的印象不錯,同時覺得百年后,中國想要變得那么好沒有可能,但他的國家,一定是可以變得那么好的!

結果……上個月,他看到了《傳染》。

他對天幸頓時厭惡起來。

他是知道一點帝國的計劃的,知道帝國方面,是想要拿下支那的大片土地的——這么好的土地,給支那真的太浪費了!

但用細菌來作戰,人體實驗什么的……這是污蔑,是□□裸的污蔑!

還有,他們可能可能會被支那人趕走?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土肥原四郎很憤怒,立刻就買了幾份希望月報寄出去。

然后,他收到了命令,讓他去調查那個天幸。

原來,用細菌作戰,曾在帝國的會議上有人提到過,只是不曾實施而已,這天幸寫出這樣的文章……莫非是會議內容泄露?

就算不是會議內容泄露,這位天幸應該也是仇日的,一定要弄清楚這個人是誰!

土肥原四郎剛剛接了這樣一個任務,新一期的希望月報就上市了。

他第一時間就將文章看了一遍。

看到里面自己國家的人死了那么多,他不免大怒。

這個天幸,他一定要想辦法找到,還有這部小說,

也要禁止才行!

近來,那些西方人對他都不怎么友好了!

穆瓊并不知道土肥原四郎這個人的存在,更不知道日本方面,已經開始調查天幸了。

他將寫鴉片危害的文章給了鄭潤澤,然后滿意地發現,租界這邊很多人都日本都提防起來。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后,日本是獲益最大的國家之一,他現在希望,這能有所改變。

穆瓊這么想著,愉快地將《傳染》的結尾寫好了。

這部小說,他是寫的非常暢快的。

一來,是他擅長寫這樣的小說,二來,則是這個小說……寫起來不像《求醫》或者《流浪記》一樣,讓他心里難受。

小說既然已經寫完,就該寄給霍三少了,此外……霍三少寄給他的信,他也要去拿來看看。

近來他沉迷戀愛,來去都陪著傅蘊安,以至于都沒有去拿霍三少的信……

想到這事,這天下午,穆瓊特地叫了一輛黃包車把自己送到收信地點附近的一家鹵肉店。

之前傅蘊安提過,很喜歡這家店的鹵味。

他先去買了幾個鹵豬蹄還有其他的一些鹵味,然后就去拿了信。

將信放在自己的包里,穆瓊又叫了一輛黃包車回去,然后去傅蘊安那里送了點鹵味。

傅蘊安又進實驗室了,他沒有瞧見,也不好打擾傅蘊安做實驗,就將鹵味留下,然后又去了孤兒院那邊。

孤兒院這邊提供一日三餐,這已經是非常大方的行為了,要知道上海這邊的普通人,很多是一天只吃兩頓的。

但就算一日吃三餐,到了半下午也是會餓的。

穆瓊不可能給孤兒院的孩子全都送鹵味吃,這太奢侈了,他買的鹵味,是給朱婉婉等人的。

穆瓊一進去,就遇到了傅懷安。

傅懷安這些日子在孤兒院待的還挺高興的,他甚至連補課學英文的地點,都改在了孤兒院,今天穆瓊一過去,他就揚手招呼起來:“穆老師!”

“我已經不是老師了,你以后還是不要這么叫了。”穆瓊道。

“那怎么叫?”傅懷安問。

“你叫我穆大哥吧。”穆瓊道,說著,給了傅懷安一個豬蹄。

“穆大哥!謝謝!”傅懷安接過豬蹄啃了一口,笑得眼睛瞇了起來。

他喊樓玉宇“大哥”呢!

別人可沒有這個待遇!

而且,現在穆瓊對他越來越好了!比如今天早上,穆瓊就給他買了早餐,還拜托他護送朱婉婉和穆昌玉到學校……穆大哥真的非常看重他!

現在還給他買豬蹄!

傅懷安這么想著,又啃了一口。

穆瓊越過他,又給了穆昌玉和朱婉婉一人一個豬蹄。

穆昌玉和朱婉婉立刻就啃了起來。

當然了,朱婉婉啃之前,還眼神復雜地看了穆瓊一眼。

穆瓊以前可不會半下午來給他們送吃的,他們能吃到鹵豬蹄,興許還是沾了傅懷安的光……

穆瓊穆瓊也啃了一個豬蹄,還吃了一個雞腿,然后才找了個地方,拿出霍三少的信看起來。

霍三少的信里隱晦的提到,他在經過很多次的實驗之后,對量產“西林”這件事,已經有了眉目,同時,他也在心里詢問了一些關于瘟疫的防治,還有疫苗之類的事情。

瘟疫的預防之類,其實自從細菌被發現,大家多少已經知道一些了,至于疫苗……這時候的人,已經知道接種牛痘可以預防天花了,只是這方面的研究還很少。

看到霍三少問起,穆瓊就想到了后世的孩子,從小接種各種疫苗的事情,還有天花……他生活的年代,天花都已經絕跡了。

他想了想,在信里寫了

一些對未來的暢想,也提了幾種可以研究的疫苗。 161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