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民國之文豪 163 樓玉宇

作者:決絕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02-20 00:40:20

聽到穆永學說沒有自己這樣的兒子, 穆瓊很想回一句“我也沒有你這樣的父親”。

可惜他不能這么說穆瓊露出許些黯然, 許些不忿, 好似被穆永學的話傷到了。

不管是傅蘊安還是魏亭, 都提醒過他, 面對穆永學的時候, 姿態要放低,那他就放低好了。

“穆瓊,原來他是你的父親。”魏亭吃驚道,又看向穆永學“學長,你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來會傷了孩子的心的。”他說完,還擔心地看著穆瓊。

穆永學“”之前他問魏亭知不知道朱婉婉是誰, 魏亭說知道,可現在看著, 魏亭怎么好像并不知道朱婉婉是他的妻子還有,魏亭叫他兒子“穆瓊”這是叫錯了

“沒事, 我都習慣了。”穆瓊看了魏亭一眼,露出苦笑來。

“永學, 這就是你的長子你啊就算孩子有錯, 你也不該發脾氣。”方求索直接給穆瓊安了個“有錯”的名頭, 給穆永學找了個臺階下。

不過, 話雖然這么說, 他心里卻是非常疑惑的之前穆永學不止一次抱怨自己的原配, 又說他兒子不聽話不像樣,可現在這兩人看著, 分明都是極為出色的。

當然了,看人不能只看外表,興許他們就是繡花枕頭一包草。

方求索和穆永學多年好友,還是站在穆永學這邊的。

倒是章澈,這會兒對穆永學的好印象已經蕩然無存,只想著看好戲了。

他是很喜歡穆瓊的,這樣好的一個孩子,穆永學竟然把他趕出家門章澈覺得穆永學這已經不單單是眼瞎的問題了。

其他認識穆瓊的人,多跟章澈一樣的想法,至于不認識穆瓊的

魏亭帶來的女人,好像跟穆永學有一腿,這是一場大戲啊

他們都等著看后續。

穆永學聽到方求索的話,倒是冷靜下來了,臉色也恢復正常,然后就忍著心里的不滿給方求索介紹了朱婉婉三人“老方,這是我的長子穆昌瓊,這是我的長女穆昌玉,還有我的前妻朱婉婉。”

短短的時間里,穆永學已經想了很多。

看到朱婉婉和魏亭在一起,他非常生氣,覺得丟了臉,但這其實沒有必要。

相比之下,肯定是魏亭更丟臉。

魏亭的女伴是他的前妻呵

果然,穆永學這樣大大方方地一介紹,那些不認識穆瓊和朱婉婉的人,看著魏亭的表情就變了。

魏家給魏亭介紹了很多出生極好的女孩子魏亭不要,竟然跟穆永學的前妻攪合到一起去了

話說,該不會是魏亭太窮了,所以找了個富婆吧

好吧,這是開玩笑的,他們很清楚,魏亭不會這么做。

但有一點他們是確定的,那就是這女人很有錢。

畢竟她身上的衣服首飾,魏亭肯定是買不起的。

穆永學一直待在北京,對魏亭的現狀不了解,但上海這邊的人,都知道魏亭很窮。

穆永學并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呂綺彤當然也不知道。

呂綺彤跟魏亭不是同學,但她曾在北京見過魏亭,而且,她有個朋友跟魏家是親戚,她曾聽她的朋友說起過魏亭。

她朋友當時說過,魏亭娶了三任妻子,結果都死了,只留下了一個女兒,若是誰能嫁給魏亭生個兒子,魏家的百萬家財,就都到手了。

呂綺彤當時還羨慕過魏亭將來的妻子,結果這會兒,她竟然看到朱婉婉站在魏亭身邊

魏亭和朱婉婉一起進來的時候,她其實沒看到她那時并沒有關注門口處,倒是一直關注著穆永學。

直到穆永學往朱婉婉那里走去的時候,她才看到進來的幾人。

雖說朱婉婉變了很多,但人還是這個人,呂綺彤一眼就認出來了。

認出朱婉婉之后,她又認出了朱婉婉身后長大很多的穆瓊和穆昌玉,也認出了魏亭,同時,朱婉婉的穿著打扮,也落在了她眼里。

呂綺彤恨不得吐出一口血來。

朱婉婉的衣服首飾,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她知道朱婉婉是沒錢的,既如此,這些肯定是魏亭給的。

魏亭瘋了嗎竟然看上了朱婉婉朱婉婉都多大年紀了她還生的出孩子嗎

呂綺彤忙不迭地往朱婉婉那邊走去,過去的時候,正好聽到穆永學給方求索介紹了朱婉婉,說朱婉婉是他的前妻。

呂綺彤心里一松,又有些難堪。

穆永學不承認朱婉婉,這是讓她高興的,但被人知道穆永學其實還有個前妻,這一點又讓她覺得丟臉。

尤其是今天的朱婉婉,堪稱艷光四射。

她一直都知道朱婉婉很漂亮,卻不知道朱婉婉在打扮過后,竟然這么漂亮。

反倒是她,從北京一路過來,路上就很累,到了這里之后又為了照顧兩個孩子沒能好好休息,眼角都出來細紋了,便是擦了粉也遮不住。

至于首飾穆家雖然有錢,但穆永學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她花幾萬大洋去買首飾的。

這會兒,她除了內在竟然沒一樣比得上朱婉婉的。

“朱女士,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見到你,你過的好嗎”呂綺彤心里膈應的很,但還是落落大方地看著朱婉婉。

朱婉婉回想了這一年多來經歷的種種事情,釋然地笑道“挺好的。”

她之前在呂綺彤面前,其實一直很自卑,覺得呂綺彤處處比她出色,是高不可攀的。

但現在長了見識,再去看呂綺彤,卻突然發現呂綺彤也就這樣。

她兒子說的不錯,女人就要多長見識。

朱婉婉抬頭挺胸直視呂綺彤,臉上沒有絲毫怯弱。她頭上的頭發,可是花十塊錢做的,哪能低頭

“朱女士看起來確實過得很好。”呂綺彤的目光意有所指地從朱婉婉和魏亭身上掃過。

呂綺彤以為魏亭會因為自己的目光而不悅,甚至覺得魏亭可能會對朱婉婉有意見,沒想到魏亭竟然滿臉認同道“那是,朱女士很努力,這樣的人,不管在哪里都能過好。”

努力朱婉婉努力什么努力勾搭魏亭呂綺彤心里嘔血。

穆永學的心情也很糟。他一直以為,朱婉婉他們三個離開之后,應該會回到蘇州鄉下生活,沒想到她竟然這么不安分但這時候去貶低朱婉婉,倒是顯得他氣量狹小了。穆永學看向穆瓊,又看看用憤怒的目光盯著自己的穆昌玉,道“你們兩個是怎么回事小小年紀就打扮,像什么樣子有這個功夫,還不如多讀幾本書”

這種場合去說女人不太好,訓斥孩子卻沒關系。

“我一直有讀書。”穆瓊道。

至于穆昌玉她沒有說話,只是一直看著穆永學。

“讀書你讀得出什么書小學畢業了嗎”穆永學嗤笑。

章澈等人“”

呂綺彤這時候也道“昌瓊,你離開北京之后,可有繼續讀書就算成績不好,也是要學的。”她這會兒對上朱婉婉,總歸是自己丟臉,但對上穆瓊就不一樣了。

她再怎么說,也是穆瓊的長輩。

穆瓊的臉上露出許些不忿,對呂綺彤道“我的學業,不用你操心。”

“你這孩子怎么這么說話”呂綺彤眉頭微皺,有些傷心的樣子“我也是關心你。”

“明明我都快中學畢業了,讓我去讀小學,這就是你們的關心”穆瓊針鋒相對。不過,因為他的臉上有著委屈,倒也沒人覺得他說這樣的話有什么不好的。

而且他說的要是真的就算是不知道穆瓊身份的人,這時候看穆永學的表情,都變了。

“你這是什么態度是你自己考不上中學的”穆永學道。

“我和我娘陪著奶奶趕了一個月的路,剛到北京都沒歇歇腳,我水土不服還病著,你就讓我去考北大預科班我能考上就怪了。”穆瓊看著穆永學,帶著苦澀和控訴道。

如果是原主站在這里,這會兒估計已經被氣壞了,怕是會說出很多不中聽的話來,那就中了呂綺彤的圈套了。

但現在站在這里的是他。

他對穆永學沒有感情,這會兒要演個戲,簡單的很。

至于他說的話,那是半真半假的。當時最疼愛原主的爺爺去世了,原主的奶奶又病著,原主的狀態確實不太好。不過這些并沒有影響到原主考試,他當時把能做出來的全都做了,沒考上,主要是他英語沒學好。

但別人不知道。

方求索本來還想替穆永學說幾句,現在聽到穆瓊的話,尷尬極了。

穆永學之前說他兒子成績不好,考不上中學,他還當是普通中學呢,結果北大預科班

穆永學自己當年,也沒考上北大啊

周圍人也都很無語。

而這個大廳的二樓,拿著望遠鏡的霍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沒想到穆瓊還挺會演戲也是,他寫東西那么厲害至于他父親,真是做得出來。”跟穆永學一比,霍老虎那家伙還算不錯了啊

霍英拿著望遠鏡在看的同時,他身邊有個同樣拿著望遠鏡,還懂唇語的人在給他說樓下眾人說的話。

雖然因為角度等很多問題,他只能知道個大概,但單純看戲已經夠了。

這時,穆永學又對穆瓊道“你都讀了好幾年中學了,還考不上,你就不知道要反省一下”

穆瓊還沒回答,一個年輕男子就冷笑道“反省什么我在上海讀了三年約翰中學,去考北大和北大預科班也沒考上,最后只能考了個師范館。”

這人說的師范館,就是1902年成立的“京師大學堂師范館”,當然了,這學校現在已經改名為“北京高等師范學校”,再過幾年還會改名為北京師范大學,就是赫赫有名的北師大。

在此時,有“北大老,師大窮”一說,而所謂的北大老,不是說北大的學校老,而是說里面的學生老。

這會兒還沒有清華,北大是最好的大學,再加上這時候招生沒有年齡限制,多得是三十來歲去考的,便是預科班,也有一群二十多歲的去考,穆瓊這么年輕,爭得過就怪了

穆永學這時候,也有點尷尬了,但呂綺彤是個能人“永學讓他去考北大,也是對他寄予厚望,這孩子的爺爺一直說他學識淵博極為出色,比之永學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自己也說他能考上”

呂綺彤這話,果真讓一些人對穆瓊的印象不好了。

在很多人看來,穆永學是當爹的,怎么都不可能去害兒子,所以還是這孩子好高騖遠吧

呂綺彤這時候還道“你父親讓你去讀小學,也是想要磨練一下你的性子,誰知道你竟然”

“穆先生”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這人說話挺大聲的,大家頓時不再關注穆瓊,一起朝著他所在的方向看去。

然后就看到了帶著四個穿著軍裝別著槍的保鏢的霍英。

霍英近來做了些“大事”,他又不像穆瓊不愿意接受采訪,因而報紙上有很多他的照片,在場的人也基本都認識他。

就算不認識他,看他這派頭,也知道他不一般。

穆永學是認識霍英的,這會兒只當霍英是在叫自己。他雖然不喜歡霍英,但被霍英尊敬地喊“先生”,還是覺得高興的,這時矜持地看向霍英。

結果霍英看都沒有看他一眼,直接走向穆瓊“穆先生,沒想到你也來了要是早知道,我就去門口等你了”

穆永學愣了,呂綺彤也有點茫然她正打算說出穆瓊不孝的事情,將穆瓊打壓下去,結果竟然冒出個霍英來,霍英似乎還跟穆瓊熟識

“二少說笑了。”穆瓊道。霍二少來的真的挺巧的。

“哪有說笑。”霍英道“穆先生,你最近的新書當真好看,能不能給我看看后面的稿子”

“霍二少想看的話,我讓人謄抄一份給你送去。”穆瓊道。

章澈笑道“穆瓊你這就不厚道了,只給霍二少不給我的嗎”

霍英和章澈竟然都對穆瓊這么熱情穆永學覺得有點不對勁了。

而這時候,魏亭看向穆永學,語重心長地說道“學長,以穆瓊的才學,我覺得要考北大肯定是沒問題的,只是你不能人還病著,就讓他去考啊,還有哪有讓孩子去讀小學磨練性子的這不是耽誤孩子嗎”

這孩子明明叫穆昌瓊,怎么就成了穆瓊了這些人又為什么都幫他說話穆永學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

周圍圍觀的人,也很好奇,還有人問章澈“這位是”

“這就是樓玉宇。”章澈道。

那些之前聽穆永學說了很多夸獎樓玉宇的話的人“”

樓玉宇應該是真的有才學的。畢竟他除了寫,還出過英文短文,并且教育月刊上一些科普類的讀物,也都是他翻譯的。

讓這樣一個人去讀小學穆永學還真是做的出來

現在很多大學生,國文和英文水平,怕是都比不上他

同時,他們還都想起來了從女人那里傳出來的,樓玉宇和母親妹妹被寵妾滅妻的父親趕出家門的事情。

所以,眼前這個男人,就是那個混賬

他之前,好像還說自己不對來著

眾人表情各異,就連方求索,這會兒都非常尷尬。

方求索之前一直把穆永學當好友,信任穆永學的人品,可這會兒他有點懷疑了穆永學這個人,真的有人品

他把自己兒子貶低成那樣,結果呢他兒子是樓玉宇

呂綺彤也懵了。

她對穆昌瓊的了解,比穆永學來的多多了,她一直知道,穆昌瓊是真的很聰明的,天賦甚至比他的兩個兒子來的好。

但是,穆昌瓊是樓玉宇這怎么可能

當然了,這會兒最覺得不可思議的,是穆永學。

穆永學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

樓玉宇竟然是他那個不成器的兒子

他突然就想起了他父親對他兒子的種種夸贊,他當時一直都是不當回事的,甚至因此對兒子有了意見,結果他兒子竟然真的有出息。

穆永學的表情難看極了,他丟了大臉了

偏這時候,方求索的妻子還道“我聽人說過樓玉宇母子三個遇到過的糟心事兒,沒想到干這事的,還是熟人。”

呂綺彤不明所以,穆永學更難堪了,又有點氣憤朱婉婉這個女人竟然到處誣陷他

而方求索,他竟是沒有去阻止自己的妻子。

呂綺彤并不知道朱婉婉已經把自家的事情說出去了,這時候不贊同的,弱弱地看著穆瓊“昌瓊,你怎么把名字改了你當初對你奶奶不孝就算了,你連名字都改,會不會太過分了”

“人家天天伺候著老太太的,是不孝,你這個一個月也就去一次的,倒是孝順了”

“之前婉婉說起她的遭遇的時候,我還想著是怎么樣的女人,才能這么惡毒,現在總算見著了。”

“你們穆家什么都做得出來,都能把孤兒寡母趕走了,樓玉宇改個名字算什么我看哪,應該把姓也改了。”

幾個跟朱婉婉交好的婦人滿臉諷刺。

朱婉婉一家在上海的經歷挺好查的,她們知道,朱婉婉之前說的那些,都是真的。

既如此,她們自然是討厭呂綺彤的,尤其是在呂綺彤要往穆瓊身上潑臟水的情況下。

穆瓊感激地看了這些人一眼,又看向穆永學“穆家那邊都說了,我以后不再是穆家人,不能打著穆家的旗號在外面走,我再按著排行叫穆昌瓊不合適。”

原主年輕氣盛,穆家族人不讓他們住在祠堂里的時候,他就放話說自己不再是穆家人了。

穆瓊說的可不是假話。

“穆先生,原來這是你的父親啊叫什么”霍英這時候已經從周圍人那里“弄清楚”穆永學和穆瓊的關系了。

霍英竟然不認識自己穆永學冷著臉沒回答。

霍英又道“這種父親,不用去管他走,我帶你去認識一下沈紹成。”

他說著,拉了穆瓊就要走,還對穆昌玉道“朱姨和小妹妹要不要一起去”

“不用了。”朱婉婉拒絕,她跟霍二少不熟。

至于穆昌玉,她之前一直沒說話,只冷冷地看著穆永學,而這時候,她才猛地回過神來。

穆昌玉知道自己的哥哥肯定有別的事情,她搖了搖頭,走到了朱婉婉身邊。

而這個時候,跟朱婉婉交好的那些婦人,也拉著朱婉婉和穆昌玉走了“婉婉你今天真漂亮。”

“你女兒這么一打扮,也好看的很。”

“我們去那邊,別因為不相干的人生氣。”

不相干的穆永學和呂綺彤,就這么被落在了原地,再沒有人管他們。

同樣被落下的,還有魏亭。

“魏亭,你的女伴被帶走了,你就不去追”一個跟魏亭關系不錯的人笑道。

“什么女伴啊我就是沒車子,然后蹭穆瓊的車過來了。”魏亭哈哈一笑“還有,朱女士不單單是穆瓊的母親,還是平安孤兒院的院長。我想追也不一定能追到。”

魏亭說完就走了,其他人也紛紛離開。

方求索有些猶豫,結果他妻子一拉,他也走了。

穆永學臉色鐵青地站在原地,他長這么大,還從沒這么丟過臉

而這個時候,朱婉婉卻被眾多婦人圍在中間,大家還跟她打聽她身上的首飾和她的頭發。

“你們也知道的,我兒子雖然有點錢,但并不多,這些首飾是他朋友借給他的。”朱婉婉笑道,這是他們早就想好的說辭。

這些婦人一點都不奇怪。

穆瓊這會兒雖不是很有錢,但他認識很多人,要借幾套首飾真算不上什么不說別的,就說剛才把穆瓊帶走的霍二少,指頭縫里漏點什么出來,都值幾萬大洋了。

白手起家的人,想買點寶石之類的東西會覺得非常貴,但說實話,對她們這樣的人家來說,這種東西壓根就不用買,祖上傳下來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

而霍二少家里他爹估計搶了不少回來,咳咳。

朱婉婉說了首飾,又跟她們說起了燙頭發的事情。

這些中年婦人,都是沒燙過頭發的,這會兒聽朱婉婉說燙頭發的細節,一個個聽得津津有味的,還有人表示,明天也要去燙一個。

一時間,朱婉婉在這個宴會上,倒是成了眾星捧月一般的存在。

呂綺彤覺得這一切可笑極了。

而這個時候,被帶到樓上的穆瓊,卻聽霍英道“穆瓊,你要小心點,你那個后娘可不簡單,她找了個男人,讓那男人裝成你娘的情人。”

這事其實是他弟弟查到的,他弟弟自己不好跟穆瓊說,就讓他說了,還讓他照看著一點穆瓊。

“霍二少怎么知道的”穆瓊一驚,隨即問道。他看原主的記憶,就已經知道呂綺彤不簡單了,沒想到她竟然這么狠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