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民國之文豪 167 江鳳鳴

作者:決絕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02-19 23:38:13

穆永學在租界出了事被人搶了錢, 按理是可以去找巡捕房的。

雖說這時候的巡捕房是洋人弄出來管理中國人的, 處處站洋人這邊, 但中國人和中國人有了矛盾的話, 他們還是會在一定程度上秉公辦理的。

之所以說是在一定程度上不說別的, 就說霍英犯了事兒, 巡捕房是絕不敢抓他的。

但穆永學要臉,這種情況下,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愿意求助巡捕房的。

他這會兒只想著快點離開上海。

可惜的是,他身上的錢全都被趙大頭帶人搜刮走了

在現代,銀行四通八達的, 到處可以取錢,但在這個時候, 就連洋人開的銀行,也沒那么高級, 也就只有少數用戶能享受這個待遇。

一般情況下,你在哪里存了錢, 就要去哪里取。

更別說, 這時候的人, 一般還不會把錢存銀行之前曾出過洋人的貨幣貶值的事情, 大家對洋人的銀行, 并不如何信任。

至于國內的錢莊在上海這地兒, 大家做生意有時候直接就用福隆錢莊的莊票,但這銀票放到北京去, 就不一定好使了。

畢竟這年頭,那些軍閥甚至會各自鑄造不同的錢,而銀元和銅元的兌換價格,每天都能變一變,政府發行的鈔票是更是不怎么好使。

穆永學這次來上海,是帶了很多鈔票的,也帶了銀元什么的,身上的東西加起來總價值能有一千銀元左右,按理這錢,是足夠讓他過得舒服的。

甚至要用來給樓玉宇買禮物什么的,都夠了。

可現在,這錢竟是全被搜刮走了,那些人硬是一點沒給他們留下。

穆永學必須出去借錢。

穆永學出門去了,呂綺彤卻是安撫起自己的兩個孩子來。

她對別人再狠,對自己的孩子卻是非常疼愛的,一直把他們當做心肝寶貝,也是因為這樣,她的孩子在她面前,才會比較熊,而到了穆永學身邊因為她的教導,他們都是格外乖巧的。

之前那些人來翻東西,在孩子面前倒是沒說什么,但兩個孩子還是被嚇到了,這會兒呂綺彤只能小心安慰。

呂綺彤哄了許久,總算把兩個孩子哄好,一起睡了,而這個時候,她的臉色已經陰沉下來。

早知道會有這么一天,他當初肯定不找穆永學

如果她找的不是穆永學而是別的男人,一定不會在她家缺錢的時候拿不出錢來,她更不會落到如今這地步。

不過現在,說什么都遲了,為著三個孩子著想,她是必須要和穆永學綁在一起的。

呂綺彤心里暗恨,同時琢磨起怎么哄穆永學來。

之前穆永學在氣頭上,她就算說什么,穆永學也不會聽,但等下她可以哭一哭,就說自己是吃醋,才會讓穆家的族人把朱婉婉趕走的,但這次絕對沒有害朱婉婉。

前者穆永學隨便找個穆家人問問就能問出來,她只能承認,但后者她可不是親自去做的,全部推到朱博源身上就行了,就說肯定是朱博源想要想要獨吞朱家的財產,才會去害朱婉婉。

不,她其實可以說這次的事情,是穆瓊設計的,要不然幾個小混混,哪有那么大的膽子

呂綺彤盤算著的時候,那伙從穆永學這里離開的人,又去了朱博源那里。

朱博源受傷后,倒是去找警察了。

然而警察那邊,江鳳鳴早就打過招呼,自然推三阻四的,不肯去管這件事。

朱博源已經給自己的傷口上了藥,這時候看到那些警察做出這么個模樣來,他心都涼了。

這些警察才不管朱博源心涼不心涼,江家的小少爺,他們可是得罪不起的。

現在這朱博源只是被打了個鼻青臉腫,又沒啥大事,管什么管

朱博源回了家,正打算去找呂綺彤問問到底要怎么樣,趙大頭帶人來了。

“朱博源,我讓你準備好一千個大洋等我來拿錢呢”趙大頭問。

“趙大頭,你想干什么”朱博源那個剛剛丟了工作的兒子道,在政府部門工作了一年半的他,難以忍受趙大頭這樣的人對他吼。

然后他就被趙大頭打了。

朱博源還有朱家的其他人想去幫他,結果趙大頭身后的那些人竄了出來,一個比一個厲害,沒一會兒就把他們家里的人全打趴下了。

朱博源最后只能破財消災,剩下拿出一百個銀元給他們。

結果

“我們要的,可是一千個銀元”趙大頭道“你最好快點把錢拿出來,不然利滾利,你們會受不住的。”

“利滾利”朱博源一愣。

“是啊,利滾利,每天兩成利息,你自己算。”趙大頭道。

每天兩成的利息一千大洋欠一天,那就要給兩百的利息了

這根本就算不得高利貸,這分明就是搶錢

朱博源都想吐血了。

趙大頭看著他這樣子,卻隱隱有些得意。

他趙大頭,從沒有像今天這樣風光過

可惜了,所有弄到的錢,都不是他的。

趙大頭他們走了,朱博源這下著急了。

他不過就是個老百姓,找警察既然沒用,也就只能去找自己那個在京城當大官的妹夫了

朱博源帶了自己的兒子,直奔穆永學那里。

穆永學剛從自己的同學那里借了錢回來,朱家人就來了。

朱博源并不知道趙大頭也“搶”了穆永學這事兒,還在求助“妹夫,我也是沒辦法了,那人想要訛詐我妹夫你有沒有什么認識的人幫我一把吧”

朱博源一邊說,還一邊去看呂綺彤。

說實話,對他來說,呂綺彤比穆永學能耐多了

結果,這一回跟上一回大不相同。

上回,朱博源和呂綺彤“眉來眼去”的,穆永學還沒發現,而這次呂綺彤沒去管朱博源遞過來的眼神不說,穆永學還注意到了這一點

穆永學頓時大怒,直接就把朱家人趕了出去,又對呂綺彤發起火來。

穆永學租住的地方的閥門在自己面前關上,朱博源都懵了。

穆永學這是不想管他們了,那他怎么辦

朱博源一家只能回家去,結果回到家,竟發現他家門口被人潑了屎尿。

這是上海這地兒的人,逼人還債常用的招兒

朱博源這邊倒霉了,穆永學這邊也沒討到好有人砸破了他家的窗戶,還扔進來一些死老鼠死蛇。

穆永學打定主意,第二天一定要回北京

穆永學和朱博源倒霉的時候,大名魏崢的圓圓小朋友,已經跟朱婉婉親近起來了。

朱婉婉整天和孤兒院的孩子相處,雖沒學過兒童心理學之類的書,但對小孩子的心理,卻已經摸得很準,特別會哄孩子。

尤其是,魏圓圓小姑娘,還很單純。

跟孤兒院那些小小年紀就獨自在外面討生活,心眼兒不少的孤兒相比,魏圓圓小姑娘就是個傻白甜。

朱婉婉還挺喜歡這個小姑娘的,不可避免地想起了穆昌玉小時候的樣子。

說起來,魏家的爺爺奶奶灌輸給魏圓圓小朋友的許多念頭,當初穆瓊的爺爺奶奶,也曾灌輸給穆昌玉。

于是,穆昌瓊能去讀書,穆昌玉卻連字都不認識。

朱婉婉那時候沒有去爭取,也不知道要爭取,現在見識的多了之后,是有些后悔的,想著若是能回到過去,她必要有所改變。

現在回到過去不可能了,但有個魏圓圓可以讓她做一些改變。

圓圓小姑娘以前連出家門都很少,到了上海之后,因為她的腳受了傷的緣故,魏亭也沒有帶她出去玩過。

她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這世上有這么多有意思的東西。

可惜的是,還沒逛完,就要回家去了

從新世界游樂場出來,吃的肚皮滾圓的圓圓小姑娘很是失落。

穆瓊叫了三輛黃包車,然后大家一起去了穆昌玉的學校。

“這里是讀書的地方,你長大一點,就該讀書了,讀了書,大家才會喜歡你。”穆瓊又對圓圓小姑娘道。

正說著,就看到穆昌玉和同學一起出來了。

燙了頭發的穆昌玉,在人群中格外顯眼。

“昌玉,你哥哥和你媽媽一起來接你了呢”

“昌玉,再見”

“昌玉,明天見”

跟穆昌玉一起從學校里出來的女孩子們跟穆昌玉打過招呼,就離開了。

穆昌玉雖然沒在學校里說自己的哥哥是樓玉宇,但她總能弄到很多書,因而學校里的女孩子,都很喜歡她。

魏圓圓好奇地看著穆昌玉,那雙跟魏亭像極了的眼睛里,沒有魏亭的通透,倒是帶著滿滿的好奇。

“你就是圓圓吧我是穆昌玉。”穆昌玉笑著跟圓圓打招呼。

“嗯”圓圓小姑娘驚奇地看著穆昌玉的頭發。

這會兒,她早就忘了要哭了

眾人一起去了孤兒院那邊,朱婉婉幫著處理一些事情,穆昌玉就帶著圓圓去跟孤兒院里的孩子們玩。

圓圓小姑娘的腳趾因為裹腳被折斷過,現在雖然養好了,但還是不能動,穆昌玉就找來一輛小推車,把她放進去推著走。

這小車的輪子是木頭的,推的時候不太好推,但卻是孤兒院里最受歡迎的玩具,而圓圓也很喜歡。

不過,一直在哈哈笑的她,看到腿腳不便的小花之后,就愣住了。

她呆愣了好一會兒,穆昌玉見狀問“圓圓怎么了”

圓圓小姑娘突然又哭了“我不裹腳了嗚”

穆昌玉一開始都沒弄明白,后來才知道圓圓小姑娘以為小花不能走路,是因為裹腳

這也算是個美妙的誤會了。

傅蘊安吃過飯就去醫院了,穆瓊看著小姑娘哭,沒忍住笑了。

魏亭來接魏圓圓的時候,魏圓圓正跟著孤兒院的那些一起學習,還聽得很認真。

看到魏亭,她愣了愣,突然就哭了“我想回家我要奶奶”

魏亭“”

“小孩子就是這樣,白天玩得高興的時候也就算了,到了晚上就會很想家,魏先生,你讓孩子跟你一道睡,哄著點。”朱婉婉提議,而她會這么說,是因為從魏圓圓的嘴里得知,來了上海之后,她都是一個人睡的。

這么大的孩子,可以分床睡了,但魏圓圓來上海前一直是跟乳母一起睡的,來了上海之后,人生地不熟的,本就很不安,再這么一折騰她自然也就想哭了。

“和我一道睡”魏亭一愣,又問“都這么大了,還要跟父母一道睡”

朱婉婉道“主要是孩子會怕,不過也不一定要一張床,在大床旁邊放張小床也是可以的。等她適應了,就可以分房了。”

“多謝,我沒想到這一層。”魏亭抱走了孩子,而他剛走了不久,又有人來找穆瓊,說是江小爺要見他。

昨兒個晚上,江新春就找人來知會過他,說他的事情,交給江鳳鳴去辦了。

穆瓊從盛朝輝那里聽過江鳳鳴的事跡,得知江鳳鳴如今二十歲,就是個整日里四處晃蕩的浪蕩子,十里洋場里相好的就有七八個,看著一無是處只知道吃喝玩樂,但他是不會小瞧江鳳鳴的,覺得江鳳鳴一定能幫他把事情辦好。

現在江鳳鳴要見他穆瓊立刻就跟著人去了。

然后就被人帶到了一個妓院里。

他白天用早前有個戲子跟傅蘊安牽扯的事情,讓傅蘊安剝桂圓給他吃,結果這會兒,自己竟然來了妓院

不過進還是要進的。

穆瓊被人帶著拐了幾個彎,最后來到了一個屋子里。

這兒是妓院,這屋子里倒是干干凈凈的沒什么脂粉氣,里面就只幾個年輕人在玩牌。

“少爺,穆瓊來了。”帶著穆瓊進來的人道。

“快進來。”江鳳鳴招呼了一聲,讓穆瓊進去。

屋子里點了火,熱乎乎的,進去之后,穆瓊就見到了江鳳鳴。

江鳳鳴長得很平凡,身材也不高大,瞧見穆瓊,他就道“早就聽過樓玉宇的名頭了,沒想到這么年輕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

“久仰江少大名了,今日見了,也跟我想的不一樣。”穆瓊道。

“哪里不一樣”江鳳鳴眉頭一挑。

“江少一看就是個胸有溝壑的,外面的許多關于江少的事情,恐怕都是謠言,不足為信。”穆瓊笑道。

江鳳鳴見他的這個地方選得很好,非常隱秘,這屋子里的幾個人,看著也都是江鳳鳴的心腹,保密措施做得挺好的,顯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

“你可真會說話,跟我以前見過的那些文人都不一樣。”江鳳鳴看著挺高興“我以前遇到的某些文人,都不愿意跟我多話的”

江鳳鳴大約是被穆瓊夸得很高興,對著穆瓊的時候,熱情了很多,然后就讓人拿出許多東西來“你的事情,我已經清楚了,那些人真不是東西你放心,我一定想法子把他們榨干了。”

他說著,又指著那些東西道“這些都是我從他們那里弄來的。”

這堆東西品種很多,連木耳花生都有,上面還堆著呂綺彤的首飾,穆瓊道“這些東西,江少分給那些出力的人吧。”

“又沒出什么力,用不著這么多,而且這本該是你家的東西。”江鳳鳴道。

“這些人的東西,我并不想要這樣吧,江少分給手下之后,若有多的,可以捐給孤兒院。”穆瓊道。

“行,就這么辦。”江鳳鳴道,他特地了解了一下穆瓊,得知穆瓊一家過得很苦,這才打算把錢給穆瓊,但穆瓊說要捐,那就捐吧。

將這錢處理了,江鳳鳴又和穆瓊聊起來。

穆瓊感謝了江鳳鳴,江鳳鳴則問穆瓊為什么不寫武俠。

穆瓊早些年,也是看過很多武俠的,然而恰恰因為看多了,他反倒是不知道要怎么寫。

那些前輩,寫的比他好多了。

不過這會兒,那些寫出了很多經典作品的武俠大家,還沒出生

江鳳鳴讓穆瓊去寫武俠,但穆瓊到底沒有應承。

晚上,是江鳳鳴找人把穆瓊送回家的,回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朱婉婉和穆昌玉都已經睡了,但他的房間里亮著燈。

穆瓊不解地進去,就看到了傅蘊安。

“你沒事吧”傅蘊安擔心地看向穆瓊。

朱婉婉和穆昌玉不知道穆瓊去了那里,但因為對穆瓊全然信任,反倒很是放心,傅蘊安則不同。

他知道穆瓊是去見江鳳鳴了,恰恰因為這樣,他反而擔心,干脆就在穆瓊的房間里,一邊看書一邊等著了。

當然了,他并不怎么看得進那些書。

“我沒事。”穆瓊道“就是有點被嚇到了。”

“出了什么事”傅蘊安問。江鳳鳴嚇唬穆瓊

“我拜托江新春江先生幫我做一件事,而這件事,江先生交給了他兒子做,我今天就是去見他兒子的。”穆瓊道“他竟然在妓院里見我,把我嚇了一跳。”

傅蘊安“”

“不過你放心,我只喜歡你,都沒多看別人一眼。”穆瓊又道“你要不要給我一點獎勵”

傅蘊安“”

不久之后。

穆瓊放開傅蘊安“已經很晚了,你今天要不要干脆住下算了”

傅蘊安想也不想就拒絕了,看著他離開,穆瓊突然有點想笑。

傅蘊安這樣子,有點像是落荒而逃。

第二天,穆永學帶著妻兒,就要離開上海。

然而,他還沒走出大門,就被攔住了。

“穆先生,那一萬大洋你不給出來,那是絕對不能走的。”這次跟穆永學說話的,已經不是趙大頭了。

“我哪來的這么多錢”穆永學道。

呂綺彤也道“你們也別太過了”

“我們哪里過了,就是跟你們要點辛苦費而已”江鳳鳴派來的人道“穆先生不把錢給了,我是不會放你走的”

“我沒錢”穆永學道,就算有錢,他也不會給這些人。

“沒錢就寫借條”那人立刻就拿來了紙筆“當然了,穆先生你也可以不寫,你要是不寫,我們就去北京,好好宣揚一下你做過的事情。”

“你們是穆昌瓊派來的吧”呂綺彤咬牙道。

“穆夫人你要這么覺得,就這么覺得好了。”那人竟是沒反駁。

然而恰恰因為他沒有反駁,穆永學反而不覺得他是穆瓊派來的

真要是穆瓊找的人,這些人怎么都不可能承認

說到底,這事還是呂綺彤惹出來的

穆永學瞪了呂綺彤一眼。

攔著他們的人兇惡的很,穆永學一個書生,實在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這樣的情況,至于呂綺彤她雖有些小聰明,但對上這些油鹽不進的人,卻也是沒辦法的。

無奈之下,他們到底還是寫了欠條。

左右北京離上海遠得很,就算寫了欠條,人家難道還能去北京追債

北京可是他們的地盤

穆永學寫了欠條之后,終于上了火車。

結果,上了火車之后,他竟然發現那些讓他寫欠條的人,竟然跟著他上了火車。

“穆先生,你欠了我們錢,我們就跟著你去北京要錢了”為首的人朝著穆永學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來。

按照穆瓊一開始的想法,是想找報紙將這件事曝光的,他一開始跟江新春說的時候,也這么說了,說自己要一個公道。

但江新春覺得不合適,一來這么做,興許會牽扯到穆瓊,二來北京上海隔著老遠。

按照江新春的說法就算要找報紙曝光,也要找北京的報紙。

這才有了這么一出,而能做到這樣,還全靠了江新春他在北京,也是有人的。

穆瓊跟江新春聊過,后來又跟江鳳鳴聊了聊,然后就不在時時惦記著這件事了。

江家人辦事,他還是很放心的。

等穆永學去了北京,要給的錢,興許就不是一萬大洋了從他嘴里得知穆永學的家當之后,江鳳鳴已經決定要從穆永學身上多弄點錢了。

穆瓊實在不想整天“記掛”著穆永學,他還要寫新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