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用戶中心

民國之文豪 53.看戲

作者:決絕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02-20 02:16:49

穆瓊洗過澡的第二天, 就是禮拜天。

平安中學禮拜天是放假不上學的, 他也就有了一天假期。

又進賬了一大筆錢, 穆瓊打算帶朱婉婉和穆昌玉再出去玩一趟, 去今年八月剛剛開業, 這時候全上海最有名的玩樂場所, 新世界游樂場。

他在現代看一些這個時期的書的時候,就看到過新世界游樂場,來了這里之后,更是沒少聽人說起,對那里(挺tg)好奇的。

新世界游樂場是上海第一幢鋼筋水泥結構的房子,它相當于現代的大型室內游樂場, 買了門票就能在里面待一天,而在里面, 戲曲、歌舞、話劇、雜技、魔術應有盡有。

穆瓊去之前,特地詢問過曾去過那里的盛朝輝, 按照盛朝輝說的,那里非常好玩, 不去的話, 這輩子都白活了。

盛朝輝對新世界游樂場那么推崇, 那自己無論如何, 都是要去一趟的。

一大早, 穆瓊就帶著朱婉婉和穆昌玉出門了。

他叫了兩輛黃包車, 一輛拉著他,一輛拉著朱婉婉和穆昌玉, 來到了新世界游樂場的門口。

他以為他們算早的,沒想到這里竟然已經有很多人排隊等著進去了。

門票兩角一張,穆瓊花六角錢買了三張門票,就帶著朱婉婉和穆昌玉走了進去,而他們剛進去,就瞧見了幾面哈哈鏡。

這鏡子有些能把人照瘦,有些則把人照胖,反正鏡子里的人形,全是扭曲的。

這種鏡子在現代一點都不稀奇,穆瓊都沒注意,但朱婉婉和穆昌玉卻被驚住了。

“哥,這是什么東西”穆昌玉拉住了想要往里走的穆瓊。

“這是哈哈鏡。”穆瓊給她解釋了一番原理。

穆昌玉聽了解釋,還是看個不停,舍不得走。

而跟她一樣舍不得走的,還有很多孩子,這些孩子把幾面鏡子團團圍住,就算父母百般催促,也不肯走。

穆瓊倒是沒催,穆昌玉既然想看,他就在旁邊等著。

穆昌玉照鏡子足足照了十分鐘,才意猶未盡地不照了,和穆瓊一起繼續往里走。

在新世界游樂場,最多的就是戲臺子了,這里不止有人唱越劇,還有人唱京劇什么的,看得朱婉婉和穆昌玉眼花繚亂的。

至于穆瓊,他更喜歡里面的各種吃食。

這里的吃食種類非常多,還都看著就好吃,雖然賣得比外面貴,但他還是每樣都想嘗嘗。

當然了,這主要也是因為他對那些戲曲什么的,實在沒什么興趣。

朱婉婉和穆昌玉要去看越劇,穆瓊便也跟了進去,然后一邊看戲,一邊吃梅干菜月餅。

這東西興許不叫梅干菜月餅,但外形像月餅,穆瓊也就這么叫了,它里面包的是梅干菜和豬油渣,特別香。

吃完,他又吃了煮花生、牛(肉rou)干、糖炒栗子

在現代的時候不能亂吃的他,這會兒倒是把各種零食給嘗遍了。

朱婉婉和穆昌玉喜歡看越劇,但花了兩角錢的門票,她們自然是不愿意只看越劇的,看過一場,就去看雜技了,看過雜技,又去看京劇。

穆瓊跟著進去,這次倒是沒吃東西了,畢竟他已經吃飽了。

習慣使然,他開始觀察周圍的人和東西,結果這一觀察,他竟然看到了傅蘊安。

傅蘊安坐在前排的一張太師椅上,一邊喝茶,一邊看戲,看得還(挺tg)認真的。

穆瓊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看到傅蘊安,他站起(身shēn),就往傅蘊安(身shēn)邊走去。

結果,他還沒走到,就看到一個看著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走到傅蘊安面前“傅醫生,你怎么不去看我唱戲,來了這里”

這年輕男子眉毛畫的彎彎的,(身shēn)

上帶著股脂粉氣,說話的時候不僅表(情qg)泫然(欲yu)泣,聲音還有點扭捏穆瓊瞧見他這模樣,一開始還以為他是女的。

但他很快就意識到應該不是。

這人的(胸xiong)非常平,還長了喉結,再加上他提到了唱戲興許是一個唱正旦花旦之類的戲子。

這時,很多有錢人喜歡捧戲子,戲子也會努力抓住捧他的客人傅醫生捧過這個戲子

穆瓊覺得這有點不可思議,他印象里的傅蘊安,絕不是會做這樣的事(情qg)的人。

他正這么想著,就聽到傅蘊安問“你是”

穆瓊突然有點想笑,那個跟傅蘊安說話的人,臉色也變了。

“傅醫生,當初你還給我贖了(身shēn)你忘了”這人傷心道。

“原來是你,不好意思,你換了一副打扮,我沒認出來。”傅蘊安道,又解釋“其實給你贖(身shēn)的并不是我。”

那人看著傅蘊安的表(情qg),好像在看一個負心漢。

傅蘊安這會兒則有些無奈。

他十五六歲的時候,就察覺到自己跟普通人不一樣了。

別的男人都喜歡女人,他卻喜歡男人。

當時他在國外,被人發現了會被當做異類,甚至可能會遭遇很可怕的事(情qg),因此他非常謹慎,從未將之告訴家人以外的人。

而他學醫,其實也有這方面的原因,他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當然了,直到現在,他也沒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自己怕是改不了了。

他對洋人沒什么好感,國外的大環境又是不許這種事(情qg)存在的,因而他在國外,從未想過要跟人發展出感(情qg)來,至于回了國他手上事(情qg)太多,也沒空想這個,就是偶爾無聊了,喜歡看看戲什么的戲臺子上的人,基本都長得不錯。

結果,大約是他看戲次數多了點,他那兩個知道他的毛病的哥哥,就從戲班子里贖了一個戲子送給他。

他喜歡的是男人不是女人,看戲的時候,看的也是那些武生小生,對里面旦角基本沒關注過,偏他的兩個哥哥贖了送給他的,是那個戲班子的臺柱,專唱旦角的。

這人送來的時候,還穿著女裝。

他當時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立刻就讓人將這位受人追捧,據說很有名的旦角兒送走,之后還很久不去看戲。

今天禮拜天,公濟醫院放假,他最近又遇到了煩心事,才來這邊看戲放松一下,沒想到竟碰上了“熟人”。

“傅醫生,你為什么贖了我又對我這么冷淡,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這人又問。

傅蘊安“”

“傅醫生,好巧”穆瓊跟傅懷安打了個招呼。

“穆瓊”傅蘊安有些驚訝地看向穆瓊“你來看戲”

“不是,是我娘和我妹妹來看戲,我就跟著來了。”穆瓊道“沒想到會在這里看到傅醫生,傅醫生喜歡看戲”

“算不上。”傅蘊安搖頭“你的母親在哪里我去拜訪一下。”

“她們在后面。”穆瓊道。

傅蘊安聞言,立刻就站了起來,跟著穆瓊就往朱婉婉處走去。

找傅蘊安說話的戲子被落在原地,不滿地跺了一下腳,到底還是走了。他自打被贖了(身shēn),就是自由人了,而最近,新世界游樂場請他來唱戲,他就是來談條件的。

傅蘊安這人滿(身shēn)貴氣,他跟朱婉婉和穆昌玉打招呼,弄得朱婉婉和穆昌玉有點受寵若驚。

她們是聽穆瓊說起過傅蘊安的,知道這人是留洋回來的,很有本事。現在這么有本事的人,竟然對她們這么和藹

朱婉婉只覺得這個傅醫生果然如穆瓊所說,是個再好不過的人。

傅蘊安跟朱

朱婉婉打過招呼,就跟穆瓊告辭了。

“傅醫生,我送你出去。”穆瓊道。

“就這么一點路,不用了。”傅蘊安拒絕了,往外走去。

穆瓊也沒有非要去送,傅蘊安是個大男人,并不需要他送。

新世界游樂場,實在是個很好玩的地方,尤其是對朱婉婉和穆昌玉這樣沒見過世面的人來說。

下午她們去看了魔術。

表演魔術的是個洋人,他的口齒很不清晰,技術也不怎么樣,穆瓊懷疑他是在自己的國家混不下去,才來這里的,但來了這里,配了一個漂亮的女(性xg)講解員之后他頓時就成了明星,受到所有觀眾的喜(愛ài)。

穆昌玉更是對他極為崇拜,覺得他是個再神奇不過的人。

當然,穆瓊就沒什么感覺了,這個對此時的人來說非常時髦的游樂場,對他來說特別落伍。

不過,看到這里竟然連滑旱冰的地方都有,他也(挺tg)驚訝的。

他們一直玩到了晚上才離開,也算是沒白花門票錢。

當然,他們在里面待久了,被賺走的也不少,穆瓊在里面買三個人的吃食,陸陸續續花了一元五角。

他們依舊是坐黃包車回去的,到了家里,穆昌玉還有些興奮過頭“那里真好玩,全是稀奇東西他們說那里跟國外不能比,也不知道國外是怎么樣的。”

“國外么”穆瓊將摩天輪過山車什么的拿出來說了說。

他也不知道這時候有沒有這些,但跟穆昌玉說說,也不礙事。

這些都是對現代人來說極為普通的東西,卻讓穆昌玉非常向往。

而在這天晚上穆瓊寫的我在百年后里,他的主角,同樣被他覺得非常普通的東西嚇到了。

這個來到了百年后的中年人看到跳廣場舞的老太太和練太極劍的老大爺之后,將這些人當成了老神仙。

沒看到有個小小的黑箱子能放出音樂來,更有一面書本大小的鏡子,里面還放著別處的景象

這些絕對是仙家才有的東西

他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夢中來到了神仙居住的地方,才會瞧見這么多不可思議的東西。

于是,他直接就跪下了。

在音響前面跳廣場舞的老太太和跟著平板電腦練太極劍的老大爺都懵了。

他們一開始懷疑穿著古裝的男主在演戲或者搞行為藝術,后來又覺得他是個瘋子,然后就報了警。

警察很快就來了,從男主嘴里問出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qg)之后,就把他送去了精神病院。

而期間,男主看到了非常漂亮的汽車,看到了能跟人通話的被這些人稱之為“手機”的東西,還看到了很多很多其他的東西。

他愈發覺得,這里應該是仙界。

但在精神病醫院里,他說自己是民國人的時候,那些醫生告訴他,民國早過去一百年了。

男主一時間傻了,他竟然不是來到了仙界,而是來到了百年后

這里是這么漂亮,房子那么高,道路那么寬,汽車隨處可見,還沒有哪怕一個面黃肌瘦的人,老人們還能在漂亮的公園里唱歌跳舞百年后,大家的(日ri)子竟然過得這么好

在醫院里,男主角得到了一份病號餐。

白米飯,兩個炒菜,還有雞腿和蛋花湯在現代非常普通的一份餐,也讓他震驚了。

這些食物的味道非常好,更重要的是,他竟然可以免費吃

他們甚至說在沒有找到他的家人之前,可以讓他住在這里

他的心(情qg)說不出的激動,一時間老淚縱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推薦
选号助理预测文章