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民國之文豪 43.回到上海

作者:決絕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02-20 00:37:05

屋子中間燒著的柴火讓屋子里多了些光亮, 穆瓊看到傅蘊安的表(情qg)略有些不自在, 當即退開了一點。

他已經發現了, 這位傅醫生不太喜歡跟人有過于親密的接觸, 應該還有潔癖。

這些(日ri)子, 因為條件不(允)許, 其他人都是一起洗漱的,但他從不用別人用過的盆子他的助手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兩個新木盆,給他洗臉洗腳。

他還習慣穿戴整齊睡覺,對大家雖不疏離,卻也不會太靠近。

對此,穆瓊并不奇怪, 很多醫生都有潔癖,傅蘊安這個, 癥狀其實已經算輕的了。

穆瓊笑笑,問道“傅醫生, 你有辦法對付那個大師嗎”那個躲在鄉下騙錢,將周老太太的錢坑的一干二凈的神棍自稱“大師”, 大家也都喊他“大師”。

至于穆瓊為什么想要把他解決掉, 這種人留著不處理, 不知道還要坑害多少人

這些(日ri)子, 他們遇到的受害者可不止周老三一家。

比如有一戶人家, 生了個兒子先天癡傻, 問了這個大師之后,被告知是因為他們家里的女兒命格不好, 然后他們一家,就對女兒百般虐待

又比如有一戶人家,當婆婆的總是腿抽筋,抽地都站不穩,問了這個大師之后,被告知是因為她的兒媳婦八字和她相克,然后這婆婆就天天鬧騰著要兒子把已經生了兩個孩子的兒媳婦給趕回家去。

類似的事(情qg)數不勝數。

這一類的神棍其實沒什么本事,騙錢的時候,就喜歡胡言亂語扯點命格相克什么的,有些人還就信這一(套tào)

傅蘊安看了穆瓊一眼,笑了“我跟(愛ài)德華傳教士商量過了,回去的時候,會往這邊的縣城走一趟。”

“傅醫生是讓縣里的官員來對付這個大師”

“他們比較好出手。”傅蘊安道“你還有什么想問的嗎”

“周老三和馮小丫要怎么辦”穆瓊又問。這兩人要是留在這里,(日ri)子怕是不會好過,尤其是在他們打算對付那個大師的(情qg)況下。

到時候那個大師被抓,周老太太恐怕要瘋穆瓊從不小看這些被洗腦的人。

“我打算把他們帶去上海,找個雜活給他們做。”傅蘊安道。

“傅醫生你真是個好人。”穆瓊道。說完又笑了,這話像是在發好人卡。

并不知道還有好人卡這種東西的傅蘊安還(挺tg)受用。

“穆瓊,傅醫生”鄭維新突然朝著他們喊了一聲。

“有事嗎”穆瓊問。

“是這樣的,我們兩個商量了一下,明天走的時候,想給馮小丫他們留點錢。”鄭維新道“你們覺得怎么樣”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傅醫生已經決定要把他們帶去上海,給他們找個能糊口的活兒了。”穆瓊道。

鄭維新本就是擔心自己直接給錢不合適,才問人的,這會兒很是驚喜“還是傅醫生想的周到。”

眾人這天晚上睡得(挺tg)早的,第二天一大早,他們收拾了東西,就帶著周老三和馮小丫離開了。

這兩人聽說傅蘊安要帶他們離開,感激地不行,甚至主動要簽賣(身shēn)契,說是以后一輩子給傅蘊安干活兒。

傅蘊安沒同意“現在已經是新社會了,沒有賣(身shēn)契這回事。”

“就算沒有,我也給傅醫生干一輩子的活兒”周老三很肯定。

傅蘊安笑笑“你好好干活,養活自己就行了。”

回去的時候,周老三是跟穆瓊他們一個車廂的,他的腿還沒好,就坐在了車廂的地上,而馮小丫抱著孩子坐在旁邊。

馮小丫的孩子,就像雜草一樣堅強,最初的時候,他的聲音細細的,弱弱地,一副隨時可能會夭折的樣子,

,但現在他餓了,就能哭得中氣十足。

不過他不怎么哭。

每次他一有點動靜,馮小丫就會拿出一塊布蓋住他的臉和自己的(胸xiong),然后給他喂(奶nǎi),而他只要一吃(奶nǎi),立刻顧不上哭了,以至于從來不會打擾到別人。

這會兒,馮小丫就蓋著布在給孩子喂(奶nǎi)。這布還是孫奕堯買來給她的,鄉下地方,女人喂(奶nǎi)可沒那么多講究,常常隨時隨地,撩起衣服就喂。

這天,他們問清楚地方之后,先去了這邊的縣城。

鄉下地方對洋人很畏懼,縣城里的人卻正相反,尤其是這里的官員。

看到(愛ài)德華和瑪麗的時候,他臉上的諂媚讓穆瓊都覺得有點丟臉。

傅醫生拿出一些證件,說了那個大師的事(情qg)之后,這個官員更是拍著(胸xiong)脯道“這樣的人一定不能姑息,我馬上就找人去把他抓起來”

他說著,立刻就把穆瓊的地址交給手下的警察,讓警察去抓人,接著又(熱rè)(情qg)地邀請他們一行留下吃飯。

正是中午,大家都餓了,負責和他交流的傅蘊安也就沒有拒絕,然后,他們就吃了這次出來義診期間,吃的最好的一頓飯。

席面上雞鴨魚(肉rou)一樣不缺,還都做得非常美味,這也就算了,喝的酒竟然還是國外進口的。

只是,穆瓊吃著,總覺得有點索然無味。這一桌酒席,比不上朱婉婉給他做的豬油拌飯,更比不上前幾天鄭維新買回來的雞。

不過,酒席上有件事,倒是(挺tg)有意思的吃完后,鄭維新不顧那個官員的勸阻,堅持讓人把桌上的(肉rou)菜給打包了。

馬車夫和周老三馮小丫并不是跟他們一起吃的,鄭維新到了馬車上之后,就把不耐放的燉雞給了他們吃。

他們也不嫌棄是剩菜,吃的干干凈凈的,一些細小的雞骨頭,馮小丫都嚼碎吞下了肚子“鄭先生,你真是好人。”

鄭維新跟昨晚上傅蘊安一樣,聽到這樣的夸獎很是受用。

他們先去了林壽富家里,在那里住了一晚上,然后才和留在那里的四個志愿者一起,回了上海。

這時,距離他們離開上海,已經過去十一天了。

“十一天了,留學不知道刊登完了沒有。”

“一定沒有,樓玉宇的書注重細節,留學應該沒那么短。”

“江振國已經回國了,不知道他回國后會做點什么”

回去的路上,志愿者們討論起了留學。

穆瓊一言不發。

他算了算,留學應該已經刊登道江振國和他喜歡的人相遇了這會兒怕是有很多讀者在罵他。

穆瓊想的沒錯。

留學這部書肯定沒有現代的爽文那么爽,但它跟古代的話本什么的比起來,已經很爽了,江振國的人生,看起來就是個升級流。

結果,讀者看得正爽的時候,來這么一出

雖然早有預兆,雖然(挺tg)符合現實,但還是有很多讀者生氣,尤其是那些單純只是看故事,并不關注里面其他東西的人。

上海的某個大煙館里。

此時很多有錢的浪((蕩dàng)dàng)子都抽大煙,而這些抽大煙的浪((蕩dàng)dàng)子,一般不約而同的,還有些其他(愛ài)好。

抽煙聽戲看話本,基本是他們白天的(日ri)常,至于晚上,就是酒樓賭場窯子了。

這會兒,他們人手一份大眾報,正在看留學。

看完之后,就有人忍不住罵出聲來“這個樓玉宇是不是腦子有病,好好地大美人兒,竟然送去給別人做妾”

“這書看不下去了”

“其實也還好,江振國現在是什么(身shēn)份,沒了這個,

還有千千萬萬個么”

“這倒也是后面可以多娶幾個。”

這樣不滿的人還(挺tg)多的,不過,更多的人其實沒有不滿,反而為里面的人物落下淚來。

“這個官員太可惡了”

“在某些人眼里,女人就是個物件,原是可以隨意送人的。”

“樓玉宇先生,這是想表達官場的吧”

有時候心里想著什么,看出來的就是什么,某些進步青年看了,反而更喜歡這文,覺得這是作者在諷刺現實。

齊老先生看了之后就道“現在很多富裕人家,把家里的女孩送去讀書,卻不是為了讓這個女孩增長見識做出點什么來,僅僅只是為了抬高她的(身shēn)價,好讓她可以嫁個更好的人家,賣個更好的價錢,不可謂不諷刺。”

齊老先生的這話,也不知怎么的傳了出去,甚至被刊登到了報紙上,頓時又引來一陣(熱rè)議。

而這個時候,穆瓊已經回到家中了。

他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從頭到腳,好好地洗刷了幾遍。

洗完之后,他又開始仔細地問朱婉婉和穆昌玉這些(日ri)子的事(情qg)。

他不在家的時候,朱婉婉和穆昌玉兩個人深居簡出,基本不往外走,因而這些(日ri)子并沒有遇到什么事(情qg),就是有點擔心他。

“你們不用擔心我,上海周邊的治安還是不錯的。”穆瓊道。

“哥,這么說起來上海的治安更好,你難道就不擔心我們了”穆昌玉道。

穆瓊“”

穆瓊還(挺tg)喜歡穆昌玉這副有活力的樣子的。

這天晚上,他教了朱婉婉和穆昌玉一些字,就早早睡了,第二天一大早起來,則開始謄抄求醫。

在義診的時候,他陸陸續續寫了求醫前面的一萬字,還已經修改過,現在謄抄一遍就行了。

一上午的時間,穆瓊抄了五千字,然后吃過午飯,就帶著抄寫好的求醫往大眾報編輯部而去。

留學快要登完了,等留學刊登完,求醫正好跟上。

上海還是那么繁華,尤其是租界,畢竟乞丐什么的都被巡捕房的人趕出去了,一個都瞧不見。

穆瓊從電車上下來,一路走到大眾報編輯部門口,正要上去,不想傅懷安突然竄了出來,攔住了他“穆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