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民國之文豪 164 內幕

作者:決絕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02-20 02:01:10

霍英看了穆瓊一眼, 道“穆永學和呂綺彤到了上海之后, 去找過你那個舅舅。之后呂綺彤就跟你那個舅舅接觸了幾次, 讓你那個舅舅找了個混混回來。說是如果你娘找上門去, 就讓那混混裝作你娘的情人, 把你娘拉走也是巧了, 他們找的混混,正好是江新春手底下的,這混混跟人聊天的事情,還把這事說出來了。”

自己的弟弟查到這件事之后,霍英就覺得,呂綺彤這人, 真的太狠了。

而呂綺彤既然能這么狠,之前穆瓊一家之前遇到的種種事情, 會不會另有隱情

他弟弟已經讓人去查了,不過時間緊迫, 一時間還沒查到。

霍英和傅蘊安得知這么個消息多想了想,穆瓊當然也一樣。

穆瓊不是原主, 他還是從現代穿越到這個時代的, 所以, 對穆永學不喜歡朱婉婉選擇呂綺彤這件事, 他雖厭惡, 但也不至于因此跟穆永學不死不休。

喜新厭舊, 功成名就了就拋棄糟糠妻的男人,從古至今就沒少過。

至于對兒女不好就算是在現代, 喪偶式育兒或者有了后娘就有后爹這種事情,也不少見。

他覺得穆永學人品有問題,但要說恨穆永學什么的,這樣的情緒其實是沒有的。

甚至就連朱婉婉,都沒怎么恨穆永學。

畢竟在他們看來,他們一家落到穿越之初那落魄地步,有各方面的原因。

是到蘇州時遇到的劫匪、勢利眼的穆家族人、還有白眼狼的朱博源,是這一切加在一起,造成了他們一家的悲劇。

穆瓊雖然有過猜測,覺得穆家族人不肯讓朱婉婉住進祠堂,興許是呂綺彤為了自己的利益授意的,但他沒什么證據,也不想跟個爭風吃醋的女人計較,便沒有深究。

他們只要自己過得好就行了,至于呂綺彤這個女人穆瓊覺得,她這么喜歡穆永學,就把人收著好了,他們愛怎么過怎么過,反正跟他無關。

穆瓊當時是壓根就不想跟穆永學有牽扯的,也懶得計較以前的事情。

這次要不是穆永學把主意打到了他頭上,他不見得會來參加這個宴會。

可是,呂綺彤剛來上海,就設下這樣的毒計

要是沒有他這個變數,日子過不下去的朱婉婉去找穆永學,反被呂綺彤這么潑一身臟水,她會是什么下場

穆瓊想明白這一點,對呂綺彤和穆永學的看法,頓時就變了。

朱婉婉三人在他穿越前遇到的那些事情,里面興許有呂綺彤的手筆。

真要這樣,他們可以說是害死原主的兇手了。

穆瓊道“多謝二少告知。”

“不用謝。”霍英擺了擺手“對了,你那個舅舅的兒子的工作,還是呂綺彤找人安排的。”

朱博源在原主幼時,就搬到上海住了,也就過年的時候會回蘇州住幾天,原主對那個舅舅其實沒什么印象,這個舅舅不收留他們這事,因為有被親生父親趕走,被穆家族人趕走這兩件事在前,原主也沒太當回事。

原主都不當回事了,穆瓊便也沒怎么想起來,沒想到這人竟然還跟呂綺彤關系不淺。

他的這個舅舅,怕是早就被呂綺彤買通了。

穿越過來之后,穆瓊早已打定主意,要照顧好朱婉婉和穆昌玉,也早已打定主意,這輩子都不會原諒穆永學。

這次穆永學過來,他就想給穆永學一個沒臉,再讓穆永學的謀劃變成一場空他已經跟穆永學死對頭商量好,會跟對方合作推廣標點。

這件事情,甚至明天就會上報。

可如果原主一家的遭遇另有隱情

穆瓊看向霍英“霍二少,我有事想請你幫忙。”

“什么事”霍英問。

“霍二少能為我引見江新春江先生嗎”穆瓊問。

江新春這個人,穆瓊是知道的。

在后期的影視作品里,這人時常出現,不過出現的最多的,還是他的兒子江鳳鳴。

因為江新春死的很早。

江新春極為信任的手下背叛,會在一年后去世,他在上海這邊建立的勢力,緊跟著就被另外兩個早就對他的勢力虎視眈眈的人,還有那個背叛他的人瓜分。

彼時江鳳鳴還只是個紈绔,因為非常不成器,再加上江新春手下保護,倒是活了下來。

所有人都以為,遇上這樣的事情,江鳳鳴怕是要一無是處一輩子,沒想到這個紈绔在自己的老爹被干掉之后,竟然一轉身投靠了軍閥,幫著軍閥做情報工作,弄死了殺父仇人,然后在軍閥倒臺之后又跑來上海,干起跟自己父親一樣的事情來。

他一直干到后來新中國成立才離開,因為期間他堅持抗日,在后世的名聲還挺不錯,很多作品都將他塑造成高深莫測的幕后大佬。

不過穆瓊知道,不管是江新春還是他兒子江鳳鳴,都算不上好人,別的不說,販賣鴉片這事兒,他們就一直有干。

但他們至少比其他人要好點,好歹沒賣國,也不是那種會草菅人命的。

按照穆瓊原本的想法,這些事情,他是不打算管的,但現在,他有事要找江新春幫忙,倒是可以用自己知道的事情來做交換。

“可以你想讓他幫你”霍英問,同時開始琢磨著要怎么跟將新春對口供了江新春其實跟這件事一點關系都沒有,呂綺彤找的那個混混,壓根就不是江新春的手下。

江新春可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會收的

“是的。”穆瓊道。

“行,我幫你約他。”霍英一口答應下來“到時候我找人通知你。”

“多謝。”穆瓊道。

“不用謝,之前你也幫了我大忙。就是當時我太忙,都沒謝謝你。”霍英道,之前穆瓊寫的坑日本人的文章,對他的幫助極大“而且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江新春是我拜把子的兄弟。”

歷史上是沒有這件事的,霍二少甚至一直呆在山西不出來,這估計是自己引起的蝴蝶效應穆瓊道“那就麻煩霍二少了。”

“也沒什么麻煩的。走,我們去沈紹成那里。”霍英又道。傅蘊安讓他給穆瓊做臉來著

霍英嘴里的沈紹成,就是這場宴會的主角,沈家的大少爺。

沈紹成是二十歲那年出國的,在國外待了整整七年,如今已經二十七歲。

霍英回國前,就跟這位沈少認識,回國后也沒斷了聯系,甚至有合作做生意,這會兒,他就帶著穆瓊直接去了沈紹成那邊。

沈紹成正在父親“吵架”。

“你穿成這個樣子,成何體統。”

“在國外大家都這么穿。”

“這是在國內大好的日子一身的白,像什么樣子”

“我穿白色的好看啊”

門口有下人看著,瞧見霍英,立刻道“老爺,霍二少來了”

里面的爭吵聲戛然而止,一個穿著長袍馬褂,矮胖的中年男人,帶著一個瘦高個,穿著白色西裝的年輕男子從里面走了出來。

這兩人看身形大不一樣,那張臉倒是像極了。

矮胖中年人道“二少是來找犬子的吧,他已經準備好了。”

高瘦中間人道“霍二,我這看著如何”

霍英道“很是英俊瀟灑。”

沈紹成道“就知道你眼光好,對了,這位是”他說著,就看向穆瓊。

霍英道“這是穆瓊,筆名樓玉宇。”

“原來這就是樓玉宇先生”沈紹成興致勃勃地看著穆瓊“原來還這么小,怪不得那么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兒,都能狠下心去寫毀容。”

沈紹成這話是在抱怨,但他笑吟吟的,而且這么說,就是說他看過留學,可比假惺惺地說幾句久仰來的討人喜歡多了。

穆瓊道“沈先生你好。”

“你也好。”沈紹成道“我回國之后,就看了你的新書,你要是再對小桑姑娘下毒手,我可要來找你麻煩了。”

穆瓊笑起來“沈先生放心。”

沈紹成是個極為擅長搞活氣氛的,三言兩語,就和穆瓊親熱起來。

而這個時候,樓下,呂綺彤正在勸穆永學。

還會還沒開始,穆永學就丟了個大臉,他能感覺到,周圍人看他的目光都變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在這邊自然也就待不下去了,就想離開。

但呂綺彤并不想走,他們這時候一走,不就稱了朱婉婉的心,讓朱婉婉風光無限

呂綺彤道“永學,這孩子對你有怨,出息了都不跟你說一聲,但他到底是你兒子,父子哪有隔夜仇”

呂綺彤說穆瓊出息了都不跟自己說一聲穆永學心里怒火更甚。

呂綺彤接著又道“不過他是樓玉宇,也是好事,你們是父子,有些話更好說。”

穆瓊就算是樓玉宇又怎么樣他是穆永學的兒子,這一點是變不了的,而有這么個身份在,他們自然能好好做文章。

至于朱婉婉呂綺彤看了朱婉婉一眼,她一定要想法子讓朱婉婉丟個大臉。

穆永學聽到呂綺彤這話,倒是不想走了。

他已經好幾年沒升遷了。

他在政府部門工作,負責教育這一塊,而這,是很難出政績的。

北洋政府對教育這一塊管得非常寬松,各個大學都是自己管理的,他們就只負責掏錢,他手上實在沒有什么權利。

他年輕時,倒是寫寫文章什么的,如今年紀大了,瑣事纏身,也寫不了了。

至于革新教育之類他知道有些人一直在做這個,但他也知道,自己做不了。

倒是白話文和標點的推廣,他是可以做的。

“這里是上海,跟北京隔著老遠。”呂綺彤又道。

穆永學是個愛面子的,但他更愛前途。

呂綺彤見狀松了一口氣,她已經穩住穆永學了。

穆瓊不在,但朱婉婉在。朱婉婉這個女人,就是個逆來順受沒主見的,雖說今日打扮的極為漂亮,但也不過是面上光鮮,要拿下這么個女人,實在簡單的很。

朱婉婉跟那些婦人正聊著,就看到穆永學和了呂綺彤走了過來。

穆永學今年三十六,他保養的不錯,看著風度翩翩,極有魅力。

至于呂綺彤,她比朱婉婉小兩歲,今年三十一,雖不是絕色,但氣質出眾。

這兩人站在一起,是極為相配的。

說實話,要不是之前那一出,沒人想得到呂綺彤竟是穆永學后來娶的妻子。

畢竟他們的年紀,是看著差不多的。

這兩人一過來,朱婉婉身邊的那些婦人,當即用諷刺的目光看了過去。

穆永學對上這樣的目光,臉色變得很難看,呂綺彤卻道“朱姐,真不好意思,我們對昌瓊這孩子不了解,耽誤了他。”

他們虧待穆瓊這事,已經板上釘釘,洗不了了,只能咬牙認下,不過,以朱婉婉的性格,應該謙虛一下,說自己也有錯

呂綺彤等著朱婉婉這么說。

結果,朱婉婉道“是啊,當初在北京,這孩子要是能好好讀書,有個文憑,也不至于剛來上海的時候,只能給人端盤子。”

朱婉婉擱以前,看到呂綺彤道歉,穆永學又在旁邊盯著,是不好意思計較什么的。

但現在,一方面她心態放平了,并不怕眼前這兩人,另一方面,見識的多了,她便也知道呂綺彤不懷好意了。

更何況,這兩人來找她,多半是為了從她兒子手上弄好處。

朱婉婉這話一出來,眾人看穆永學和呂綺彤的表情,就更不屑了。

“朱婉婉,你對我怨氣就這么大”穆永學道“你大字不識一個,我們沒有辦法交流,我才會與你離婚,離婚后我也不曾虧待你,你明明可以帶著兒女在住在蘇州老家,是你自己要來上海的”

“你把蘇州的房子田地都賣了,我們去蘇州要怎么活我們已經忍了,想著住祠堂也行,結果連祠堂都不讓我們住”穆昌玉突然站了起來,睜大了眼睛瞪著穆永學“你現在再說這些假惺惺的又有什么意思”

“放肆這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嗎”被女兒頂嘴,穆永學怒道。

“你不是講究自由平等嗎怎么就不許我說句真話了”穆昌玉道。

“昌玉,你怎么能這么跟你爸說話”呂綺彤責怪道“穆家族里的人會這樣,他也不知道”

“就算穆家族里的人不把我們趕走,我們到了蘇州之后,銀錢只夠吃飯,我哥肯定讀不了書,肯定沒出息你就是打著這樣的算盤的吧”穆昌玉又看向呂綺彤。

“你胡說什么”穆永學道。

穆昌玉看著穆永學“我是不是胡說,你自己清楚這一年多,你找過我們嗎今天見了面之后,你有問過我們過得好不好嗎”

穆昌玉說道后來,已經帶上了哭腔。

穆瓊和霍英一起從樓上下來,正好看到這一幕。

霍英之前把穆瓊帶走,是想提醒穆瓊一句,沒想到穆瓊走了之后,穆昌玉竟然跟穆永學對上了。

霍英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穆瓊卻是大步走了過去。

“昌玉。”穆瓊叫了一聲。

“哥”穆昌玉眼眶紅紅的。

穆瓊來到她身邊,掐了手放在她的背上,做出安撫的動作來,又用周圍人聽不到的聲音道“哭。”

穆昌玉一愣,隨即“哇”地一聲,趴在桌上哭起來。

現代的人去看民國,會覺得這個時期挺開放的,什么事情都有。

可事實上,這時候,封建思想還是在絕大多數人的腦海里根深蒂固。

正是因為人們被壓抑地太狠了,有些人才會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反抗。

結果最后,那些被壓抑的沒被記錄下來,倒是出格的記錄下來了

別的不說,就說這時候,孝順就是一頂天大的帽子,父母對兒女的控制權,比在現代的時候大多了。

窮苦人家,還在賣兒賣女。

穆昌玉質問穆永學,這是不太合適的,不過穆昌玉一哭,大家對她也就不至于有什么壞印象了。

穆昌玉哭地很傷心,雖然是穆瓊讓她哭的,但真的開始哭之后,她卻哭地真情實感,臉上的妝容都哭花了。

周圍人看穆永學的表情,更怪異了,那些婦人一邊安慰穆昌玉,一邊還看著穆永學翻白眼。

宴會上除了方求索,還有其他認識穆永學的人,而現在,這些人都不愿意去跟穆永學說話。

還有個霍英擺明了是站在穆瓊這邊。

穆永學終于待不下去了,他一揮手,就往外走去。

呂綺彤見狀,連忙跟了上去。

朱婉婉母子三個變化太大,她今天討不了好,只能從長計議。

可這從長計議,也不容易。

之前,她以為這三人必然過得窮困潦倒,既如此,隨便找個混混,就能讓朱婉婉萬劫不復,可現在

呂綺彤沉思起來。

而穆瓊目送呂綺彤遠去,心里也閃過諸多念頭。

穆永學走了,宴會卻照常開始。

穆昌玉去洗漱了一下,頂著一張俏生生的臉,重新來到穆瓊身邊,除了沒了妝容看起來一下子小了兩三歲以外,倒是沒有別的問題。

“昌玉,不要因為不相干的人生氣。”穆瓊摸了摸穆昌玉的腦袋。

“嗯。”穆昌玉點了點頭“哥你放心,我不會再為了不相干的人生氣了”之前,她心里一直扎著一根刺,讓她非常難受,不過現在,這根刺已經了。

雖然拔了刺之后,她挺疼的,但這遲早能長好。

穆瓊頓時放下心來。

而這個時候,宴會正式開始。

沈紹成穿著一身白西裝亮相,驚呆了很多人。

很多人都覺得這不吉利,當然了,也有人覺得沈紹成這樣非常帥氣。

宴會舉辦的很熱鬧,甚至還有洋人來參加了。

霍英剛來的時候,穆瓊曾經去參加過歡迎他的宴會,不過當時他還是個小角色,也就沒人主意他,但現在,情況已經不一樣了。

這會兒,有很多人過來跟他攀談。

穆瓊跟這些人聊了起來,而另一邊,朱婉婉帶著穆昌玉,也認識了不少人。

在現代,有些人都會看不起離婚的女人,更別說這個時候了,不過朱婉婉一直仰著頭,好似不把這件事當回事,倒是讓某些想說酸話的人訕訕的。

周圍人對自己的各種態度,朱婉婉當然是感受到了的,不過她沒在意。

這會兒,她就一心盯著那幾個洋人了。

她已經學了很久的洋文,她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跟洋人交流。

“想去就去吧。”魏亭走了過來,對朱婉婉道“我帶你過去。”

魏亭帶著朱婉婉,就跟其中一個洋人打了招呼。

朱婉婉平常,是跟著穆瓊傅懷安等人學英文的,這些人的英文都很標準,她也就沒什么口音。

雖然一開始跟洋人說話的時候,她說的磕磕絆絆的,但慢慢的,他們就越聊越順暢了

就算是覺得朱婉婉一個女人不該拋頭露面的那些人,也不得不承認,朱婉婉很出色。

所以,穆永學是瘋了吧這樣好的妻子兒子都不要

就算他看上了別人,完全可以娶回來當個姨太太啊,離什么婚

就連方求索,都不明白穆永學為什么要離婚。

他的老婆孩子要是能這樣,他做夢都會笑醒

“你學著點,我打聽了,人家之前也是不識字的,但一直努力學習。”方求索對自己的妻子道。

方求索的妻子怔怔地看著朱婉婉。

她知道呂綺彤的底細,所以不喜歡呂綺彤,而對朱婉婉,在今天之前,她是同情的,覺得同病相憐,可現在

她也能那樣嗎

這場宴會,讓穆瓊和朱婉婉正式被上海的頂層人士所接納。

不接納不行沒看到霍二少和沈大少都跟穆瓊相談甚歡

有不少人嫉妒穆瓊,不明白穆瓊一個不過就是寫過幾篇的,憑什么入了這些人眼,可他偏偏就是入了這些人的眼了

這天的宴會,很晚才結束。

朱婉婉穆昌玉一回家就睡了,穆永學和呂綺彤,卻根本就睡不著。

兩人商量了許久,最后決定第二天單獨去找穆瓊,同時,穆永學則要寫一篇文章,指責一下穆瓊。

他們想的很好,然而當天晚上,穆瓊壓根就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大眾報編輯部,然后連夜寫了文章,連夜讓人刊登了。

于是第二天穆永學起來,看上海的報紙的時候,先看到了申報上寫的,樓玉宇和一直跟他不對付的人一起呼吁大家使用標點的文章。

穆永學立刻就撕了報紙。

他謀劃了這么久的事情,竟然就這么被人截胡了

不,這不是截胡,這是穆瓊跟他作對

穆永學一時間文思如涌泉,立刻就想好了要怎么說穆瓊不孝了。

然而,緊跟著,他就在大眾報上,看到了署名樓玉宇的一篇文章我的這兩年。

這篇文章的開頭,就是某年某日,我母親與我父親離婚,帶我與妹妹,從北京回蘇州。

文章寫的實事求是,一點兒不摻假,也沒有刻意賣慘,甚至沒有提到穆永學的名字,只是將蘇州穆家族人和朱博源的嘴臉刻畫的入木三分,又著重寫了早期的艱辛。

什么只能天天吃面糊,什么去找工作因為太瘦被人當吸鴉片的,什么去餐廳工作,什么為了打聽到留學生的消息,天天一大早去幫忙做義診,什么為了能過稿,假裝自己是小廝

穆永學被氣壞了,一雙手輕顫起來。

穆瓊這通篇下來,都沒有指責他,但只要是看文章的人,都知道樓玉宇會這么艱辛,全因為他父親不管他了。

好得很他這個兒子,是一門心思跟他作對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