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民國之文豪 14.語言問題

作者:決絕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02-19 23:59:18

穆瓊以前從沒吃過炸豬排。

他身體不好,垃圾食品父母都是不讓他吃的,而長時間不吃之后,他對重油重鹽的食物也就不喜歡了。

畢竟除開這些,他還有很多健康的美味可以吃。

但現在不一樣。

他穿越之后一直缺吃的,這具身體又處在長身體的身體……油炸食品對他的誘惑力不可謂不大。

穆瓊咬了一口,只覺得嘴里滿是油香味兒,讓他恨不得把舌頭都給吞下去。

他沒舍得吃太快,咬了一口炸豬排之后,就把豬排放下了,然后拿了面包吃。

前些天,他在店里吃了不少面包,但都是放了兩三天不能再拿給客人吃的,可這會兒,他吃的是剛剛烤好,還熱乎乎的面包。

蔥香味的松軟面包,真是說不出的好吃!

當然了,湯和炒菜的味道也很好。

這時節的小青菜炒著吃其實味道一般,所以之前才會有客人剩下,但配上豆瓣醬炒的肉沫,立刻就入味了。

穆瓊一邊吃面包一邊吃炒菜,把炒菜吃完之后,才咬了第二口豬排,又拿出刀叉來切豬排。

雖然他們店里的西餐很不正宗,但餐具給的還挺正宗的,每個客人都會給一把叉子,一把刀。

當然了,大部分客人都不會正確使用,一般就是用叉子叉著炸豬排和面包直接咬。

西餐的用餐方式穆瓊是知道的,但他以前不怎么吃,也就不習慣照著做,再加上如今這環境,讓他下意識地變得隨意。

他怎么舒服怎么來,下了大力氣去切那炸豬排。

他從自己咬過的那一邊,切下約莫五分之二的炸豬排,又將這份豬排切成一小塊一小塊的,這才用叉子叉了一小塊,放進嘴里。

穆瓊其實已經吃飽了,這會兒就是單純地享受美味,而他面前的傅醫生,就著湯剛吃了三分之一的豬排。

傅醫生吃東西的時候細嚼慢咽的,看似很隨意,卻又帶著股說不出的優雅……穆瓊覺得他應該沒少吃正宗的西餐,多半還是留洋回來的。

從清末開始,國內很多有錢人,就開始送子女出國留樣。

最有錢的,一般把自家孩子送去歐洲留學,錢沒那么多的,就把孩子送去日本留學……原主的父親穆永學就是去了日本留學,還有歷史上的很多偉人,也是去了日本留學。

在當時,沒錢的人根本就別想出國。

1911年,國內開始利用庚子賠款選拔優秀學生公費送去美國等國家留學,這才讓很多家境普通的學生也有了出國的機會。

現在是1915年,穆瓊不知道眼前的這位傅醫生是家境好才去留學的,還是靠著庚子賠款公費去留學的,但有一點他可以肯定——留過洋的傅醫生,應該是這個時代最頂尖人才之一。

要知道,在這個時期,留過洋的人加起來都沒多少,到后來二三十年代,留洋的人才慢慢多了起來。

“陳老板沒給你吃飽嗎?”傅醫生注意到穆瓊的視線,笑著問道。

穆瓊這些日子已經把之前差點餓壞的胃養好了,胃口也越來越大,就剛才那一會兒功夫,他一口氣吃了八個拳頭大小的面包、一盤炒菜、一碗湯,以及不少牛油醬料。

“我在長身體。”穆瓊道:“傅醫生你留過洋?”

“嗯,我在歐洲住過。”傅醫生笑道。

“真好,我一直想去。”穆瓊用英語問道:“傅醫生,你覺得我的英文怎么樣?”

穆瓊雖說不想欠傅醫生的人情,但還是想要發展一下人脈,和傅醫生搞好關系的,既如此,自然要在傅醫生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學識。

結果……傅醫生看著穆瓊,誠懇地用英文說道:“你的英語說得很好,就是有點口音,你墻上

的那些句子寫得也很好,不過有幾個地方錯了。”

穆瓊一愣,畢竟他聽著,明明是傅醫生的英語說得有點不太對,雖說傅醫生說話的時候帶著股倫敦腔的味道,但跟他學英語的時候聽的標準英語還是有所不同的。

不過,他很快就認識到,會出現這樣的問題,主要是因為他們兩個人所處的時代相差了一百多年。

語言本身就是在不斷變化的,再加上如今沒有網絡,交通不便……這會兒不管是漢語還是英語,都是方言盛行,很多詞匯的用法也跟21世紀截然不同。

恐怕要等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各國的語言才會慢慢統一。

他的英語是找了很好的老師學的,又聽了很多國外的廣播,看了很多國外的節目,說得非常標準,但跟這個時代的英文,恐怕有很大的出入。

當然了,交流還是沒有問題的,說不定這時某些留洋回來的人,說的都沒有他這么好。

穆瓊又用英文道:“我沒有留過洋,很多不知道……傅醫生能告訴我哪里錯了嗎?”

穆瓊的語言傅醫生沒有指點,但把穆瓊墻上的格言里寫錯的地方說了,一共指出了五處。

穆瓊全都記下,琢磨著最好還是找幾本這時候的英文書看看,熟悉一下如今的語言。

“你沒有留過洋就能學得這么好,已經非常不錯了。”傅醫生看穆瓊不說話了,以為他有點傷心,又鼓勵了一句。

“謝謝傅醫生。”穆瓊笑道。

傅醫生雖然用西餐的動作非常標準,但并不講究食不言寢不語這些,他一邊說話一邊吃東西,很快就把炸豬排吃的差不多了,又把湯喝了,炒青菜和面包卻一口沒動。

穆瓊琢磨著他要么挑食,要么就是不餓……從傅醫生瘦削的體型來看,應該是后者。

他估計是吃過午飯的,被他叫住了,才會進來吃飯……穆瓊還挺不好意的。

傅醫生這時候卻問:“你怎么不吃了?”

穆瓊的盤子里還剩著五分之三的炸豬排沒有動。

“我想帶回去給我妹妹嘗嘗。”穆瓊道。他們家現在每頓都能吃點葷,但葷菜除了咸魚還是咸魚……這炸豬排他不好意思獨吞。

“你是個好哥哥。”傅醫生道。

這時已經下午四點了,很多來租界玩的人,會在這時候吃了晚飯再坐電車走……陳老板想讓穆瓊去門口“拉客”,以至于頻頻看向這邊。

傅醫生注意到了這一點,站起身來:“我已經吃好了,就先回去了。”

傅醫生很快就離開了,穆瓊把桌子收拾好,又端著傅醫生沒動的炒青菜和自己剩下的炸豬排去找陳老板:“老板,這些我想帶回去給我娘和我妹妹吃。”

陳老板一口答應:“行,等下我給你個罐頭你裝回去。”

豬排用油紙一包就能帶回去,不過那青菜,就要拿個罐頭裝了。

“謝謝老板。”穆瓊笑著道謝,立刻去門口忙活了。

陳老板今天一共跟肉鋪買了一百六十塊豬排,到晚上天黑,竟然全部賣光了!

豬排每塊小洋兩角,加起來賺了小洋三百多,核算成大洋有二十幾個,除掉成本,陳老板少說賺了十五塊錢。

“以前租界西餐館少的時候,我每天的生意比這時候還好!那時候雇了兩個廚子,兩個幫工,還請了個洗碗洗菜的。”陳老板感慨著關了店門。

今天店里的豬排全部賣完了,面包也沒多幾個,最后吃的是陳老板買回來的熱乎乎的肉包子。

廚子還把剩下的青菜炒了——今天店里加了肉末醬的青菜,客人基本都吃完了,沒剩下來。

穆瓊上輩子還挺喜歡吃面包的,但穿越過來之后總吃這個,這會兒對面包也就不怎么喜歡了,倒是

那包子,覺得好吃地不行。

“這包子好吃,就是油水少。”廚子也吃得很樂呵。

如今上海的普通家庭,吃油普遍是吃豬油的,因而豬肉的肥肉反而更貴一些,包子里的肉也就多半是瘦肉。

“油水是少……明天早上我去買豬排的時候,順便買點五花肉,我們早早燉上,再煮一鍋飯,明天中午吃米飯。”陳老板咬了一大口包子。

“好!米飯好啊!”廚子立刻就道,他們都是南方人,雖然不挑剔食物,但相比于面食還是更喜歡米飯。

穆瓊也有點饞米飯了。

吃了三個肉包子,填了填肚子之后,穆瓊問陳老板:“老板,你好像很喜歡傅醫生……傅醫生很厲害嗎?”

“傅醫生當然厲害了!他是個好人。”陳老板道:“他常常免費給人治病,我們都喜歡他。”

陳老板絮絮叨叨說了很多,穆瓊才知道傅醫生名叫傅蘊安,是個西醫。

他來上海不到半年,在公濟醫院工作,據說醫術很好,當然,陳老板對他印象會這么好,絕不是因為這些。

這年頭醫生的診費很高,中醫里醫術一般的,診費小洋兩角上下,中醫里醫術好的,診費四五角的也有。

西醫就更貴了,基本是中醫的兩倍,畢竟西醫用到的各種器材都要從國外進口,而且這時候的西醫非常之少,很多直接就是洋人。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傅醫生每天早上六點半到八點半,都會在附近一個他朋友開的診所里免費給家境貧寒的人看診,還會免費提供一些便宜的藥物。

陳老板不屬于家境貧寒的,身體也不差,沒讓傅醫生看過病,但他對傅醫生還是很推崇的。

穆瓊聽完一愣。

他知道這個時代有很多一心為國為民的人,傅醫生也是其中之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